西盟县博航村--百年榕树 佤寨传奇

文/吴佩云  图/贾翔

清晨的雨滴稀稀落落,潮湿的空气暗暗翻涌。三木落仰躺在大树下,连日来为能建造一个遮风避雨的居所忙碌奔走,苦苦寻不得结果,心中早已是乌云密布。大树的枝桠上,蜘蛛步履稳当,慢条斯理,张网动作麻利娴熟。蜘蛛丝一层层,严严密密,风雨未停一张网早已织好。蜘蛛网不漏雨,也不被风吹散,看似虚弱单薄,实而结实有力。三木落忽觉踏破铁鞋无觅处,由蜘蛛张网而得到如何建居定所的启发。于是找来粗壮的树木、竹子和茅草,以竹木为墙壁和屋脊,铺上厚厚的茅草,建盖起佤族人民的第一座房屋。此后,阿佤人民纷纷效仿,一座座茅草房拔地而起,一个个佤族村落傍山而生。

博航村就是这样一个依山而建的佤族村落。在澜西公路修通之前,博航村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而一条公路铺就了一个古老佤寨走向现代文明的宽敞大道,也让在工业社会浸泡翻滚良久的人们得以踏上这一方土地探寻一个延续农业文明的古老民族的,来这片土地感触人类的童年,寻回老去的时光。

博航村的寨门简单而别致。松针缠绕在用竹子搭建的框架上,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多余的来自工业社会的装饰,从寨门便可感受到原生态的气息。松针被太阳晒得发红,竹子褪去青翠,从里到外镀上了一层黄色,红与黄两种颜色在阳光里相得益彰。从寨门走进村落里,道路的左侧便是窝朗房。窝朗是佤族对头人的称呼,而窝朗房则是佤族头人居住的地方。硕大的牛头紧紧贴在窝朗房正面的木质墙壁上,阳光下,肃穆的牛头上浮起层层暖意。屋脊两端的木刻燕子栩栩如生,振翅欲飞。

佤族传统民居在佤族人民智慧的催生下不断脱胎换骨,但仍然延续了其固有的建筑特色。木结构的干栏式建筑,屋顶被铝制的茅草层层覆盖,屋顶角上延伸出来的交叉的木梁是佤族人的圣物牛头的象征。远远望去,蓝天白云下,赭红色的小屋在成片的绿色里静谧深沉,光是看看,心里便已雀跃。踩着木质的楼梯,来到小楼的阳台上,想象如果能在傍晚时分,坐在小楼的藤椅上,吹着凉风,眺望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脉,看夕阳染红大半的天空,慢慢地隐藏在西边的山峦后,星光一点一点席卷整个天空,然后在黑夜里安享一个人的时光。要是能在这个小楼里住上一夜,清晨起个大早,在楼道上伸个懒腰,斜靠在墙壁上,双眼所及就是佤山梯田和大片大片的云海,有一瞬间会让你怀疑自己是否置身仙境。然后朝阳从山谷里越过云海慢慢升起来,梯田慢慢由暗至明,把所有的轮廓都显露出来。鸟儿的乐章适时奏起,清丽的歌声告诉你:这是博航佤寨。

顺着道路往村子的上方走,在春光里苍翠欲滴的大榕树默默地守护着这个佤族寨子。大榕树已有百年之久,枝叶繁茂,足有遮天蔽日之势,而太阳光线无孔不入,铺天盖地而来。洒在榕树叶上圈圈点点的光斑在微风里搔首弄姿,媚态百生。这棵大榕树从博航村建寨之始,已陪伴这个村落百年之久。几乎每个佤族村落都与榕树同生共长,每个佤族寨子都有大榕树,佤族人认为万物有灵,把榕树视为庇护寨子的神树。榕树的种子跟随阿佤人的足迹,在苍茫大地之上奏演出人与树的和谐乐章。榕树的根系往泥土里扎得有多深,阿佤人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就有多厚重;榕树的枝干里隐藏多少圈年轮,佤族人民就送走了多少个料峭寒冬,迎来了多少个春华秋实。

当博航佤寨逐渐与现代社会相融,游人纷至沓来,这个古老的村落将敞开胸怀,与相伴百年的榕树共同拥抱生活的新纪元。

链接:

西盟县勐梭镇秧洛村博航自然村,距西盟新县城约10公里,澜西(澜沧县到西盟县)二级公路穿村而过,在新通道建成后,成为连接澜沧县和西盟县的过渡点,连接临沧和西双版纳的中间纽带,具有极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该村民风纯朴,较好地保存了佤族民间传统习俗,是佤族文化特色浓郁的原始自然村落。博航阿佤文化旅游区风光秀丽,其自然景观主要是参天的大榕树和魏峨的阿佤山、佤山梯田、佤山云海等,有“岩峰叠翠”、“云霞雾霭”、“日出夕照”、“佤山云海”等景观;人文景观主要有依山而建的佤族民居,以及具有传奇色彩的佤族木鼓房、剽牛桩、鬼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