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习滇剧,我们在路上 走近李有信和他的“滇戏艺术团”

2016-08-18 09:52:00

 

    罗嘉  陈一诺  李沛珊

    “我只有琴童人两个,我是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你莫要胡思乱想心不定,你就来来来,请上城楼听我抚琴——”送别炎夏,秋风徐徐的昆明,正是休闲好时光。昆明市滇戏艺术团副团长李有信和他的梨园师友们,在依山傍水的昆明市七甸小哨箐“滇戏传习馆”,来了一段《空城计》的即兴表演。

    独立的小剧场、齐备的家当、专业的演员、现代的舞美灯光,“滇戏传习馆”相比于专业剧团,丝毫不显得逊色。在“曲高和寡”的生存现状之下,李有信和他的滇剧团队更像是孤军奋战的勇士,凭借着对传统艺术的那份热爱与执着,不断探索滇剧的传承与发展之路,在云南戏剧界开出了一朵绚丽的花。

    旺  老昆明的“戏窝子”

    滇剧是丝弦、襄阳、胡琴三大声腔于明末至清代乾隆年间先后传入云南,与地方方言和民族民间音乐融合而逐渐形成的新剧种。早年间被称作 “滇曲”或“云南戏剧”,新中国成立后统称“滇剧”。据史料记载,昆明地区至迟在清道光年间已有滇戏班子存在,滇剧作为一种独立剧种,至今已存在200多年,并于2009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提到滇剧的发展,昆明的斗南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斗南是历史上著名的‘戏窝子’,早在清朝咸丰年间就成立了‘戏学社’专唱滇剧,其中尤以‘菠萝叶小旦’李有才最为出名。”此后,斗南戏学社又相继涌现出了毕月楼、陈炳忠等优秀艺人,为弘扬滇剧和丰富当地百姓生活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滇剧传习馆的橱窗内,至今还陈列着当年戏学社演出时使用过的戏服,每一件都有上百年历史,颇有年头的金丝银线在日光灯的照耀下发出微弱的光芒。在老一辈艺人的不断努力开拓下,斗南滇剧演出活动长盛不衰,道具服装越添越全,剧目越演越多,在昆明地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为滇剧向全省范围传播并传承至今打下了坚实基础。

    困  从一票难求到后继乏人

    尽管历史上曾经名噪三迤大地,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以及人民群众生活娱乐方式的改变,滇剧和其他许多传统文艺一样,遭遇了极大的发展困境。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是滇剧发展的最高峰,全省专业滇剧院团有30多个,几乎覆盖了全省所有州市和地区,此外还有大量民间剧团活跃在乡村舞台上。”原昆明市滇剧团副团长、编导文建民说,除了专业队伍庞大之外,云南滇剧工作者也在努力提高滇剧的艺术品质,陆续创作演出了如《瘦马御史》、《牛皋扯旨》、《京娘送兄》、《关山碧血》等优秀剧目,囊括了“梅花奖”、“白玉兰奖”、 “曹禺戏剧奖”等国内顶级奖项。

    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全省各地陆续对专业滇剧院团进行改制,大部分滇剧团被撤销或取消独立建制。截至2007年,全省专业滇剧艺术团体只剩4家,其中,只有云南省滇剧院、玉溪市滇剧团保留完整建制。剧团数量的锐减和专业人才的流失,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滇剧演出活动减少、在观众中的影响力大幅降低。而由于缺乏资金和人才,仅存的专业剧团在编排新剧目上显得较为乏力,而光靠传统剧目又很难与电影、电视等争夺观众,使得滇剧进入了演出市场萎靡不振、后继人才青黄不接的窘境。

    传  从娃娃抓起

    从10来岁坐在台下跟着哼唱,到青年时自编自导自演,滇剧对于李有信来说,并不仅仅是“戏”,还是一种文化传播的载体,凝聚了中国人的历史记忆和生活智慧。“斗南有鲜花,也有滇剧文化。作为土生土长的斗南人,如果不能在滇剧面临困境的时候出一份力,将是我毕生的遗憾。”2003年,李有信凭借着斗南深厚的滇剧底蕴优势,组织成立了“呈贡斗南滇剧爱好者协会”,吸收专业和业余滇剧工作者达50余名。在云南省滇剧院、昆明市滇剧团等单位的滇剧名师指导下,协会的滇剧表演艺术水平不断提高,并常年坚持在全省各地义务巡演,获得良好反响。同时,协会编排的《春风化雨》、《村官的家事》等新剧目,还在省市区三级文艺调演中多次名列前茅。其间,李有信还被评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2014年,在呈贡区委、区政府的指导下,李有信在“呈贡斗南滇剧爱好者协会”的基础上成立了“昆明市滇戏艺术团”并担任副团长,之后他又筹措资金在七甸小哨箐建盖“滇戏传习馆”,邀请多位本土滇剧表演艺术家前来演出和授课,受到各方关注。2016年6月,“滇戏传习馆”被昆明市命名为“滇戏传习基地”,目前,传习馆每周都进行固定排练并编排新剧目。

    传习馆建立了,专业演员有了,但还有一件事困扰着李有信。“老话说,十年能出状元,十年出不了戏子。成为戏剧名角要有三个条件:能吃苦、扮相好、嗓子好。我们这群人年纪都大了,光靠我们演,滇剧很难发扬光大,必须从娃娃抓起。”

    2014年,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李有信和他的“昆明市滇戏艺术团”实现了“滇剧进校园”——在斗南学校成功进行了首次招生。几年来,李有信以自己出资购买衣服道具和聘请名师教学的方式,每年在该校招收数十名学生学习滇剧。而这些孩子也在随后省区市的少儿艺术才艺大赛、民族民间歌舞调演活动中崭露头角,这让李有信和他的团队感到无比欣慰。

    与此同时,呈贡区民宗局也对滇剧的传承问题高度重视,相关领导多次前往斗南学校和“滇戏传习馆”了解滇剧传承活动开展情况并指导工作。今年,在呈贡区民宗局的积极申报之下,李有信被省民宗委评为“云南省百名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突出人才”,呈贡区民宗局专门来到七甸“滇戏传习馆”为李有信举行授牌仪式。

    呈贡区民宗局局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滇剧在呈贡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鼓励像李有信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开展传习活动,不但可以发挥民族文化人才在民族团结进步建设中的示范带动作用,而且还可以为保护、继承、弘扬呈贡的优秀传统文化做出贡献。下一步,呈贡区民宗局将按照上级和区委、区政府的要求,加大对非遗文化的保护和扶持力度,让优秀的民族文化在新时代焕发出蓬勃生机。

编辑: li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