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神话 传说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在人类的童年时期,世界的一切对于人类的祖先来说,都带着一层神秘的色彩。人要生存。就必须战胜自然,掌握自然的规律。然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要真正掌握自然的规律是不可能的,于是人们便试着以自身的理解为依据,通过幻想,把自然力神格化,这就在原始人意识中产生了万物有灵的观念,并创造了神,人们把自己的生活经验投影到神的世界中去,各种神奇美妙的故事便被编织出来了,这就产生了神话。

在各民族的原始初民看来,他们生活的天地世界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这是一个十分神秘而又必须找到答案的大问题。阿昌族的神话故事《遮帕麻和遮米麻》认为,远古的时候没有天也没有地,只有“混沌”,混沌中无明无暗,无上无下,无依无托,无边无际。记不得是哪月,混沌中忽然闪出一道白光,有了白光也就有了黑暗,有了黑暗也就有了阴阳。阴阳相生诞生了天公遮帕麻和地母遮米麻,明暗相间产生了30名神将。遮帕麻腰系一根赶山鞭,胸前吊着2个山一样大的乳房,他与神兵神将和3600只白鹤背来金沙子和银沙子,用金沙子造出了太阳,用银沙子造出了月亮。太阳和月亮没有摆放的地方,他便抓下了左边乳房,变成了一座太阳山,扯下右边的乳房,变成了一座月亮山,太阳和月亮便有了歇脚的地方了,但从此男人没有了乳房。遮帕麻又在两山中间种下了一棵梭罗树,让太阳和月亮绕着梭罗树转,这才分出了黑夜和白天。地母遮米麻的头发和脸毛有8柞长,脖子上的喉结比芒果大,她摘下喉结当梭子,拔下脸毛织大地,用右边脸上的毛织出了东边的大地,用左边脸上的毛织出了西边的大地,用下颌上的毛织出了南边的大地,用额上的毛织出了北边的大地。她拔脸上的毛时,鲜血流成了大海,她又用肉托起了大地,才使世界有了生机。因为遮米麻把脸毛拔光了,所以女人从此没有了胡子,而喉结取下来做了梭子之后,女人从此也就没有了喉结。天地虽然织好了,但因为遮帕麻造天时贪睡,把天造小了,天地合不拢,于是,遮米麻不得不抽掉了3根地筋,使原来平平展展的大地卷缩起来,天地才合在一起了。这样,卷缩起来的大地上,便出现了高山、坝子和河谷。

云南各民族的神话,在解释人是从哪里来的问题时,也有各种各样有趣的说法。佤族认为人是从石洞中出来的;基诺族认为人是从葫芦里出来的;德昂族认为天上吹来一阵风,刮落了102片树叶,树叶变成人,配成夫妻,人才繁衍起来;滇中隶属古哀牢夷的不少民族,则认为自己是龙的子孙;许多民族还认为人是天神用泥巴造成的;等等。不论哪一种说法,在编织具体的神话时,又大都与洪水滔天,兄妹成婚、射日射月的故事交织在一起。

著名的《九隆神话》,早在汉唐时即已流传在滇中一带,是最早见于书而记载的云南民族神话。故事说,古时哀牢夷有一个妇女,名叫沙壶,居住在哀牢山,经常在水中捕鱼。一天,突然觉得下肢被沉于水中的木头撞了一下,回家便怀了孕,10个月后生了10个儿子。后来,沉于水中的那块木头变成了一条龙,找到了沙壶,说自己是孩子的父亲。他寻问孩子在哪里?9个儿子看见龙后,都吓得跑掉了,唯有最小的儿子没有跑,陪龙坐下,听龙与自己的母亲谈话。龙用舌头舔他,长大后,他特别聪明勇敢,其他哥哥便拥戴他为王。后来哀牢山下又有一对夫妻,生了10个女儿,嫁给了他们,这才成了哀牢夷的祖先。

怒族神话《射太阳月亮》中说,巨人开天辟地之后,洪水泛滥,把一切都淹没了,只剩下兄妹2人,藏于葫芦内。洪水退后,天空出现了9个太阳、9个月亮,天气十分炎热,万物被烤干。于是,哥哥用箭射落了8个太阳、8个月亮。气候才变得不冷不热。但大地已经没有了人烟,兄妹商量,各人拿一把木梳,一个往南、一个往北、去寻找人。然而一直找到双额头发白,兄妹又碰在一起,仍然没有找到第三个人。为了使人类繁衍,哥哥只得向妹妹求婚,妹妹不同意,提出条件说,要哥哥隔河用箭射针孔,若能射中,就是天意准许兄妹成婚。结果哥哥一箭射中,兄妹结为夫妻。他们生下了7男7女,老大是怒族,老二是独龙族,老三是汉族,老四是藏族,老五是白族,老六是傈僳族,老七是纳西族。7兄妹又分别成婚,住在7条江畔,才繁衍了人类。这一类说法比较普遍,彝语支、苗族语支的许多民族,几乎都有情节类似的神话。

傣族神话《布桑该与牙桑该》中说,大神叭英在造好了天地之后,命令布桑该和牙桑该两夫妻带着一亿一千多种生命从天上来到地上。他们把这些生命撒播在地上,到处便有了树木森林、花草虫鱼、飞禽走兽。但是没有人类,他们便回到天上问叭英,要怎样才会有人类?叭英笑而不答,要他们自己想办法。他们回到地上,苦苦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用泥土照自己的样子来造人这个办法。但是第一次做出来的不象人,做成了猴子,所以地上有了象人的猴子。以后经过多次失败,才做成了人,但是人不会繁殖后代。布桑该和牙桑该又变成野黑峰,当着人的面交配,人才学会了繁殖后代。用泥土来造人的说法,在许多民族的神话中都有。

人学会了种庄稼和饲养牲畜,是人类在征服自然的历程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内容。如何得到籽种,这是农业生产的中心问题。各民族的农耕神话,几乎都围绕着找种子,流传了许多有趣的故事。拉祜族神话《谷子的来源》中说,洪水滔天以后,地上没有了籽种、扎倮、娜已两兄妹去向天神厄莎要种子,天神说,种子被斑鸠吃了。于是两兄妹想了很多办法,终于在斑鸠经常去喝水的水塘边支下扣子,逮住了斑鸠,剥开了它的嗉囊,取出了一粒种子。扎倮、娜已嫌种子太少,种不出庄稼,天神厄莎说:“一粒下地收万粒,旱谷种在山坡地,水谷种在水田里。”从此,拉祜族才有了籽种。哈尼族神话《尝新先喂狗的由来》中说,哈尼族的祖先原来不会开田种地,人们无衣无食,饥寒交迫,生活十分困难。天上的么姑娘为了解救人间的贫困,违背了神仙的意旨,将天上的76种谷种偷给了人间,并教会了人们种地的方法。神仙大怒,把么姑娘痛打一顿之后,将她变为一条狗,永远不让她再回天上。么姑娘从此便在地上为人守大门。因此,哈尼人每到稻子成熟,一定要先让狗尝新。

云南有许多全国乃至于全世界都闻名的风景胜地,这些风景名胜,多数又在少数民族地区。各族人民用自己丰富的想象,为奇异诱人的山水,编织了数不清的优美故事。例如,著名的石林,当地的撒尼人中就流传着这样一个动人的故事:很久以前,哥自神看到这里的撒尼人生活太苦,便从天上赶来了一群石头,用一匹小骡驮着一驮土,自己也挑了一担土,打算把长湖的水堵起来,淤成平坝,让高山变成良田。但是,赶石头只有在晚上才能赶得动,天一亮,太阳一出,石头就不会动了。哥自神又挑担、又吆骡,又赶石头,计划在天亮之前赶到长湖。不想,石头滚过大路时,惊动了住在路边的一位磨豆腐卖的老妈妈,她害怕房子被石头压倒,便拍簸箕叫在公房里玩的女儿回来。这一来惊动了全村的公鸡,公鸡以为天亮了,于是都“喔喔”地啼叫起来。石头便停下来不肯再走,哥自神那一担土变成了双肩山。石头的身上,至今还有被长鞭抽打后留下的痕迹。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