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祭舞 神乐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云南少数民族的原始神话传说反映了原始先民关注人类自身生命的起源以及可供食用的动物、植物的繁殖,这是原始宗教的三大核心思想意识。原始神话传说是原始宗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撷取的仅是云南少数民族原始神话海洋里的一朵浪花,从中可以看出它的民族地方特点。

其中著名的是纳西族的东巴跳神舞。东巴经中的《神寿岁》和《舞蹈来源》这2本书中,纳西族的先民们用一种介于图画与表意字之间的象形文字——东巴文,真实而形象地记录了东巴教巫师跳神的60多种舞蹈,使这种纳西族民间舞蹈的精华得以完整地保存。东巴跳神舞主要用于祭祀活动仪式。诸如迎请菩萨驱魔鬼,招魂、送魂、超度亡灵,占卜凶吉,祈求丰年、祈求生殖等等。其内容相当丰富,有对自然的崇拜,对鸟神的崇拜,有大量模拟动物的舞蹈,有表现生产、生活的舞蹈,还有战争舞、法杖舞、生殖舞等多种形式,舞者手持鼓、锣、铃、剑、刀等各种道具,动作刚劲、稳健,有明显的颤动感,除了提腿、跺脚、平步、跨步、原地旋转等基本动作外,还有涮刀、丢刀、仰身卧地、单腿点转达等难度较大的动作,在沉重有力的鼓点伴奏下,由缓入快,越跳越激烈,威严肃穆,气势浑厚。

白族的“绕三灵“也是较为出名的一种祭祀性质的歌舞。关于它的缘起,民间传说很多,各说不一。这流传在白族民间数百年的一年一度的“绕三灵”是歌、舞、乐同时进行的集会。其中舞蹈表演有霸王鞭(用竹棍铜线制成,长一米左右)、八角鼓(八方八角、寸余厚、单面蒙皮,嵌有铜钱铜铃)和双飞燕(舞者双手各握一副2寸长的竹板,竹板上垂挂着彩带,起舞时如双燕高飞)。一般女多舞霸王鞭,男多舞八角鼓和双飞燕,男女各为双数。歌舞群众队伍浩荡,绵延数里,一路载歌载舞。舞蹈时有单项表演,有男女交错,旋转对舞,随着鞭、鼓在身体不同部位的击打,双膝微颤,肩、胸、腰晃动,表演到高潮时,动作幅度增大,穿插热烈,队形多变,令人目不暇接。

“龙洞戈”是景颇族办丧期间的一种驱邪赶鬼舞蹈,参加者男持长刀,女持扇子或芭蕉叶,排成单行回旋行进。舞时伴以急促的鋩锣声,舞者时而挥动长刀,时而齐声叫喊。认为这种舞蹈可以驱邪赶鬼,获得幸福平安,使死者亡灵顺利到达祖先灵魂居住的地方。景颇族的传统风俗,对丧事极为重视,因此,凡有丧者,必围之边唱边跳,室内环舞“布滚戈”这种为丧事期间的一种祭祀歌舞,唱死者生前的为人处事、劳动事迹以教育后人,追念友情。参加者男持火药枪、女持小棍,围成圆圈边舞边唱,并伴有鋩锣和间断的枪声。领唱者称勒芒,唱词颂扬死者的优秀品德,表达对死者的深切怀念。舞蹈表现从播种到收割的全部生产过程以及死者生病、采药、服药直至死亡的经过。舞蹈语汇有几十个,且有专门的名词,但除少数是表示两膝弯曲、退后、用脚擦地,一行一行走、用棍与弯曲的膝盖相碰等舞姿外,多是表示磨刀、开地、砍柴、打猴子、拉豆架、晒豆子等生产的模拟动作,景颇族另有一种室外的丧葬舞蹈“金再再”。这是一种大型的祭祀性舞蹈,参加者多达百余人。这些舞者排成一行跟着领舞者按螺旋形路线旋进又旋出,在木鼓伴奏下全体上身前倾,两膝弯曲,双脚横向迈步移动,时而鸣枪,时而挥动长刀、木棍,时而呼喊以驱邪赶鬼。圈外有2个裸体男子,其一扮女,另一扮男。女的面部绘顺时针方向的回形纹,身上绘黑白2色的波浪形条纹;男的面部绘逆时针方向的回形纹,身上绘黑白2色的直线条纹。扮成一雌雄飞禽自由地奔跑舞动,以监视恶鬼并驱逐死者灵魂回“老家路上”遇到的恶鬼。

景颇族宗教祭舞很多,其中最盛大的祭祖歌舞盛会“目脑纵歌”,借祭祀乐舞重温祖先艰难历程。最高级别的巫师“斋瓦”主祭过最大的“木代目脑”后,由“明推”、“董萨”、“脑双”(不同等级的祭祀人员)举行开跳仪式,然后成千上万的景颇人便逐步踩着鼓点进入舞场。在“脑巴”(“脑双”助手)的率领下,众人按目脑柱上的云纹,组成蜿蜒但规整的舞蹈队伍载歌载舞。队形按云纹由北朝南走,重蹈祖先由北方往南方迁徙的艰辛路程。然后再由南向北,象征性地溯回祖地,以求在心理上与祖先“汇合”。按规矩,领舞人要严格按既定的回旋路线行进,他们的舞步一步也不能错,错了就要被祖灵怪罪,降下灾祸。

20世纪50年代以前,佤族社会的发展较为缓慢,农业生产主要是刀耕火种,人们无力抵御自然灾害而又渴望丰收,所以“祭鬼”、“剽牛”等宗教活动经常举行。“祭谷”也是历史上佤族人在每年秋收前举行的一项宗教活动。这些活动中,全寨男女老少都要围着箐火唱歌跳舞祝祷丰收。舞蹈时,由寨中一位有威望的老者带领男子敲击木鼓,伴之以大小不一的组鋩,或吹起芦笙在圈中领舞,群舞者一圈圈拉起手来。领唱时,大家沿逆时针方向自由而缓慢移动,合唱时,大家反复着“拉起贡呃江三木罗”的唱词,同时身体成三道弯,双手随脚步的移动而上举放下后双脚再跺跳“三跺脚”,如是往复,通宵达旦。歌声、鋩鼓声浑重、浓重而有力,舞蹈动作粗犷、质朴而富有韧性。这种舞蹈一旦跳起则群情激昴,夜以继日。尤其是剽牛时,有时干脆在空地上挖灶架锅,煮牛肉喝米酒,酒醉舞酣方能尽兴。

云南壮族地区在一年一度的春节灯会中盛行“侬伢歪”——跳“棒棒舞”和“手巾舞”。每次灯会,小伙子拿着各种兽头灯,小姑娘拿着各种家禽的彩灯,边唱边跳,活动持续7天之久。到第七天,全寨杀猪宰牛,喝酒庆贺,宴后再狂欢起舞。小伙子们敲响木棒,在圈内蹲跳、穿花、旋转、对打,双手的木棒在脑前、头顶击打且旋转翻花。姑娘们左右手上下交替甩动手巾,在外圈左右跺步行进。

基诺族有巫师祭神、送葬跳的“遮克追”、有村社长老死时跳的“竹竿舞”、“棍子舞”、“软蔑舞”,有一般老人死时跳的“司秋”和未婚男女死时跳的“司们”,都是边跳边唱以安慰死者。傈僳族老人死后也要跳舞,且舞者要用手中的木棍猛击死者家的地板用以驱鬼,出殡时有“刀舞”在前开路。

云南是铜鼓的故乡。铜鼓舞也以独特的风韵和魅力至今在苗、瑶、壮、佤、彝、傣等民族民间流传。原为祭祀神龙,以祈求丰收,因为传说铜鼓可以辟邪镇魔。佤族的木鼓是佤族群众用来驱邪祭鬼,召集部落成员,告急友邻,出征决斗时不可少的“通神之器”,所以每年在农闲时围绕着木鼓房就产生了很多的歌舞活动。“祭木鼓”、“拉木鼓”都是佤寨中的大事,都要举行全寨性的歌舞。

羽舞,简单地说就是人扮成鸟类,或模仿鸟类、或反映鸟类情状的舞蹈。云南各民族几乎都有羽舞,这与他们早期的图腾崇拜有关。据传,白族祖先开拓苍山洱海地区时,林翳难入,得二鹤帮助方得“平地以居”,因而白族视白鹤为风调雨顺的象征,跳“白鹤舞”以寄感激、颂赞之情,以及渴求丰收平安的向往。哈尼族传说白鹇鸟衔草药救活了哈尼族老爹的命,老爹为感激救命之恩,于是用木头雕成白鹇的样子拿着跳“木雀舞”,后又用棕叶模仿白鹇的双翅翩翩起舞,因有“棕扇舞”,以表崇敬之情。傈僳族传说是鸽子替他们的祖先找回了被老鼠偷走的粮食,于是世代相传“鸽子吃水舞”以感谢又累又渴的鸽子。拉祜芦笙舞中有关鸟类的舞蹈就更多了,或赞扬其美德,或鞭达其不足,寓褒贬于欢娱之中。尤其是对外貌平凡然而纯善忠厚的鹌鹑颇多好感,所以“鹌鹑舞”技巧较高,舞姿也较优美。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