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龙潭 神湖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云南少数民族村寨附近的湖泊、水塘、水井、水槽、水沟等都有自然崇拜活动场所的功能和意义。因为水与生产生活关系密切,于是普遍认为有司水的水神。对水的崇拜,集中反映在各村社重视的水塘、水井、水槽、水沟的祭祀上。绿春哈尼族逢祭竜(艾玛突)时,要由主祭人带领数名男子到村寨周围的水沟、水井边祭祀水神。元阳哈尼族每年祭寨神时,当中有一个重要内容,就是由主祭人到水井(槽)边杀鸡祭水神,祈水神保佑水流不断,人畜饮水后生长健康,庄稼灌水后生长茁壮。墨江地区哈尼族对水以及村寨附近的水沟、龙潭(水潭)、特别是平日全寨人舀水饮用的水井,是非常敬重的,认为水里有水龙神。按照习惯,每年农历二、三月要祭献水神。祭祀仪式一般在全村寨周围的龙潭边,由村中长老充当主祭。届时,各家各户要自带米、鸡、鸭、蛋、酒、茶等祭物,每户参加一人,但女子不得参加,家无男子或有男子不能前往参加者,也要适当捐送祭祀物品。到达龙潭边,全体祭祀人员支锅搭灶,于龙潭边生火做饭。先由主祭用鸡向龙潭作生祭,然后杀鸡,煮熟后再作熟祭。祭毕,全体人员围坐龙潭边野餐。祭祀目的在于祈求龙神让其水源流长,风调雨顺,来年丰收。

普米族对龙潭也很崇敬。兰坪普米族每当某个人患皮肤病或生毒疮难以医治时,人们就认为是附近的龙神在作祟。巫师为此驱邪汉病时,把祭品拿在手上,走到病人面前说:“某处的龙神啊,你慈悲一点吧!不要使病人的病恶化,我们马上用素食祭祀你了。”说毕,让人带上祭品与鸡,背起锅、碗、瓢、盆走到某地山泉、龙潭边祭祀。巫师把祭品放在地上,插上香条,同时让人架锅烧水,长吹3声牛角号,一手抓起白鸡,摇动着铜铃向龙潭祭祀,嘴里说些祈求的话。说毕,又让人杀鸡煮饭。煮熟后,巫师将熟鸡从锅中捞出,并从鸡的各部位取一点肉,与羊奶一起撒向龙潭或山泉,以示敬祭。然后切肉、盛饭、用餐。饭后即回家。如果病人病好了,就认为祭神已灵验,若病不好重新再祭。丽江普米族人家,每到大年初一,分别到本地的龙潭边,举行祭龙神仪式,以求人畜兴旺、粮食丰收。其具体做法是:祭祀前家里人准备鲜牛奶一小罐,油炸麦粑粑一对,海螺壳一对,香条一对。并把这些祭品放入一个竹筛中。天刚亮,由男家长领人点上一对香条,端上祭品到本地龙潭边,插上香条供上祭品,让人跟他一起向龙潭叩头,并向龙神祷告,之后把祭品抛进龙潭回家,认为龙神会保佑他们了。

寻甸等地彝族举行作斋祭祖大典时,要同时祭水神,作法是在斋期的最后一天举行驮水仪式,由巫师念经,把一只带角的绵羊赶到水源去,并在水边祈祷水神供给族人圣洁之水,而后把水驮回来进行供祭。平时,他们视此水源为“神泉”或“神井”,严禁人畜进行糟蹋。彝族所盛行的龙崇拜,就其内容而言,实际上是水崇拜的一种,故许多地方把龙神作为水神来祭。如弥勒西山的阿细人,以水塘或龙潭作为龙神的象征,逢每年农历3月全村杀肥猪祭祀。昆明西山谷律一带的彝族,称祭龙为“下铜牌”。每年农历5月下一次,由村中长老主祭,地点在泉水边。祭时全村老幼云集祭场,点3尺余长的高香,对水叩头烧纸祷告,并由主祭者将铜牌拴在一青年潜水者的颈上,令其潜入水底,将其放入出水口,铜牌有手掌大,上刻“恭请龙王降雨”。若此祭祀后3、5天内降了大雨,村人须至泉边烧香磕头,潜水者再将铜牌取回,用红布包起来供次年用。

大理州巍山县彝族相信水系由龙神主祭,龙神之所在就是龙潭,所以普遍有祭龙潭的活动。在彝族居住区,几乎每个村寨都有龙潭(地下泉水汇集之地)。彝族群众认为出水的地方有龙,水塘是龙踩下的脚窝,所以把村中、村前、村后凡供人饮水的水塘都称作龙潭,彝语叫作“绿字唤”意为“龙的地方”。平时,加以修葺保护,用雕凿有龙图的石板石条在龙潭上面盖一间小石房子。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城东10余公里处的黑龙潭、城西南30余公里处的阿嘎村龙潭有整齐的石房子。遇到天干地旱时,村人则集中到龙潭边祭祀。属一村人用的龙潭,由一村人祭;属几村人用的龙潭,联村共祭。祭时,他们在龙潭边设置一个坛,坛上点燃香,供上猪头、酒,往龙潭里丢铜钱硬币,念一些祈求下雨降福、保佑风调雨顺、庄稼丰收的话。有的村寨白天祭,有的村寨在夜晚祭。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村人抬着火把,抬着用布条做的龙,大喊大叫地来到龙潭边耍火把、耍龙。

白族认为,凡江河湖海、溪泉井塘都有水神,水神就是龙神。早在古代,白族先民就知道洱海里有水神。当时各村栽完秧,选吉日到水塘、海边或溪河旁给龙王谢水外。此外遇到天旱或洪水泛滥时,还临时举行水神祭。传说宋朝时,有白人段赤城为民除害,牺牲在洱海里,人们传说他死后做了洱海龙王。大理国王赐封段赤城为“阖辟乾坤懿慈圣帝”,并建庙祭祀。到元朝,又封段赤城为“洱海龙王大圣”的尊号,信仰弥笃。直到现在,每年栽秧完毕,洱海西岸沿湖各村,都组织起来,到龙凤村龙王庙祭祀,感谢龙王赐水,使村民能够适时栽完秧苗,并祈求龙王保佑一年四季风调雨顺。

泸沽湖,摩梭人称“谢纳咪”。意为母亲湖。它位于四川省盐源县左所和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永宁交界的万山丛中。从高山俯视,其状宛如一只展翅的飞燕。湖中有6个小岛,亭亭玉立,林木葱郁。湖内碧波荡漾,四季清澈,藻花点缀其间。湖周青山环绕,林木茂密,古树参天,流水潺潺。

泸沽湖随四季的变化而各具特色。阳春三月,周围的桃树梨树,万花盛开,争妍斗艳,湛蓝湛蓝的湖水,净如明镜,青松绿树,山峰映湖中,宛如世外桃园之景象;炎热的夏天,湖水湛蓝,波光粼粼,雨后烟雾缭绕,周围黛色丛林中,间杂着盛开的红白杜鹃花,景色宜人,凉爽无比,金色的秋天,大地一片黄澄澄,金黄色的树叶,点缀着青山,湖水碧蓝,波光闪闪,彩霞飞渡,高空雁鸣,呈现出“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寒冬时节,翠色苍茫,一日当中,水色多变,黑压压的各种野鸭,在水面上随波飘游,成了水鸟世界。

泸沽湖因她那天然、奇妙、幽静的风光,成为人们难得的仙境和旅游胜地,游人至此流连忘返,同时又因冬暖夏凉,景色宜人,堪称避暑、疗养胜地。古今中外许多文人墨客,因泸沽湖的奇特无比而留下许多佳诗佳句。如美国探险家洛克就发出由衷的赞叹:英吉利之甘巴兰湖也没有这样的美丽……

美丽的母亲湖有一个动人的故事。相传摩梭人尊崇的格姆女神不仅容貌美丽,而且还十分风流,从不甘寂寞。她和泸沽湖境内的瓦汝卜拉男山神是长期的阿住关系,但又和周围的瓦哈、阿纳、则枝、后龙山等建有临时阿住关系。格姆女神和男山神幽会时,只能在天黑之后,鸡鸣天亮前进行,否则就要受到天神的刁难。有一次,格姆女神正在与则枝男山神偶居,被她的长期阿住瓦汝卜拉山神发现,一怒之下拔刀砍掉了则枝山神的生殖器。今永宁盆地东南部一条长形山堡,据说就是被砍下的则枝的生殖器。

格姆女神和后龙山神更是情笃意浓,常常背着瓦汝卜拉频频幽会。有一夜,能歌善舞的格姆和后龙相会后一直纵情欢乐,忘却了一切。正当他们情意绵绵之时,突然听到了远方的鸡鸣声,后龙慌忙跳上了马背,扬鞭催马欲去。不料马失前蹄,在山下踩出一个深深的马蹄印。格姆不愿就此中断了这绵绵情意,一边呼喊后龙,一边奔跑。追到马蹄印边时,天已启明。女神站在马蹄印边,十分伤心地哭了七天七夜,倾盆如泻的泪水充满了马蹄印,变成了一个马蹄状的“谢纳咪”,即泸沽湖,一部分泪水向东南面溢了出去,即成了草海。后龙听到哭喊声,感动得回头一望,万分留恋地将自己身上的珍珠串抛了过去,送给心上人作留念,没有想到串线断离,有几颗珍珠落到泪水里,于是变成湖中的几个小岛。

转海是泸沽湖摩梭人祭祀水神(湖神)的重要方式。转海,摩梭语称“谢过”,即转母湖、祭母湖神之意。摩梭人认为农历每月初一、十五或初五、二十五日,神仙都要出来活动,此时朝拜就会得到神灵保护,因此,每到这些日子,当地摩梭人就要转海祭海神。在这日子,村内的姑娘小伙子和老少相约而行,转海的人们穿着鲜艳的服装,带上干粮,有的骑马有的步行,有的坐船绕湖,如今有不少男女则骑自行车转海。湖周山间每隔一两里都有固定的转海烧香祭祀点,每到一处人们都要停下来烧香磕头,同时也一并祭山神。形式与转山一样。转海一天约需十几个小时,一边祭祀一边娱乐,一路上红红绿绿的转海队伍如同一条色彩斑斓的长龙,游动在山水之间。一只只冒着青烟的猪槽船也相伴而行去转海,湖面和湖岸上不时传出一阵阵转海者的对歌声,呈现出奇妙动人的景象。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