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信仰万物有灵与灵魂不灭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从对影子、水中映象、回声、呼吸、睡眠,尤其是梦境等现象的感受,觉得在人的物质身体之内具有一种非物质的东西,使人具有生命;当这种东西离开身体而不复返时,身体便丧失活动能力和生长能力,呼吸也随之停止。而且认为,一切具有生长和活动现象的东西,诸如植物、动物、河流、日月等,以至凡可能出现于梦境中的任何物件皆具有灵。这就是万物有灵观念。

灵魂不灭观念是指人的躯体死后,其灵魂仍继续活着。各民族的灵魂不灭观念在具体形式上不全相同;有的认为人死后灵魂下到静止的休憩之处,有的认为还将转托别种生物身躯而生,有的认为将享天堂永生或受地狱之罪,有的认为将长期游荡于各处,特别是坟茔附近。

云南少数民族的灵魂观念大致包含如下内容:其一,迷信人有灵魂,并力图用灵魂解释人的睡梦、疾病、死亡等现象;其二,相信灵魂可以脱离人体,灵魂不死,从而产生各种迷信活动,如招魂(或“叫魂”、“喊魂”)和送魂等;其三,相信灵魂有超人的能力,人死后其亡魂可以变成鬼或转生其它物类,如动物、植物乃至无生物;其四,相信自然万物也都有灵魂(鬼灵),由畏惧鬼灵,进而崇拜鬼灵。

相信人有灵魂,是鬼魂崇拜的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云南少数民族都不同程度地信奉灵魂不灭和鬼魂崇拜。例如景颇族认为,人入睡和做梦是“真魂”离开自己的肉体出外游逛造成的,梦中的各种经历和所见到的各种现象,都是灵魂的所见所为。如梦见活人,说是此人的“近魂”来同梦者相会,梦见已死的人,是死者的“远魂”来同梦者相会。当人入睡灵魂离开人体而出游之后,如果在野外迷了路不能回附人体时,人就会生病;或游魂被天鬼、山神之类拴住而永不放回,人就会死亡。独龙族则认为,人有两个魂,一个称作“卜拉”,一个称作“阿细”。“卜拉”是依附于活人体内使人得以存活的生魂,当人入睡时,“卜拉”便离开人体出处活动,人在睡梦中所见的和所作的一切,都是“卜拉”的所见所为,若“卜拉”被野鬼捉住、弄死,或被“天神”收回天上,人体就会死。人体一旦死亡,接着便出现死后的灵魂“阿细”,据说“阿细”的形状、性情同活人一样,但它不保佑活人,反而贪食酒肉,因此,人必须经常祭献它。

佤族认为人有100个魂,它们分别居住在人体的各个部位,分管着人体各个部位的活动,其中最大、最有支配能力的是头魂。人入睡时做梦是头魂离开身体出外游荡而引起的,梦中所见所为,都是头魂在野外活动的结果。人体某个部位发生疾病,即是该部位灵魂出游而不返回肉体所造成的。头魂一旦出游而不返回人体,人就要生重病乃至死亡。一个婴儿的降生,乃是某个死者灵魂的投生。傈僳族也迷信人活着是灵魂附体,睡梦是灵魂出游,死亡是灵魂离开肉体而永不返回的结果。基于人有灵魂的观念,傈僳族中有“杀魂”和取“魂名”之类的习俗。所谓“杀魂”,即有人在睡眠中梦见老鹰,同时又梦见某人,醒来后即患重病,便认为是被梦中所见的人杀了自己的灵魂;或病人临死之前声称“某某人用刀、弩杀了我”,病人死后,曾被死者指为某某的人即被认定为杀死病者灵魂的人。所谓“魂名”,即按傈僳族风俗,无论男女,一生中要取名两次,第一次取名在出生后不久进行,所取之名为“魂名”,平时任何人都不准呼喊对方的魂名,否则会将对方的灵魂勾走,只有人死之后,巫师为之祭鬼时才能呼喊魂名。第二次取名在订婚或结婚时进行,此次所取之名才是真正的姓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云南的少数民族都不同程度地流行招魂、送魂等风习。招魂,或称叫魂、喊魂,据说这是将脱离开人体在野外迷失方向而找不到归宿的灵魂喊回来。此种原始宗教风俗,在云南少数民族中普遍存在。西双版纳傣族盛行招魂,故在《傣族古歌谣》中就有专门的“招魂词”、“叫谷魂”、“叫鸡魂”、“拴牛魂”、“叫黑姑娘魂”等记载。彝族也盛行招魂,流传在彝族民间的招魂有两种方式:其一是为生者招魂;其二是为死者招魂。前者一般是在人患病或遭不幸的情况下进行的;后者一般是在人死之后为死者设置灵牌时进行。在彝族的观念里,人有周身不适或患有重病,即是灵魂离散的缘故,必须为之招魂;即便平日无病,但为了延年益寿,每年也要举行招魂。招魂的方法很多,一般由巫师或家人手捧一碗米,米上放一个鸡蛋,到村外路口或山神庙前跪伏呼喊被招魂者之名,如说:“某某回来了!某某回来了?”沿路一直喊到家里,表示将离散的灵魂喊到家里,附归身上,以后则可逢凶化吉,转运增寿。部份彝族还以为人患重病是遭人暗算,其灵魂被仇者将树木刳空后埋在树里,故称“埋魂”。这种情况要请巫师跳神,寻找出埋魂之处,并把被埋藏的灵魂挖出来。在部份彝族中,老人死后,要用长约5寸的木棒一根,从中剖开,中间凿一小孔,再用羊毛缠绕小竹片,以此代表被招回来的死去祖先的灵魂的依托处,供奉在家中锅桩后面墙上的木板上。

纳西族也盛行招魂,认为小孩上山放牧、打柴,或到水潭边玩耍后而患病,即是灵魂被山神或龙王神缠住而引起的,所以必须为这招魂。纳西族除了为患病孩子招魂外,凡遇有祭天,祭寨神,祭风等集体祭祀活动结束时,东巴经师或长者照例要为众人呼喊几声“歪烈鲁”(意即“魂回来”),以此表示将众人的灵魂喊回到各自的身上。此外,在丧葬的有关仪式中,也要进行招魂,如将死者入棺后,主持封棺的人为了不让死者将活人的灵魂领走,先要将棺盖歪放在棺口上,使其露出一条缝隙,然后持斧头轻轻敲击棺盖,同时咒念三遍“歪烈鲁”!意即“魂回来!魂回来!活人的灵魂快快回附到身上来,不要与死者的亡魂一道去!”咒念毕,凡在场围观者也要默念一声“歪烈鲁”表示自己的灵魂已经附在身上,最后才把棺盖摆正封严。

送魂是将死者亡魂送往彼岸世界。云南少数民族在信奉灵魂不灭观念的基础上,相信灵魂不灭。各个民族几乎都有为指引死者灵魂回到另一个世界和祖先团聚的送魂(或“指路”)仪式。不仅如此,各民族在为死者举行送魂仪式时所念诵的亡魂经中,往往包含着历史上该民族迁徙的路线等内容。人死之后举行送魂的主要有阿昌、景颇、傈僳、白、纳西、彝、傣等民族。

云南少数民族的灵魂观念首先与梦有直接的密切联系,换句话说,他们的灵魂观念最初是从梦境中产生的,梦是灵魂观念的胚胎。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云南少数民族中流行一种习俗,不许随便叫醒熟睡的人,因为他们相信熟睡的人是在做梦,而做梦是人的灵魂离体而去,睡眠状态中的灵魂不能即时返体,如果把熟睡中的人惊醒或叫醒,他的灵魂就会走失,因此要致病。如果实在必须叫醒熟睡的人,安全的办法是慢慢地叫醒,便于他的灵魂从容不迫地返回体内。由于他们对梦境现象深信不疑,所以做梦对他们的思想行为至关重要,因为要是做个好梦,做梦人会因此心情愉快,精神焕发,反之,若做个恶梦,也会愁肠百结,整日忧心忡忡,直至患病。请巫师占卜释梦,判定凶吉,是他们重要的原始宗教生活。

云南边远山区的村民,每当决定做一件重要的事前,都要占卜释梦,以梦兆来决定行动。这种现象在云南少数民族中普遍存在。例如佤族认为太阳是男人灵魂,月亮和星星是女人的灵魂;倘若男人梦见太阳坠落,预兆有男人死亡;要是女人梦见月亮或星星坠落,认为近期会有女人死亡。他们甚至用梦来决断婚姻关系。如一对情深意浓的男女准备结婚时,他俩必须在经常幽会的地方相对分卧一晚,要是当夜梦见他俩在一起种芭蕉,栽种竹子,他俩便可结婚,婚后将甜蜜幸福,多子多福;倘若梦见砍芭蕉树,山崩地裂等景象,他俩不能结婚,婚后将家破人亡。傈僳族认为太阳是父亲的灵魂,而月亮星星是母亲的灵魂,若是家人梦见太阳坠落,预兆家父死亡;梦见月亮和星星坠落,预兆家母死亡。

云南少数民族对梦境中的其它现象也有各种各样的理解。哈尼族、布朗族人若是梦见雷鸣电闪、山崩地陷、山石滚落、树倒枝断等现象,认为必有灾难发生,而梦见淌血、泄汗、粪便等现象认为要发财添喜。白族对梦境现象的理解是:梦见山洪暴发、争吵殴斗、殡葬、穿白衣、清泉等景象,认为大吉大利,财运亨通,人畜兴旺。景颇族梦见用清水洗脸,认为是吉兆;梦见浑水洗脸,认为是凶兆;梦见被红马踢伤,认为将要房舍失火,梦见爬山涉水,认为喜事来临,梦见下山摔倒,认为要患病。纳西族对梦境的理解是:梦见上牙脱落,认为家父要死;梦见下牙脱落,认为家母要死;梦见被狗咬伤,预兆被人诬陷诽谤;梦见朋友死亡,表示当夜朋友食量过度;梦见自己飞腾,预兆自己在长身体;梦见采花折柳,预兆自己与美女相识。

除梦以外,影子也是构成原始先民相信灵魂观念的重要依据。云南少数民族就是通常把影子作为灵魂的象征,影子是他们产生灵魂观念的一个认识根源。如果踩着影子,抑或刺伤影子,就会像真的发生在他躯体上一样使他感受到伤害;如果影子完全脱离了他的身体,他的生命就会死亡。纳西族、彝族、普米族等很多民族都极为爱护自己的影子,唯恐伤害了它。藏族严禁他人特别是妇女踏着自己的影子,认为践踏了影子即等于践踏了自己的身驱。他们的巫师为了报复或发泄仇恨,惯用刀剑刺伤仇人的影子而使之致病。他们不敢俯视幽谷或井底,怕自己的影子跌落下去而使自己的身躯死亡。由于他们认为影子是生命的组成部分,失去影子就会致病或死亡,。因而他们习惯保护影子和保护灵魂离体一样认真。

云南有些山区的汉族,当收殓死者盖棺的时候,除死者的亲属外,其他人都要退避现场,因为谁的影子被盖进棺内,谁就会因此患病乃至死亡。当棺柩入墓穴的时候,在旁的人也要后退一定距离,以免自己的影子落进墓穴而伤害了身体。掘墓穴的人和抬棺的人都用布条紧紧缠住手腕使自己的影子牢固地附在自己身上。傈僳族巫师为人治病而施行巫术,首先要召回患者的影子。巫师在正午烈日当空时,端一盆清水在病人面前,使其映出影子,同时祭献供品,低声吟唱召影歌,呼唤失落的影子重新回附到病人的身上,病人便会康复。

云南许多边远地区的民族畏惧照镜子,也害怕别人画自己的肖像。他们相信镜中映像是自己的灵魂,如果照镜子,灵魂会离体或走失。他们不敢照镜子,甚至不敢看水中自己的倒影,尤其是不敢向幽暗的水潭或井底探视,唯恐其中怪物会拖走他们的映像而致病死亡。至今,云南许多少数民族不敢在夜晚照镜子,以防精灵劫走自己的身影,随后就日渐羸弱而死去。中国许多民族都广泛流行病人和死者家中蒙盖镜子的风俗。凡死人的家庭所有镜子都要蒙盖起来,或者把镜面转向墙壁。这是害怕人的灵魂和影子被照出躯壳映在镜中,而被死者的亡魂带走,因为人刚死,其亡魂还要在家中留连些日子。而病人更不能照镜子,病人住的房间镜子要全部蒙盖起来,因为他们理解,人在病中,灵魂极易出窍漫游。如果被镜子照出病的身影,灵魂更容易离体,病情会加重。云南的彝、白、哈尼、佤等民族害怕别人画自己肖像或塑偶像。他们认为肖像和偶像包含了本人的灵魂抑或影子,那么别人画了自己的肖像和塑了偶像就等于劫走了自己的灵魂,本人也会有危害。

云南少数民族认为人以及动物、植物、无生物都有灵魂,而灵魂又是产生神鬼的温床。灵魂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具有绝对重要的地位,它使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没有灵魂就没有观念,没有观念也就没有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说,灵魂对人类的思想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