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图腾崇拜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图腾”一辞是北美印第安语,原意为“他的亲族”。原始人相信他们的每个氏族都与某种动物、植物或无生物有着亲缘关系,此物即是他们的祖先,因而对其进行虔诚的崇拜,并以这些物类作为自己氏族的图腾——氏族标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云南许多少数民族都不同程度地保有图腾崇拜的遗迹。如富宁县的彝族以竹为图腾。当地各村都种兰竹,以栏棚围护,严禁砍伐和毁坏,村人每逢农历四月二十日举行祭竹大典。届时,先由祭司“毕摩”作法诵经,继而由“跳公”(领导跳舞的长者)率村中男女跳舞。他们认为兰竹的枯荣象征族人的兴衰,为谋求族人兴旺,应对它顶礼膜拜。否则,认为族人必遭厄运,以至衰亡灭绝。种竹的空地,彝语叫作“的卡”。由于他们认为自己的族人与竹有血缘关系,故当妇女快要分娩时,她的丈夫或兄弟先准备一根长约二尺的兰竹筒。当婴儿产下之后,即把胎衣胎血放进竹筒里,用芭蕉叶封塞好,再把它吊在兰竹上,以显示他们是兰竹的后裔。澄江彝族,将“金竹”视为祖神,并称其为“金竹爷爷”。凡不妊娠的妇女,须往竹山求子,向金竹祈祷。家中的人死后还用金竹一截,内放一点死者的骨灰,用纱布或彩色纸包卷起来,代表死者灵位。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彝族源出于竹,死后还要再度变成竹。许多地区的彝族都有供祭“竹”灵牌的风俗,人死后经火化的骨灰亦习惯葬在深山竹丛中。

澄江彝族还以松树为始祖,认为他们与松树有血缘关系。每年农历三月三日,由村中长老率领12岁以上的男性举行大祭,向松树祈福。村寨附近的松树、栗树,严禁损坏和砍伐。哀牢山区的彝族以葫芦为图腾,有供奉“祖灵葫芦”的习俗。凡供奉祖灵葫芦的家庭,在其壁龛或供板上,通常供着两个葫芦,代表两代祖先(父母、祖父母)。再上一代(曾祖父母)的祖灵葫芦,须请毕摩来举行送祖灵大典,然后把它烧掉。在彝语中,葫芦和祖先这两个词汇完全等同,都叫做“阿普”,即葫芦就是祖先。当地彝族中有“人畜清吉求葫芦,五俗丰收求土主”的谚语。

新平县的彝族各家支,就分别以水牛、绵羊、岩羊、白鸡、绿斑鸠、獐、蛤蟆等作为自己祖先的名号。川滇交界的小凉山彝族支系“水田彝族”、“他鲁人”中有用鹰、雕、狼、獐、熊、雉、鼠等动物作为自己家支的图腾,并分别以这些动物的名称作为自己家支的姓氏。

碧江怒族中的各氏族多以一种动物命名,认为这种动物与本氏族成员间有着特殊的亲缘关系。碧江斗霍人又称“别阿起”,意为蜂氏族。福贡怒族则以一种名叫“图朗”的树木作为图腾,规定不得砍伐。若发现这种树木倒伏,必须将它扶起来培植好。他们认为自己的祖先是这种树变成的,所以必须保护它。

布朗族的图腾主要是竹鼠和癞蛤蟆。布朗山的布朗人崇拜竹鼠,他们认为竹鼠代表祖先,爬出洞的竹鼠都不能打,而要远远地避开它,否则亲人就会患病而死亡,后来,这种观念又发生了变化,他们认为如是费力地从土洞中挖出来的竹鼠,还是可以吃的,不过要先举行一种特殊的仪式。在每年的四月和九月,人们要集体去挖竹鼠,逮到了竹鼠,把它拴在一根棍子上,给它戴上鲜花,由二人抬起,绕寨一周,然后抬到头人的家里,将竹鼠头砍下留给头人,其余砍碎分给每家一点。各家接到鼠肉,都要朝火塘上的三角架点拜三次,表示竹鼠给大家带来了“谷魂”。如果是挖着母竹鼠,就预示明年将获大丰收。

碧江、泸水等县的傈僳族还保留着氏族制度的残余。这里的村寨多是由属于不同姓氏的氏族所组成的,这些氏族都是由某一种动物或植物作为其名称,如虎、熊、猴、羊、蛇、鼠、蜂、鱼、荞麦、麻、茶、竹、紫柚木、菌子等,有的是以某种自然现象如雷、火、电、霜等作为氏族的名称,也有的以某种动、植物为图腾的氏族后来派生出若干支系,如熊氏族分衍出三个支系,即大熊、狗熊。

普米族的图腾主要是蛙和虎,有些地方的普米族也有以熊和草为图腾的。普米族中至今仍有称蛙为舅的风俗,人们看见青蛙就叫它作“蛙舅”。普米族保存着母系血缘观念,他们历来尊敬舅舅胜过自己的父亲,而且认为蛙就是他们的舅舅,与他们有血缘联系。有些地方的普米族还以虎、熊、草为图腾。

纳西族、摩梭人也有明显的图腾崇拜遗迹。他们的图腾物有虎、豹和牦牛。宁蒗摩梭人崇虎之风盛行,他们历来禁止捕虎,若谁伤虎,将受到鞭笞。当地摩梭人多以虎为姓名,即“喇”(摩梭语为虎)。泸沽湖地区的摩梭人,在门楣上悬挂虎图,作为辟邪的神灵。丽江纳西族的东巴经上,每卷开头处均画一个虎头,意思为“上古的时候”,虎头象征远古的母系氏族社会。永宁摩梭人达巴的神棒上,也刻有虎头形象。这是他们所信仰的神之一。在结婚仪式上,达巴要为新婚夫妇念经祝福,并赠送四件礼物,即绘有海螺、花瓶、铜盆和虎的四幅图画。这是表示保护新婚夫妇安全的护身符。其中图画上的虎,绘成人首虎身,这种形象与古代记载的虎图腾如出一辙。由于氏族的发展变化,原生的虎图腾也随着分衍变化。如永宁温泉乡有“喇木衣社”(“衣社”相当于母系亲族),汉意为母虎亲族;拖支乡有“喇踏衣社”,汉意为虎王亲族。近代,图腾崇拜中渗透进了统治阶级的意识,土司宣扬虎为百兽之王,土司为人中之王,土司是老虎变的,夜间能显现虎形等。土司在基层单位(村)设立的官吏叫“喇梅”,意为虎头(汉族称为“伙头”),当地有“一山一老虎”,“一村一伙头之说”。

云南少数民族的图腾崇拜内容丰富,形态多样。这是因为图腾崇拜是氏族制度的产物,而氏族社会是所有民族都经历过的一个社会发展阶段,因此,图腾崇拜这种原始宗教形态也几乎在一切民族中流行过,但是,由于世界各民族的社会发展不平衡,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各民族图腾崇拜也有所差异,其遗迹也各有特点。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