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巫术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巫术,是原始宗教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云南各民族中巫术迷信的形式多样,内容庞杂,主要有占卜、神判、禁忌、巫蛊,等等。

占卜,是人们运用所谓的神意或神秘方式、神秘力量预卜未来、预料自己行为后果的一种手段。流传在云南各民族民间的占兆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自然物象兆(包括日、月、星、草木、鸟兽等自然界发生的一些现象);一种是人体兆和梦兆(包括心惊、眼跳、耳烧、梦境奇幻等)。无论是自然物象兆还是人体兆和梦兆,各民族都有各自的解释。

自然象兆方面,如景颇族、傈僳族,对于月蚀现象,认为是天狗吃月亮,主大凶,因此,见月蚀,家家户户要鸣枪,敲鋩锣,或用杵棒击碓臼以示赶走天狗。景颇族认为平日有事出门,若乌鸦对着自己叫唤,主凶。听猫头鹰“格若若”叫,预兆今年有吃有穿,若猫头鹰“唉唉”叫,主饥荒。在独龙族中,如巫师看见在哪个村子正上方出现一团白云,白云两边有两颗星星,即认为该村有人死去。哈尼族、彝族、纳西族中保有不少自然物兆。哈尼族认为,菜园里的辣椒、茄子或其它瓜藤,一道节上上出现两个果,预兆不吉利,要把结出两个瓜果的茎、藤砍掉。易门县彝族认为,正月初一首先听到乌鸦叫,主凶,村里要死人;首先听到狗叫,人要多病;首先听到鸡叫,主大吉。纳西族中有认为云彩结成团状,似动物张嘴吐舌,动物状的云彩嘴张向哪个方向,说明该方向有的山林或村庄将要发生火灾。核桃、李子树结果快成熟时,又在结果的枝上开新花、结新果,预兆地方要乱(或饥荒等)。日落黄氏时听见公鸡叫,预兆村里要发生火灾。麂子在坟山附近叫,预兆村里要死人。母牛生小犊,小犊四肢和头尾全白或全黑,主吉,若四肢和头尾有一个部位的颜色与其它部位不一样,主凶。火塘里的火苗发出响声,这是火笑,说明家里要来客人。人坐在家里,小蜘蛛吐丝掉在面前,主吉,家要进财,等等。

各民族的人体兆和梦兆的内容也比较丰富。如佤族以太阳代表男人,月亮和星星代表女人,于是便有梦见太阳坠落要死男人,月亮、星星坠落要死女人之说。部份佤族有用梦兆来处理婚姻关系的习惯。如当一对青年男女情投意合时,要在平日进行社交活动的地方分床相对而睡一晚上,入睡时如梦见牛或梦见二人在一起种芭蕉、栽竹子,即为吉兆,说明二人可以结婚,婚后能多子多福;但如梦见树倒、砍芭蕉、摔跤之类,即为凶兆,说明二人不能结婚,随即便终止恋爱关系。傈僳族有梦见日月主凶的说法,认为梦见太阳预兆父亲要死亡,梦见月亮预兆母亲要死亡。还认为,梦见杀老鼠,杀蛇或牙齿脱落,主凶,孩子要生重病。梦见打枪、地陷、打雷、山石滚落,主凶。梦见在山上砍了很多柴,或走进墓群,主吉,说明今年粮食要丰收。梦见出汗,要进财。梦见洗手、扫地,要失财。梦见红色事物,要受伤。白族则认为,梦见洪水,人打架,抬棺材,穿白衣等,主大吉,家里要发大财。

景颇族认为,梦见太阳落,预兆寨子里要死老人,梦见月亮和星星落,认为要死小孩。梦见用清水洗脸,主吉;用浑水洗脸,主凶。梦见鋩锣、刀、枪、铁锅、铁三脚等,主吉。梦见南瓜、黄瓜等瓜果累累,自己摘了一箩瓜果背回家,主凶。梦见洪水、蟒蛇、主凶。梦见大树倒、捡着钱或梦见牛、马走失,亲戚中要死人。梦见被红马踢着,房舍要失火。青年女子梦见下山,主凶;梦见爬山,有好事情,或要出嫁。梦见屎、尿,家里人要被砍伤或跌伤。梦见死人,雨天会晴,晴天会下雨。梦见结婚娶媳妇,主凶,有人要死。纳西族认为,左耳发烧,是族内亲人在私下议论自己,右耳发烧,是族外人在私下议论自己。梦见出远门的亲人,说明亲人要回家来。梦见死去的父母,主吉。梦见上牙脱落,父亲有凶,下牙脱落,母亲有凶。梦见生病的亲友,预兆病者将痊愈;但若梦见病者向太阳落方走去,预兆病者将死。梦见与人打架,主吉。梦见盖新房,主凶。梦见朋友死,说明当晚朋友吃得太饱。梦见人死,但未见死人,主凶。梦见被狗咬伤,第二天要有人非议自己。梦见火烧山,有好事,要捡到钱。梦见自己会飞,或跌下悬岩,说明自己在长身体。梦见鸡,主凶。梦见与亡人吃饭,主凶,要患重病。梦见落水,要患感冒。梦见采花,有好事,第二天要看见漂亮女子。

人们早期所有的前兆迷信,其兆象是自然发生的,而不是由人主动、有意去制造的,无论是自然界各种现象或人的梦幻和人体所发生的各种兆象都是如此。但随着人们社会生产、生活范围的逐渐扩大,随着对自然界所发生的各种现象需要预知范围的扩大,同时又由于当时科学发展水平还很低,对自然界很多现象还无法解释,于是只好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利用某种工具制造出某些兆象,并利用这些兆象来象征鬼神的启示,以此主动设法求助于鬼神预示事情的将来,这就产生了利用一定工具或某种自然物象制造兆象以预测未来的占卜。在云南,占卜比较盛行的主要有彝、纳西、佤、景颇等民族。

彝族善于占卜的是民间识老彝文、通晓彝经、在祭祀活动中用经文驱鬼、画符念咒、主持安灵、招魂的祭司。彝族民间流行掷木卜、鸡蛋卜、鱼卜、布卜、酒气卜、画地卜、牲血卜、结绳卜等。这些占卜,除鱼卜、布卜、牲血卜之类普遍人多能为之外,如羊骨卜、鸡骨卜之类,一般需要通晓彝经的祭司才能进行。此外,彝族中还流行不少占星术,如虎星占,二十八宿占,八方占,十二生肖占等。这些占卜,只有祭司经师才能胜任。

纳西族民间凡遇婚丧、疾病、孕育、婴儿取名、口舌是非、失物、诉讼、出门远行、狩猎、放牧、家宅建筑等,都要进行占卜。流行在佤族民间的占卜主要有鸡骨卜、牛肝卜、画线卜、猪胆卜等,其中最受重视的是鸡骨卜。鸡骨卜的方法是,取鸡一只,由巫师为之念经后,用竹签将鸡戳死,取出左右股骨,将两股骨下端并齐,用线扎成V字形,然后用细竹签插进股骨孔洞里,便根据求卜人所卜问之事定吉凶。吉凶之卦共有16种,吉卦8种,凶卦8种。若遇凶卦,即将鸡和股骨一同抛弃;若是吉卦,鸡股骨则由求卜人保存,并用绳子绑好挂在家神附近。牛肝卜是根据牛肝上的大块和小块有无粘连判断吉凶。猪胆卜则是根据猪胆外的纹理判断吉凶,纹理上下行者,主吉,纹理横行者,主凶。画线卜即是在地上任意画线条,然后以线条数目定吉凶,线条成偶数,主吉,线条成奇数,主凶。

景颇族有草叶卜、竹卜、鸡骨卜、鸡蛋卜、线卜、刀卜等。竹卜的方法是,取青竹一节,烧于火内,等竹节爆炸后,视其裂纹以定吉凶,裂纹直者主吉,裂纹细、乱、且成交叉状者主凶。草叶卜的方法是,取一种称作“泼舍“的干草叶一片,浸泡水中,然后将它撒成6条,再将叶条尖端按每两条任意结成疙瘩,缠绕于左手拇指上,待念完咒语之后,查看所结叶条情况定吉凶。线卜和刀卜,一般用于人死之后的送魂仪式,占卜时,巫师和一老妇人手拉长约丈许的白线一根,然后用刀将线割断,如线头甩向屋外,即表示亡魂已经送走。刀卜则由老妇人手持长刀一把,以反手之势抛向门处,其刀落地后,如刀刃向外,即表示亡魂已经送走,反之,则需要再卜一次或数次。鸡蛋卜一般用以占卜墓地和男女婚姻等。占卜墓地时,用生鸡蛋一个,将之抛在事先选择好的墓地上,鸡蛋烂则主吉,不烂则主凶。用鸡蛋占卜男女婚姻时,取生鸡蛋两个,左手所捏鸡蛋代表男,右手所捏鸡蛋代表女,默念咒语之后,将鸡蛋放入小碗内,蛋在水碗内靠拢则主吉,反之则主凶。

独龙族有类似景颇族的叶卜、竹卜、刀卜、蛋卜、但除了叶卜之外,其它卜法与景颇族不尽相同。如竹卜有竹签卜和竹竿卜之分。竹签卜的方法是,用长约50公分的竹签两根,一根代表求卜人,一根代表卜问之事,将两根竹签并齐折断成6根,按每份两根配齐,然后取一份放在火夹子上燃烧,如竹签炭条相碰则主吉,不相碰则主凶。此法共卜三次算一卦。竹竿卜的方法是,即用竹竿一根,如竹竿和求卜者平直双臂一样长,同主吉,不一样长,则主凶。刀卜的方法是,将线拴于刀柄上,占卜者双手各拿线的一端,蹲于地上,然后把刀慢慢提起,看其刀身在空中摇动情况定凶吉。如占刀卜询问出远门的亲友情况,刀身前后摇摆表示亲友即将回家,左右摇摆则表示还不回来。蛋卜,即由求卜人先向主卜人叙述卜问之事,主卜人用右手在碗中捏住一个鸡蛋,并按求卜人叙述之事而设问,每问一次“是否是这样”,便加力压捏一次鸡蛋,蛋碎即表示设问正确。

傈僳族有竹签卜、割枝卜、围腰卜、衣襟卜、头巾卜等。竹签卜是用竹签27根,各长3寸许,一端都钻有小孔,穿以绳,占卜时由求卜人任意抽一竹签,然后数之,如被抽竹签属其中的第4、7、10、13、16、19、22、25等数,均不吉,不宜出远门,病者凶多吉少,失物不可再得,诉讼必败,其余各数均吉。割枝卜,取粗若手指的长3尺许柳树条一根,去其叶,然后用刀任意轻砍柳枝树皮若干次,所砍痕迹成楼梯形,接着任意削去其中一梯的树皮,然后自上而下地数之,以3为尽头数,如削去的树皮在尽头数上,则主凶,不在尽头数上则主吉。围腰卜,占卜时取女子围腰布折叠成若干褶,由求卜者翻其围腰褶,翻到一定褶数即停,由卜者查验其停留之处为第几褶,与割枝卜一样,尽头数为凶,不尽头数为吉。衣襟卜、头巾卜,则分别以衣襟和头巾占之,其法与围腰卜同。此外,傈僳族中尚有与纳西族相类似的石籽卜、海巴卜、羊骨卜。石子卜,用石子36颗,其中一颗染成黑色,然后将所有石子在地上围成一圈,求卜人任意捡出一石子后,便由卜者从黑色石子数至所捡出的石子位置,捡出的石子若在偶数上,则主吉,奇数则主凶。海巴卜和羊骨卜法,与纳西族大同小异。

神判,或称神明裁判。它是人们企图借助某种神秘方式对某些疑难的事给于控制或断决的一种巫术手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云南少数民族中有不少神判,而景颇、佤、傣、傈僳和独龙族民族中的神判又较为典型。这些民族的原始神判,多用于偷盗嫌疑事件。

景颇族中,通行的神判方法主要有闷水、捞开水、煮米、斗田螺等。闷水神判法,通常用于较大的偷盗事件,如主人失牛,怀疑是某某人所盗,被怀疑者不承认时,即请山官作主,举行闷水神判,届时由双方亲友帮助,各出牛20至30头,赶至山官家,由山官和寨老主持,双方亲友作证,先由巫师念咒,然后由一老人向天空呼喊,请天神判明是非,接着,当事双方便沿着事先插在深水里的竹竿潜入水底,主持者便以先露出水面和后露出水面定曲直,如失主先露出水面,则为输理,判为诬赖好人,应将所出的牛全部给对方,如被嫌疑者先露出水面,则被判为偷盗者,应将所出的牛全部给失主。斗田螺神判法是由失主和被嫌疑者各准备一个田螺,由失主先将田螺放入碗中,被嫌疑者后放,使二田螺在碗中相斗,失主的田螺斗败,被判为输理,被嫌疑者的田螺斗败,则被判为偷盗者。

煮米神判法是由争执双方各拿出一小包米,又将米包煮在锅里,待一定时间后取出,若米包全熟者则为有理,米包半生半熟者则为无理。捞开水神判法是由失主和被嫌疑者请山官作主,在一空旷处烧一锅开水,水锅里投入银币或铜币,待水即将煮沸时,当事双方同时将手伸入水锅里捞取钱币,若失主被水烫伤,则被判为诬指好人,若嫌疑者被烫伤,则被判为偷盗者。在独龙族、阿昌族、佤族、傈僳族中,也有类似景颇族的捞开水神判法,所不同的是,独龙族要在开水锅里放上些黄蜡,佤族、傈僳族放在开水锅里捞取的不一寂是钱币,一般情况下所捞取的是鸡蛋或石头。此外,傈僳族捞开水神判法除用于偷盗嫌疑之外,通常还用于“杀魂”判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傈僳族中有一种习俗,即有人在入睡时梦见鹰,同时梦见某人,醒来后即生病,或有病人声称“梦中某人用刀、弩弓来杀我”,之后病人即死去,这样,那个被梦之人即被诬指为杀魂的人,若被诬者不承认,即要举行捞水锅(或捞油锅)判决。届时,由被诬指为杀魂的人将手伸入煮沸的水锅或油锅内,捞到锅里的石头,如3日内手无伤痕为无罪,如手被烫伤,即被判为有罪。

佤族的神判除捞水锅之外,还有磨掌法、打头法、竹签扎手法和站土坑法。磨掌神判法是由失主和被嫌疑者双方相互磨手掌,谁的手掌先磨破而出血,即为输理。若双方的手掌都不出血或一齐出血,则不算输赢。竹签扎手法是由争执双方请公证人用竹签扎手,竹签扎进手里拔出来后,若血随之而出,则为输理,若血慢慢流出,则为有理。站土坑法,是挖一个半尺深、能容双足的土坑,当事双方轮流站在土坑里,头顶一块木板,待一定时间后,谁的木板掉下,就算输理。在西双版纳傣族中,较常使用的神判法有煮粽子、吊簸箕和挂釯锣。如村寨内发生较大的偷盗案件时,一种神判法是由全寨人包粽子,包好之后,写上各人的名字,然后将所有的粽子统一煮在一锅内,谁家的粽子不熟,便被判为偷盗者。另一种判决是把篾箕用一根绳子穿吊在佛寺内的木梁上,然后全寨人围成一圈,点燃绳子,簸箕掉下来滚到谁的面前,谁被判为偷盗者。再一种判法是先由失主将一个釯锣挂在龙林(即坟场)里,然后指派寨人在黑夜里去敲釯锣,谁若不敢去,便被诬指为偷盗者。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