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宗教教育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历史上,云南伊斯兰教宗教教育出现过两种教育模式,一种是经堂教育,另一种是新式教育。清代,经堂教育一统天下;进入民国时期,适应宗教改良要求,形成新式教育与经堂教育互相兼容,各得其所,二者均有发展的态势;这种态势延续至今。

经 堂 教 育

经堂教育是云南伊斯兰教宗教教育的一种传统形式,以其进行宗教教育的场所而得名。经堂是云南伊斯兰教清真寺建筑的一部分,一般多在主体建筑大殿前南北两侧,所以就把在清真寺经堂内进行的伊斯兰教宗教教育称为经常教育。又因为经堂教育以宗教经典为教材,经师(教师)就是阿訇,而且在清真寺内进行,所以也有人称之为寺院教育。

明朝嘉靖年间(1522~1566),经堂教育在中国内地伊斯兰教活动中心陕西兴起,创始人是胡登洲(尊称“胡太师”)。胡登洲之后,又经过5代经师的传播,伊斯兰经堂教育学统扩展到西北、华北、东北和西南等广大地区的穆斯林聚居区域,形成了陕西、山东和云南三大经常教育中心,以及各具特长的陕西学派、山东学派和云南支派三大中国伊斯兰教经学学派。

1 源流

明末清初,云南有很多穆斯林学子前往内地访师学道。其中较著名而有文献记载的有胡登洲非嫡传弟子,在学问的渊博方面首推当时陕西穆斯林称颂的黑云南阿訇,有歌谣说:“王(王龙)一角,周(周老爷)半边,黑云(黑云南阿訇)上来遮满天。”有周老爷的八大弟子之一,滇西的剑川马阿訇。剑川马阿訇弟子中有记载的是马寿清阿訇(普洱马)。还有对云南经堂教育影响最大的周老爷的小弟子马德新。马德新收过很多弟子,其中成就最大、影响最广的是马联元。中国伊斯兰教经堂教育--云南支派由马德新创立并发展,又经马联元加以完善发扬。2人是云南经堂教育的奠基者和主要代表人物。

清末,由于近代科学文化的影响,云南穆斯林认识到旧式经堂教育的某些弊端,对旧式经堂教育进行了改革。1908年,由云南穆斯林旅日青年留学生保廷梁、赵钟锜等人在东京发起创办了《留东清真教育会会刊》,其中的《醒回篇》,从理论上首次系统地论述了改良宗教(包括经堂教育)和普及教育的重要性与迫切性。1912年,中国回教俱进会云南支部成立,为经堂教育的改良提供了组织保障。20世纪20年代初,开始从形式和教学内容上对经堂教育进行改良。在云南回教俱进会及其专门机构振学社的领导和组织下,改变过去由各清真寺自办经学的方式,采取联合几所清真寺共同设帐讲学办经学。1923年,第一所新式的云南伊斯兰教学校--高等中阿文并授学校在昆明创办,标志着云南经堂教育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同时也标志着云南回族教育的转折。30年代初,云南经堂经过改革,出现了两个结果,一个是改良了的经堂教育;另一个是适应社会发展,新式教育诞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经堂教育作为正常的宗教活动之一,得到法律的保障。“文化大革命”中,经堂教育被迫完全中断。直到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云南经堂教育才得到恢复,有条件的地方,群众集资开办经常教育。现在,全省各地清真寺大都办起了阿文学校。而且,为了培养高级宗教人才,经人民政府批准,创办了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

2 学制及课程

云南伊斯兰教经堂教育采用分级讲授、选优去差、不断深造、终考的教学体制,全部学习过程分为小学、中学、大学三个阶段。

小学

经堂教育的小学,实际是业余夜校,性质属伊斯兰教启蒙教育。历史上在云南穆斯林中流传儿童“四岁零四个月送入学堂”的说法,现在经堂小学学生一般为7~12岁的男女儿童。每天学习时间是晡礼后到宵礼前,昏礼中间休息,上2节课。

小学课程有3门,先教割字,接着教《古兰经》选读,最后教宗教基础知识。

割字 即拼音课,要求教会学生28个阿拉伯语字母及10个音符,并掌握字母之间搭配组合后的正确读音和词、句的发音及读法。

《古兰经》选读。教材采用《赫听》。《赫听》是《古兰经》选,原意为“从头到尾通读全部《古兰经》”。它选取了《古兰经》中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中间则选取了一些长章、中章和短章的若干节,包括《麦加篇章》和《麦地那篇章》。上课由教师口授,学生跟随教师的声调朗读,直到《赫听》中所选经文背熟,课堂上并不向儿童讲解经文的含义。

宗教基础知识。教材采用(杂学)。《杂学》是一本宗教常识读物,内容主要是念、礼、斋、课等诸“功”的基本常识,以及婚丧等礼仪的规矩和祈祷经文。

中学

此阶段学生年龄一般为11~13岁。课程主要学习字法学和文法学。

字法学。学生在经师指导下,背诵《黑窝依》(阿拉伯语字法初程)、《觅府拖哈》(阿拉伯语字法撮要)、《绥勒府·闷特细格》(阿拉伯语字法程序),通过背诵、强记,使学生全面掌握阿拉伯语的动词变化及“伊德阿姆”(叠字法)、“伊阿拉里”(柔弱字母变换)等规律。

文法学。字法课程学完,继续教阿拉伯文法。教材有《尔瓦觅勒》、《纳哈五·闷特细格》、《可菲耶》(阿拉伯语简明语法),《摆约乃·闷特细格》(阿拉伯语修辞撮要),《曼退格·闷特细格》(阿拉伯语逻辑学撮要)。通过这些课程的学习,使学生初步掌握阿拉伯语词语变格规律。

大学

经过中学阶段的筛选,有条件进入大学继续深造者,已为数不多。必修课程有5门,即伊斯兰教经典的“五大本”。

阿拉伯语法。教材是经典《满俩》(语法大全),作者是波斯著名学者阿布·杜·拉赫曼·查密。

阿拉伯语修辞。教材是《白雅尼》(修辞学),作者是中亚呼罗珊著名学者赛阿德丁·台夫塔·查尼。

伊斯兰教法学。教材是《伟嘎业》(教法学),作者是麦哈穆德。

教义学。教材是《尔戈伊德》(教义学大纲),作者是波斯学者阿尔奈塞斐。

经法学。教材是《哲俩》(《古兰经注》),作者是埃及经注学家哲拉仑丁·买哈里和哲拉仑丁·速郁退。

学完“五大本”,对《古兰经》、教义学、教法学、修辞学和阿拉伯语法有系统的了解,经过毕业考试及格者,证明已具备阿訇的条件,便可参加“穿衣”的毕业典礼。

3 教学方法

中阿文并授

长期以来,中国伊斯兰教经堂教育因循守旧,教学方法落后,尤其不学习汉语文。当年,马德新深鉴于此,就不耻下问,向亲友“执经问字”,学习汉文,经过数年的努力,终于“字画渐晓,书理稍知”①。后来,马联元首次提出经书并授主张,力图矫正“念经不读书”的传统偏见,要求学习教典的人在掌握阿拉伯文、波斯文的同时,能应用汉文通顺地解释教典。经书并授的主张在马联元时,由于一方面受传统习惯的干扰,另一方面也限于师资条件,直到20世纪20年代以后,云南回教俱进会创办了高等中阿文并授学校,这一愿望才得以实现,并逐渐成为云南经堂教育普通采用的方法。

基础课与专业课相结合

为了使学生更好地领会专业课程的内容,云南经堂还采用了许多辅助性基础教材,有阿拉伯文经典和汉文经典。汉文经典如《清真指南》、《四典要会》、《天方典礼》、《天方性理》等。对传统的阿拉伯文教材或删繁就简,改写为选本,或作必要的改进和补充,前者如《讨绥哈》(简明教法学),后者如《绥勒府》(字法学)、《纳哈五》(文法学)等。而且为了适应穆斯林妇女学习教义的需要,还特别编写了《菲苏里》(天方分信篇)、《穆希莫提》(教款捷要)、《尔姆德》(清真玉柱)等一套教材。

图表

远在100多年前,云南经堂教育文法教学中,已开始采用图表解释变格变位,分类归纳,使学子一目了然。如集中阿拉伯语典型变格变位的虚词,归纳为100个尔瓦觅勒(变化因素)。这一成果后经加工注释,内容更臻完善。20世纪30年代,这项成果随留学生传入埃及,埃及学者见后为中国穆斯林有如此精深的阿拉伯语造诣而惊异。

歌诀教学法

云南经师还创作了阿拉伯语的发音歌诀,将发音的口形、发音部位要求,用歌诀形式表达出来,使学生能很快地准确发音。如:二十八字为字母,不可随口乱发声,字字分明念在位,念经礼拜求准成,埃里府息喉根字,耳海念在吞中间……

穆尔林制

穆尔林制即将低班学生按不同程度编为小组,指派高班学生充当穆尔林(意为教师)负责辅导。这种学生教学生的方法,既可减轻主讲教师的负担,对高班学生也是一种教学实习,可收互教互学,教学相长,相互提高之效。这种方法由于效果极佳,百多年来一直为各地经堂所采用。

新 式 教 育

1 时代背景

1908年,由云南等14个省到日本留学的36名回族先进青年,在云南回族青年保廷梁、王廷治、赵钟奇等人发起下,创办了回族的第一个刊物《醒回篇》,推举保廷梁为编辑长。在此前一年,他们还发起成立了“留东清真教育会”,“举保君廷梁为会长”,“赵君奇为会计”。这个团体及会刊,皆“以提倡教育普及,宗教改良两事为本旨”,并“输入内地,以规同教”。①《醒回篇》虽然只出版一期就停刊了,但它从理论上首次系统地论证了普及教育、改良宗教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号召回族人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社会威望的起来倡导督促,兴办新式学校,向广大回族儿童和青少年传授当代科学文化知识,培养新时代要求的人材,振兴民族。其历史贡献,正如白寿彝教授指出的:“《醒回篇》讨论回教教务之改进及实施回教教育之方策,字里行间时时喑示民族革命的意思。这是清末中国回教的一种新气象。”②

第二,得力于组织的主持。1911年,由王浩然、马邻翼等人发起组织“中国回教俱进会”。各省纷纷响应,建立支部。1912年,云南省建立了第一个回民团体“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部”,接着回民较多的地、县也相继组织了支会分会。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部先后在马观政(敏斋)、马殿选(俊卿)、马聪(伯安)等人的主持下,“通过咸同年间历史悲剧的教训,有感于阐扬伊斯兰文化,消除与汉族的隔阂,促进民族大团结。,提高穆斯林文化水平,这是非常迫切的任务”。①由于各地回族团体的主持,云南回族新式教育有步骤、有组织地在各地得到推行。

第三,要有实践新式教育的人才,也就是说,要有能进行新式学校教学工作的教师。在培养教师人才方面,云南回族采取两条腿走路的办法,具体做法有三点很值得重视:一是送出去培养,解放前云南回族选送到国外省外接受高等教育后又回到云南服务于民族的很不少,如白亮诚、杨文波、马聘三、李敏生、沙儒诚、马坚、纳忠、李芳伯、马子静、马慕青等;第二,自己培养出来的也不少,如纳润章,马登云等,更多的如马德新等,在回民起义的初期,曾经起过号召组织群众,指导群众的领袖作用;一些在起义军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直接参与政事和军机,马杰诚(又称老节臣、节臣师傅)、马登云(号大黑龙)在杜文秀大理政权“坐第二、三座”。②可见其地位与作用之尊;马联元等在起义失败后更是被视为民族复兴之光。因此回族对经堂教育注予深厚感情和希望,有“学(经堂教育)兴教(伊斯兰教)兴,教兴族(回族)兴”的说法。

五四新文化运动唤醒了中国各民族意识。以先进青年为先锋,包括云南回族的知识分子、民族上层、宗教上层及广大回民群众在内,终于在思想上取得了比较一致的看法,这就是“经堂教育已不适应历史的发展”。③首先,它培养出来的阿訇,只会经文,不会汉文,不懂得人类的进化,不了解社会的变化;其次,经堂教育的形式、内容、制度数百年没有大的改变,学生从念字母到穿衣(毕业),需15年或更长的时间,耗费了大量物力财力,代价高,效率低;第三,经堂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回族人民排斥汉族先进文化的心理,限制了人们的视野。总之,回族人民逐渐认识到:光靠宗教知识,是不能将愿望变成现实的,还必须有一些汉文及科学知识,才能应付社会的变化,加强与兄弟民族的联系,争取民族地位和生存发展的条件。因此,改革旧的经堂教育,已是回族的人心所向,新式教育的兴起,是现代回族民族觉醒的一种结果。

2 新式教育的兴起

《醒回篇》“普及教育,改良宗教”宗旨在云南回族教育理论上燃起了一堆篝火,为新式教育张了声势。但付诸实施,则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开始的。这告诉我们,一种改革理论的提出到实行,还需要做一些准备,具备一定的条件。

经堂教育是以当时回族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为基础,适应回族的共同心理(强化回回固有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而发展起来的,它是回族教育史上第一种系统化、制度化的民族教育。云南又是中国回族经堂教育的三大中心之一,④有悠久的历史,培养出许多杰出的回族宗教人才。在充满着民族压迫的中国封建社会里,经堂教育也是增强回回民族共同心理素质,抵御民族同化的一种必要的手段。一些在经堂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回族人从云南新式学校毕业后,又被选送到省内外及国外高等院校继续深造。白寿彝、哈德成、夏康农、曹礼吾、刘幼堂、张质斋等名学者都曾在云南回民新式学校主持过校务或任过教。这些人是云南回族新式教育的热心人和骨干力量,他们在推行回族新式教育方面,起了重要作用。

3 创办新式学校

云南回族新式教育从开办“高等中阿并授学校”开始,其意在尝试对经堂教育进行改革。以后发展为半宗教半普通性质的新式回民小学和中学,到了解放前夕,这些新式回民学校有的初步具有了普通教育的性质。

高等中阿并授学校,从严格意义上说,它还是属于宗教教育,但和旧的经堂教育又有不同,区别在于教材及教学方法上有新旧之分。经堂教育的主持者都是村中的阿訇,采用旧式私塾的教学方法,以伊斯兰教经典为唯一教材。高等中阿并授学样由新型回族知识分子主持,采用国民教育新方法教授,教科书除宗教经典外,还采用了国民教育汉文教材。近年来,我省一些地区的清真寺阿文学校进行的经堂教育改革,应该说是60多年前高等中阿并授学校实践的继续和发展,当然也有不断创新的实践和内容。

高等中阿并授学校从1923年开办第一班,校址设在昆明南城清真寺,校长由何廷栋担任,教师有杨文波、马聘三、白亮诚、李敏生、田家培、沙平安、纳明安等。开设的课程有两大类,一类是阿文类课程,一类是汉语类课程。学生经过严格挑选,学制为5年。1923年招收的第一班学生于1928年毕业,1926年招收的第二班学生于1931年毕业,1929年招收第三班时,高等中阿并授学校改组为私立明德学校阿文专修部。

同类学校还有蒙自沙甸(现属个旧市)养正学校,该学校由白亮诚创办、请马元卿主持校务。创办时间是1943年。在这个学校担任教师的除本地回族知识分子外,还有白寿彝教授,中国伊斯兰教著名学者、上海伊斯兰师范创办人哈德成教长,以及从埃及爱资哈尔大学毕业返回故里的张子仁阿訇。几年中,养正学校培养了不少经书两通的人才。

明德学校最初是在昆明各清真寺的阿文学校改组基础上建成的。它是在中阿兼顾的指导思想下进行教学的,分为三个部:阿文专修部、小学部和中学部。阿文部主要培养新时代的宗教人才,要使培养出来的宗教人才既懂经,又懂书;既能教阿文,也能教初级中文。是适应时代需要的一个重大变化,有利于提高宗教职业者的素质。中、小学都以培养广泛的各类社会人才为目的,要使学生能够按国家教育系统标准升学。

云南回民聚居地区都建有清真寺,新式回民小学一般多附设在清真寺内。各校校名一般为“××县明德小学”,但也有创办较早的回民小学仍保留了原来的校名。各县回民小学所需教育经费,按当时国民党云南省政府教育厅的规定,可以从社会义务教育经费中给予补助。但各县却尽都“借词推却”,甚至借“立案之条件不符”,①不允许回民小学立案。这种把回民小学长期“摈于国家教育系统之外”②的做法,“无异对于现有萌芽之回民教育,加以摧残”。③例如蒙自沙甸私立鱼峰小学校,民国3年开始创办,而到民国37年才得以立案,拖了34年。由于不得立案,私立回民小学经费只得全部由“地方先辈父老捐赠田产作基金,若有不数,采取劝募方式”④来筹措。此外,许多教师尽义务以发展回族教育,如马元主持的大理明德小学,教员2/3是尽义务的,不向学生家长要一分钱,一粒粮。在此困难条件下,各地方力求积极发展,教育质量仍有提高,如由张在川(汉族)主持的玉溪大营育才小学,由于教学认真,管理严格,会考成绩名列全县第一。

新式回民小学所用教科学,均为“国立编译馆版印之国定本”,课程的设置有:国语、历史、地理、音乐、美术、体育、算术、卫生、劳作等;另有约20%左右的宗教课程。

在新式回民小学广泛兴起的基础上,在条件较好的地区,先后建起了几所中学。云南的新式中学,较主要的有昆明的昆德中学(明德学校中学部)、滇西的兴建中学、滇南的鱼峰中学。

明德中学是1929年创办的,推选马伯安为校董会董事长,校董会聘请杨文波为第一任校长,李芳伯任中学部(明德中学)主任。教师既有回族教师,也有汉族教师。回族教师有:沙儒诚、沙宝诚、马适唧、马慕青、纳亮卿等;汉族教师有刘幼堂、张质斋、孙东明、金义堂、马翼才、杨履端、周生甫、顾子正等,他们都是当时云南教育界有造诣、有声望的人士。课程以普通中学计划为主,辅以阿文、教义两科,并规定中学生必须按伊斯兰教规礼拜、把斋。后来,明德中学招收了汉族和其他兄弟民族学生,所以慢慢地就取消了宗教方面的课程,发展为一所普通中学。

继明德中学之后出现的新式回民中学,便是滇西大理蒙化的私立兴建中学。这所新式回民中学由云南省伊斯兰教界知名教长纳润章阿訇创办于1943年。这所学校虽然是在阿文学校的基础上建立,但并没有承袭传统经堂教育的方法和内容。从教育方法来说,主张德、智、体全面发展:在德育方面,言传身教,要求严格;在智育方面,主张启发教育,开发学生智力,反对死背硬记,不求理解和创造;在体育方面,要求学生要参加各项体育活动和武术,坚持锻炼,以造就一付强健的体魄。教学内容方面虽仍保持阿文和宗教的内容,但其侧重点变为从阿拉伯文化的角度加深学生对于阿拉伯的历史、哲学、宗教、语言等的学习。更加强了中国文化和科学文化知识的学习,添设了国文、数学、历史、地理、音乐、体育等课程。学制5年。毕业的学生,即可以在宗教界任职,也可以担任教师及服务于各界,所以该校毕业生都很受社会欢迎。

在同类学校中,还有1943年由白亮诚先生在其家乡沙甸倡议创办的鱼峰中学。白亮诚先生邀请中法大学夏康农教授、同济大学曹礼吾教授主持校务,并由夏康农教授聘请西南联大和中法大学的教授和学生担任教师。鱼峰中学也开设少量阿文课程,请留埃学生马坚和张子仁担任主讲。鱼峰中学开办时间不长,只办了3个学期,就因以下两个原因停办:一是国民党县政府教育局不准立案,所以这所学校就被视为非法存在;二是抗战胜利以后,西南联大、中法大学和同济大学的教师学生北返。鱼峰中学虽开办时间很短,但相比较而言,更具有民主和新式教育的特色,具体表现在:一是开设的科学文化课程更多,在教学、历史、地理、语文等之外还增开了物理、外语、大众哲学等课程;二是该校在课外时间,还通过营火晚会教唱革命歌曲,介绍抗日战争形势。鱼峰中学停办时,有40名学生,一部分转学,一部分停学。到1949年,村民又拟恢复中学,先在鱼峰小学内招收初中生一班,再筹划正式成立中学。

综上所述,解放前的几十年,云南三迤都普遍办起了新式中学和小学。新式教育培养出数以万计的各类人才,为振兴民族服务国家做出了贡献。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