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中华民国时期的云南伊斯兰教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云南伊斯兰教的发展是一个曲折的过程。清代前期的一百多年间,即“康乾盛世”时期,伊斯兰教虽不像儒佛教那样被作为尊崇的宗教,但也不被视为如白莲教那样的“左道”而禁止。清王朝初期,对伊斯兰教的政策是允许其存在并适当利用的宽容政策,例如多次下诏明确表示回民信仰伊斯兰教“乃其先代留遗,家风土俗”,穆斯林同是“国家的赤子”,朝廷应对其“一视同仁”,“不容以异视”,使之“从俗从宜,各安其息”。清中、晚期,随着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加剧,清王朝一改前期的宽容政策为严禁政策,激起了穆斯林的反抗,这种反抗随着清朝统治的日益衰落和各种矛盾的加剧而愈显激烈,由此使清廷对伊斯兰教的政策越趋严厉。为了扑灭云南穆斯林不断强化的民族反抗意识,清王朝不惜采取残酷的镇压手段。然而尽管局势严峻,云南伊期兰教仍在厄难中不断发展着。

1907年,云南回民中的有志青年率先奋起,发出了“教育普及,宗教改革”的呐喊。在这一时期,云南回族青年受近代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科学救国”、“教育救国”思潮的影响,不少人努力学习西方的科学文化知识,考入国内外高等学府深造。许多爱国人士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斗争,如1911年由蔡锷将军等人领导发动的云南“重九起义”以及1915年的“护国起义”,云南回民爱国人士都作出过杰出贡献。这些,对现代云南伊斯兰教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尤其是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唤醒了中国各民族人民的民族自强意识,激发起各族人民的革命热情。云南穆斯林在新的思想的启迪和激励下,有感于改良宗教并使之走向社会化,才能阐发伊斯兰教的精义,发扬穆斯林的优良传统,对内团结穆斯林大众,对外增进民族间的相互理解,促进各民族文化的相互交流。这是云南伊斯兰教振兴的必由之路。

民国时期云南伊斯兰教宗教改良的标志是社会组织的建立。在孙中山先生支持下,“中国回教俱进会”在北京成立。次年,云南成立了“中国回教俱进会滇支部”,随后不久,省内许多地区也先后成立了分部。袁世凯企图恢复帝制时,中国回教俱进会一些人屈从袁世凯的压力,为袁称帝张目,于是滇支部毅然宣布独立,改名为云南回教俱进会,从政治上与“护国”大业保持一致。抗战初期,为动员全国回民参加抗日救亡斗争,成立了“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回民,爱国不敢后人”,亦于1939年1月成立了“中国回教救国协会云南分会”。无论是俱进会还是救国协会,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都作出过积极贡献。如反对袁世凯称帝,云南回教俱进会组织全省回民参加示威游行,积极声援“护国讨袁”运动。云南回教救国协会成立伊始,就明确提出该会使命是:促进回胞认识当前抗战的意义,发扬爱国主义传统,加强中华民族抗战力量,予敌以严重打击。号召全省回胞“策动起来,拥护政府既定国策,一致抗战到底,争取民族的解放与国家的独立生存。”在国外,云南留埃及学生在回协的布置下,利用宗教节日和报刊,积极宣传中国全面抗战精神,并和日伪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使中国国内的抗战引起阿拉伯国家穆斯林的关注和同情。

辛亥革命后,鉴于传统经堂教育已不适应社会历史发展的需要,遂在回教俱进会领导下,对经堂教育进行改良,采取联合几个清真寺共同办学的方式,创办了伊期兰教新式学校高等中阿并授学校。校址仍设在清真寺内,教学目的旨在培养时代要求的新型阿訇,因此教学内容虽仍以宗教为主,也有汉语课程,执教老师既有宗教人士,也有学者专家。到1929年,为了使伊斯兰教进一步适应社会需要,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在高等中阿并授学校基础上,改组成立了云南明德学校,分设中学部、小学部和阿专部。明德学校以中阿兼顾,宗教需要和社会需要相兼顾为办学的指导思想,故中学部和小学部以普通中小学教学计划为主,辅以阿文、教义两科,培养既可按国家教育系统升学,又具有宗教基本知识和修养;既能为国家服务,也能为宗教服务的人才;阿文专修部,专门培养清真寺掌教人才,以讲授阿文经典为主,辅以中文。

民国时期,云南伊斯兰教“特重文化及出版物”,先后发行定期刊物十数种,数量约占全国伊斯兰教定期刊物的约七分之一。此外,云南还是全国伊期兰教刊物创办最早的省份,1915年创刊的《云南清真月报》是全国较早的伊斯兰教定期刊物。在云南伊期兰教刊物中,发行时间最长的是《云南清真铎报》,从1929年创刊到1949年,发行时间持续20年(1932-1939年因故停刊8年)。在此期间,云南回教俱进会还整理印刷了著名伊斯兰教学者马注、马德新、马联元等人译著几十种。从1931年开始,马坚、纳忠等被选送到埃及爱资哈尔大学深造,他们在完成学业的同时,还做了大量有益加强中阿文化交流的工作。其中,如马坚用阿拉伯语在埃及开罗“世界伊斯兰认识会”上发表题为《中国回教概观》的演讲,深为当地穆斯林欢迎,埃及《光塔月刊》主编、大学者穆罕默德赖世德听后说:“多年来我没有听过一篇演讲其裨益有如此者。”为埃及《胜利周刊》连载及回教联合会收入“回教丛书”出版单行本。马坚还把《论语》、《茶神》、《河伯娶妻》、《中国格语谚语》等翻译为阿拉伯文,在开罗发表,使阿拉伯人民了解中国的悠久的文化。他们还把阿位伯伊斯兰文化大量翻译介绍到国内,如马坚《回教哲学》、《回教真相》、《回教教育史》(商务印书馆)、《回教基督教与学术文化》(上海回教书店);纳忠《伊斯兰教》(成达师范出版部)、《回教学术思想史》(商务印书馆);林仲明《回教历史教科书》(上海回教书店);马兴周《阿拉伯儿童故事》(世界书店)等。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