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当代云南伊斯兰教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我国从此推翻了阶级剥削和压迫制度,进入了一个人民当家作主、民族平等、民族团结的新时代。宗教也和其它社会现象一样,在外部及内部要求变革的合力作用下发生变化。云南伊斯兰教亦如此。事实表明,随着我国政治经济制度的根本变革和对宗教制度进行的民主改革,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云南伊斯兰教发生了一系列的重大变化:

由于剥削阶级的消灭,阶级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伊斯兰教也同其它宗教一样,失去了原有的社会阶级基础。历史资料表明,解放前云南伊斯兰教掌握教权和清真寺寺务的学董、乡老,管事一般都是回族中的地富豪绅。他们中有的人利用伊斯兰教控制回族劳动人民,依仗政权和教权,横行乡里,不但从经济上盘剥回族群众,而且利用教法教规残酷惩罚所谓“违犯教规”的群众。解放后,随着剥削阶级的消灭和宗教压迫制度的废除,以及各种披着宗教外衣的坏分子的被揭露和打击,整个回族地区已经不再存在一个利用伊斯兰教来谋取其特殊政治利益的阶级和阶层,因此,伊斯兰教内部不再存在一部分人压迫另一部分人的问题了。随后,各地均普遍成立了清真寺民主管理机构,寺管会成员由穆斯林民主推选,他们中绝大多数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制度、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能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按照大多数穆斯林的意愿正常地开展宗教活动和办理宗教事务。

由于人民群众当家做了主人,经过对宗教制度进行民主改革,废除了宗教中的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这样就使得伊斯兰教在职能上发生巨大变化,它不再是剥削阶级用以维护其统治和特殊利益的精神武器和麻醉控制人民的工具,而是成了公民个人自由选择的一种思想信仰。例如:一切宗教活动只能在国家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宗教不得干预国家行政、教育、婚姻,不得妨碍生产和浪费财物,不得迫使穆斯林接受强迫性的宗教义务和经济负担,群众自己管理自己的宗教,等等。

解放以来,我省伊斯兰教界人士在党的领导下,努力学习政策法令,并通过各种渠道和途径,受到社会主义思想的熏陶教育,不少阿訇还直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同群众有更深的接触和感情上的交流,从而思想发生深刻变化,逐步成为一支拥护党的领导、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爱国、进步的力量,是我国统一战线中的一个积极因素。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经过全党指导思想上的拨乱反正,正确的民族宗教政策又重新得以贯彻落实。在省委和省政府重视、关怀下,经过有关部门的努力工作,为十年动乱中遭受迫害的伊斯兰教界爱国人士纠正和平反了冤假错案,并在政治上和生活上做了适当安排。在全省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聚居地区,普遍恢复和新建了清真寺,基本上满足了广大信教群众开展宗教活动的需要。为了联系和团结广大的穆斯林群众,维护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调动信教群众为四化建设服务的积极性,除成立了穆斯林全省性的伊斯兰教协会组织外,在穆斯林比较集中的州(市)和县(市)建立了伊协组织。为了有计划地培养和教育年轻一代伊斯兰教宗教职业人员,保证信教群众的宗教生活沿着正确方向健康地发展,经国务院批准开办了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党的正确的宗教政策,感化和温暖了伊斯兰教人士的心,使他们不再担心自己的信仰被干涉,宗教被消灭,从而心情舒畅,“爱国爱教”、“民主办教”、“团结进步”的思想越来越深入人心。

总之,社会主义时期,云南伊斯兰教根本变化最突出的表现在政治进步方面。广大伊斯兰界人士和穆斯林群众共同遵守“爱国是伊玛尼(信仰)的组成部分”这一“圣训”,是解放后云南伊斯兰教从教义上适应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的突出反映。在1984年8月云南省伊斯兰教第一次代表会议一致通过的《云南省伊斯兰教协会筹备工作和今后工作的报告》中作了这样的概述:“中国穆斯林包括我们云南的穆斯林,热爱祖国,从不后人。这又不能不追溯到先知穆罕默德的教导:‘热爱祖国,是伊玛尼(信仰)的组成部分。’先知的这句名言,没有时间和范围的限制,具有普遍意义。它的意思是说,凡是穆斯林,在爱教的同时,必须热爱各自赖以生存的祖国,是义不容辞的天职。反之,如果背叛自己的祖国,那就够不上称一个穆斯林了。因此,我们要继续对穆斯林进行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宣传教育,鼓励大家继承和发扬伊斯兰教的光荣传统,把爱国的思想变成参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际行动。这是关系到我们伟大祖国千秋万代繁荣昌盛的大业,关系到包括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民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世世代代兴旺发达的大业。因而我们必须在不同的岗位上作出积极的贡献,以达到爱国爱教并重。” 由于“爱国”被提高到信仰的高度,把爱国和爱教统一起来,以爱国作为是否爱教的原则和标准,从宗教上把穆斯林统一到热爱祖国、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以及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上来。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