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教 派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云南伊斯兰教分为格底目(俗称老教)、哲赫林耶(俗称新教)、伊赫瓦尼(俗称新行教)3个教派。格底目、哲赫林耶、伊赫瓦尼三教派统属伊斯兰教逊尼派,遵奉伊斯兰教四大教法学派中的哈乃斐教法,但在宗教活动方面有各自的特点。

1 格底目派

格底目派是伊斯兰教各教派中历史最久远的一个教派,传入云南最早。格底目是阿拉伯语Qadim的音译,意为尊古、古老。在伊斯兰教哲赫林耶教派从中国西北地区传入云南以前,格底目派是云南唯一的伊斯兰教教派。18世纪中叶,哲赫林耶传入云南后,云南穆斯林多俗称格底目派为老教,称哲赫林耶为新教,以示区别。

格底目派的宗教主张是重视舍若阿提(法定的干功),对天命(真主命令)的典礼(宗教规定)和圣行(穆罕默德的言行)的宗教功课之外,由个人自愿履行的其他宗教功课,只看作副功。认为履行副功“为则美,不为也无过”;但若舍弃天命的、典礼的、圣行的舍若阿提而去做独立的副功,则被视为本末倒置。履行宗教功课要以法定的干功为主,若有余力才做副功。该派讲“两世吉庆”,认为今世和后世是一个统一体,没有今世的干功,就没有后世的幸福;只有立足于今世,才会有后世的丰果。这一派的干功(舍若阿提)是指严格履行念、礼、斋、课、朝五件天命和坚信真主、天仙、经典、圣人、复生、前定六大信仰。

格底目派的教权组织形式,是单一的教坊制。教坊是以一个清真寺为中心的,包括一定范围的穆斯林聚居区域,通常一个教坊就是一村一寨。格底目派各教坊之间互不隶属,互不干涉教务。但这并不排斥各教坊之间的密切交往,例如聘请掌教并没有教坊的限制,这一教坊可以到那一教坊去“搬”(聘请),那一教坊也可以到这一教坊来“搬”(聘请);每逢盛大的宗教节日或纪念活动,各教坊都邀请其他教坊穆斯林参加,被邀的教坊也都欣然接受邀请,届时派出自己的代表前往祝贺;倘若某一个教坊有事,其他教坊也必定尽力给予支持和帮助。

格底目派的宗教行为讲究认真。他们给病重者念“讨白”(忏悔赎罪)祷词时,当念到“真主独一”时。要病重者举右食指,表示“一切非主,只有安拉”。在聚礼时,除礼6拜“主麻” 拜外,还要礼当天响礼的10拜。在每年斋月前1月即伊斯兰教历八月,经济宽裕的人家,要请阿訇走节赞圣,即所谓“白拉提”(赎罪);同月15日夜,穆斯林要到清真寺集体诵经、赞圣、礼拜,以求安拉赐恩。该夜又叫换文卷之夜。格底目在封斋上是遵月派,见月封斋,见月开斋,斋月第二十七日夜要“坐夜”。该夜称盖德尔夜,意为珍贵的夜间。

格底目派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受了汉族文化的影响,宗教仪式中有不少汉族习俗,亡者埋葬后的三日、五日、头七、满月、百日、周年都要念经,搭救亡人。格底目派在人亡后还要请阿訇为亡人敬诵《古兰经》、游坟等。该教派是吸收儒家思想较多的的教派,如清代伊斯兰教学者多用儒家思想的某些观点,来解释伊斯兰教的某些教义,他们写出了大量汉文译著。云南伊斯兰教的经堂教育,也以格底目倡行的“中阿并授”,在全国独具特点。

格底目是云南伊斯兰教分布范围最广泛的教派,全省17个地区、市,均有分布,人数也最多,云南穆斯林中有90%以上属于格底目派。

2 哲赫林耶派

哲赫林耶是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前后传入云南境内的一个伊斯兰教教派(中国西北地区称门宦)。哲赫林耶是阿拉伯文Jahariyah的音译,原意为公开的、响亮的。此派主张高声念诵赞圣词,故也称为高念派、高赞派。云南穆斯林俗称新教。

哲赫林耶是中国甘肃阶州(今武都)阿訇马明心创立的一个伊斯兰教门宦。清乾隆九年(1744),马明心在青海省撒拉族聚居的循化地区传播哲赫林耶教理,有贺麻路乎、苏四十三等人投在他的门下为徒。此后“一些好道之士,负笈千里求教于他”,甘肃、青海、宁夏、云南、山东、河北等地都有不少阿訇去跟从马明心学习。

马明心的学生中,为传播和维护哲赫林耶派主张较有影响的是云南马(西北地区哲赫林耶派穆斯林称他为古城三太爷),他是首先在云南传播哲赫林耶教门的人。云南马真名马学成,河西县(现为通海县)古城人,云南哲赫林耶派穆斯林耶派穆斯林尊称他为马三爷阿訇。据马明心的后裔记述,马学成专程从云南到甘肃官川,投学于马明心。马明心有感于他心诚志坚,不仅收他为徒,并且认他为义子,精心指教,“每日以其道乘操守修行各要端教之,待其成熟,方令回滇。”乾隆四十六年(1781),马明心被清王朝杀害,长子马顺清被发配云南他郎(今墨江县),幸遇义兄马学成搭救。马学成全力扶助马顺清,为他成家立室,落籍云南。后来马顺清的子孙繁衍,哲赫林耶派在云南也有了较大发展。新兴州(今玉溪市)的金万选、金万昭兄弟,也曾先后到甘肃求学访道,接受了哲赫林耶派学理。清咸丰同治年间,金万选、金万昭兄弟先后在弥勒县、通海县领导穆斯林反抗清王朝的斗争,在穆斯林中有很高的声望。

中国伊斯兰教哲赫林耶门宦实行教权高度集中的教主制度,其核心是君臣庶民制。教主为君,辅佐人员(教主亲属和中、上层神职人员)为臣,教徒为庶民。教徒对教主自称“屋俩目”奴仆),在礼节上用跪拜礼。教主有当然的至尊特权,每一教坊清真寺阿訇由教主直接或用放“口唤”的方式任免。云南是远离教主的一个哲赫林耶派行教地区,因此由教主委派一个宗教代理人,称为热衣斯。云南热衣斯受权管理云南哲赫林耶派清真寺的阿訇和教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通过宗教制度的民主改革,哲赫林耶派的这种封建特权制已被废除。各教坊清真寺阿訇不再由教主委任,作为教主代理人的热衣斯已不复存在。而且根据哲赫林耶派的道统,现在已经没有教主。清真寺阿訇由教徒根据自己意愿聘请,教务实行民主管理。

云南哲赫林耶派的宗教活动有以下特点:

1)、礼拜时教徒戴六牙帽(又叫小帽),这是哲赫林耶派教徒的一个明显特征。帽子形状像一个阿拉伯式的圆形屋顶,帽顶由6块等边三角形布连接而成,表示坚信六大信仰;帽圈由一块宽2寸的布条构成,表示万教归一,统一于伊斯了母(伊斯兰教)教门之下;帽子顶端正中有一个用布或丝线编制而成的圆点,表示真主独一无二。帽子颜色有黑、白2种,青壮年戴黑色小帽,老年人戴白色小帽。

2)、干“尔埋里”(专指纪念已故教主和对哲赫林耶派有功者的宗教活动)时,哲赫林耶有一定的规矩。经桌上放3只香炉,中间的大香炉,插一炷香,表示真主独一;两旁的小香炉各插3炷香,表示哲赫林耶派传授和继承穆罕默德--艾布·伯克尔--欧默尔-奥斯曼--阿里--哈乃斐的道统。

3)、每晚“伙夫潭”(宵礼)之后,要赞主赞圣,高声念诵《穆罕买斯》(又叫《五韵诗》)。《穆罕买斯》共有163“唤”(段)。每晚念5唤,33天念完一遍(最后一天只念3唤)。然后又从头开始,反复念诵。各唤基本意义相同,都是“赞主独一,圣人伟大”。念《穆罕买斯》时,大家围绕经桌,跪成一个圈子。由其中1人领念(一般是掌教),其余众人跟着齐声合念,秩序严谨肃穆,腔调讲究仰扬顿挫。

4)、在朝觐问题上,由于云南地方偏僻,与圣地麦加相距遥远,所以各个教派均认为,如果教徒缺少朝觐费用,或是老、弱、病、残,可不去麦加朝觐。

5)、道“色俩目”,作揖。色俩目是穆斯林常用的祝安词。哲赫林耶派教徒互作问候时,不仅要念“色俩目”,同时双肘弯曲,双手合拢,自下向上举至鼻,呈作揖姿态。

云南哲赫林耶派主要分布在红河、玉溪、昆明、思茅等4个地(州、市)的弥勒、个旧、蒙自、通海、华宁、峨山、五华、墨江、思茅等县(市、区)。

3 伊赫瓦尼派

伊赫瓦尼派约于20世纪2、30年代传入。 伊赫瓦尼是阿拉伯文Ikhwan的音译,原意为兄弟。因传入云南时间较晚,又主张凭经行教,尊经革俗,故又有新行、新兴教等称呼。

伊赫瓦尼派主张以认主、顺圣、尊经为根本,力行五功。该派认为,云南伊斯兰教在长期演变过程中汉化之处甚多,失掉了伊斯兰教原有教旨,因而按照《果园十条》(伊赫瓦尼派尊经改俗的十条纲领),以遵循《古兰经》为唯一宗旨,倡导凭经行教和尊经改俗,如不聚众合念《古兰经》,只能一人念,众人听;不高声赞圣;不多做“都阿”(祈祷);不朝拱北;不聚众念“讨白”(忏悔);不纪念亡人逝世日;不用《古兰经》转“以斯科”(为亡人赎罪);不刻意地去干“抬太卧尔”的尔埋里(各种功修和善行);主张对“豪空”用“省海勒”(手端)尔埋里要自己干,别人代干不行;《古兰经》要自己念,别人代念不行。

在宗教活动的特点方面,伊赫瓦尼派与格底目派只在吃、念的形式上有区别,与哲赫林耶派则有明显区别。云南穆斯林请阿訇念经,习惯要请阿訇吃饭。格底目派吃、念不拘形式,认为先吃后念也可,先念后吃也可;哲赫林耶派主张先念后吃或吃念并行;伊赫瓦尼派认为吃念不并行,两件事不相干,主张吃饭不念经、念经不吃饭。云南伊斯兰教伊赫瓦尼派的主要分布于昭通市的昭阳区、鲁甸县等地。

4 云南伊斯兰教派的主要特点

云南伊斯兰各教派之间没有什么严重的理论分歧。正如前文中提到的,云南穆斯林,无论是格底目、伊赫瓦尼,还是哲赫林耶,都统属逊尼派,都承认四大哈里发为正统,而且大都遵守大伊玛目阿布·哈乃斐的教法。这就是说,在基本的教法学理论上,大家是大体一致的。他们之间的区别不是根本信仰的差异,而只是在宗教修持或具体的宗教仪式上存在一些差别。如哲赫林耶教乘与道乘兼修;而格底目、伊赫瓦尼原则上并不反对道乘之说,但仅将其看作是一种副功。至于说到格底目与伊赫瓦尼之间的差别,更属细枝末节上的不同。如念经受酬问题,格底目教派的家庭举办纪念亡人的活动,一般穆斯林都将阿訇请至家中念经,包上经礼(海底业)送给念经人。从教民方面讲,这是替亡人施舍;从阿訇方面说,也增加了一部分维持生活的收入。伊赫瓦尼教派反对念经受酬,所以他们主张吃了不念,念了不吃。阿訇到亡人家,如果吃了他家的饭,就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出现,而不予念经;如果以阿訇的身份去念经,就坚决不吃丧饭,也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报酬。此外还有一些类似的小分歧。但这些分歧都没有涉及到基本的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传入云南后,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特别是受到汉文化的影响。自称是“天方圣裔”的著名回族学者马注主张“圣人不凝滞于万物而能与世推移”。穆斯林数目最多的格底目教派,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更是众所周知的,如汉文译著采取汉文化哲学形式去论证伊斯兰教的哲学概念、术语和方法。在习俗方面,有的也受到汉文化影响,如在不少地方,丧葬仪式被搞得很烦琐,要过“七日”、“四十日”、“百日”、“周年”等纪念亡人的活动。

云南伊斯兰教派还有其他特点,这里仅谈以上两点。目的是要强调指出:云南伊斯兰教派分化的历史不长,理论分歧不大,教派之间互相影响,不同程度地都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和渗透,同时在教义和教法上都能坚持各自教派的伊斯兰教原则和传统。从历史角度看,不计较教派间的分歧,取长补短,渐趋一致的团结精神,是云南穆斯林历史上的优良传统,应该继承和发扬光大。当然,各教派之间的分歧也是会存在的。但是,大家都信仰伊斯兰教,大家都是穆斯林,在“各行其是”,“各信各得”、“相互尊重”、“一视同仁”的原则下,只要做到互不干涉、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就一定能求同存异,加强团结,共同建设云南。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