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古兰经》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根本经典。伊斯兰教立法创制以《古兰经》为首要根据,伊斯兰教的信仰、礼仪、教义学、伦理等等则以《古兰经》为理论基础。《古兰经》在穆斯林的世俗生活和宗教生活中,具有神圣地位。

“古兰”系阿拉伯文的音译,本义为“诵读”。中世纪伊斯兰教义学家加拉鲁丁·苏尤提(1445-1505)在其名著《古兰经学》中,根据经文含义,赋予它55种名称,其中如:“书”、“读本”、“光”、“启示”、“真理”、“智慧”等,常为穆斯林用以称呼《古兰经》。

《古兰经》规定:“只有纯洁者才能抚摸那本经。”(56:79)王静斋(约1871-1949)在《古兰经译解》的例言中也明确指出:“古兰经为真宰皇言,凡身无大净者向禁抚摸,以示崇敬。今译汉语,乃不失其原有尊严,自当依然尊重,幸勿随意抛掷,致罹罪愆。”就是说,教徒对它应诚惶诚恐、虔敬尊崇,不得有任何的亵渎和不恭。

据《古兰经》,经文最初被保存在“天国”,即它作为真主的语言,载在“天经原本中”(43:4),“记录在珍藏的经本中”(56:78),“在一块受保护的天牌上”(85:22)。以后,安拉或是通过大天使哲布勒伊来“下降”给穆罕默德,或是对穆罕默德的直接启示;经文以穆罕默德“宗族的语言”(44:58)-“阿拉伯文的经典”(46:12)的形式出现;经文“下降”的目的在于“证实”以前的“古经”(4:47),即当时阿拉伯半岛的居民已经闻名的、犹太教的《律法书》(或摩西五经)与基督教的《福音书》;经文“下降”不是一次完成的,前后经历了23年时间,因穆罕默德逝世,“启示”中止。

 

1 《古兰经》的成书

 

穆罕默德生前,经文并未汇集成册。610年以后,穆罕默德不时地向他的门弟子宣布所受的“启示”。“启示”由门弟子分别录记并保存起来;或由虔诚信徒反复背诵默记,以供宗教生活需要。未能亲自听到穆罕默德传授“启示”的信徒,则从转述中熟悉经文。最初,被隶记的经文没有统一管理,更没有专人对经文进行加工、整理。这些录记的经文,构成以后《古兰经》的基本素材。

穆罕默德去世后,宗教上层感到有必要搜集并编辑经文,因为,第一,为了团结和信仰上的统一,必须将使者生前接受的启示汇集起来,作为伊斯兰教统一和团结的象征,以及穆斯林共同遵循的法典规范。第二,哈里发(安拉使者的继任者)为了牢固地确立自身在宗教公社中的领导地位,就要维护使者的权威,特别是天启经文,使穆斯林接受哈里发对公社的治理。第三,在镇压反叛活动中,熟悉并能背诵经文的门弟子于战斗中阵亡,经文有可能“同归于尽”,所以汇编《古兰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事。

于是,首任哈里发阿布·伯克尔着令一度录记过启示的栽德·本·彻比特(?-665)将散存各处的经文,搜集,整理并汇编成册。该汇集本并未作为权威性的官方文本,使之流传。它先后由阿布·伯克尔、欧麦尔保管;以后收藏在穆罕默德遗孀、欧麦尔之女哈福赛(605-655)处。

奥斯曼时代,各地穆斯林因对经文的读法不同,经常出现分歧,发生争辨。参加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战役的胡杰法向奥斯曼建议,应统一经文,使之成为官方文本,以避免宗教社团可能出现的分裂。奥斯曼接受这一建议,组织栽德·本·彻比特、伊本·祖白尔、赛义德·本·阿斯等人依据阿布·伯克尔时汇集的文本,再行编排、校订并抄录多份分送穆斯林远征军驻地和伊斯兰教传播的中心地区(麦地那、大马士革、库法、巴士拉、麦加、也门、巴林等地)。同时,将各地流传的各种抄本予以销毁。

伊斯兰教史称该本《古兰经》为“伊玛目本”、“奥斯曼本”或“定本”。当今世界各地流传的经籍版本,均以“定本”为蓝本而印制。

 

2 《古兰经》的基本内容和社会思想

 

《古兰经》共计30卷,114章,6200余节。分为麦加篇和麦地那篇。麦加篇有86章,4500余节经文,约占全书的3/4,经文以信仰问题为主;麦地那篇有28章,1600余节经文,约占1/4,内容以政治、经济等社会问题为主。

首先,《古兰经》规定了伊斯兰教的基本信仰和基本功课。经文说:“你们把自己的脸转向东方和西方,都不是正义。正义是信真主,信未日,信天神,信天经,信先知,并将所爱的财产施济亲戚、孤儿、贫民、旅客、乞丐和赎取奴隶,并谨守拜功,完纳天课,履行约言,忍受穷困、患难和战争。”(22:177)其中特别强调“安拉独一”,而且种种信仰往往是和善行与其他宗教义务并提,“信仰真主,而且行善的人,他将解除他的罪恶,而且使他入下临诸河的乐园,而永居其中。”(64:9)

《古兰经》关于社会问题的经文内容极其广泛。大致说来,它包括如下几个方面:妇女和婚姻问题是经文的重要内容之一,它涉及婚娶对象、聘仪和聘仪处置、反对活埋幼女、离婚等等。在遗产继承和幼儿抚养问题上,经文规定男子和妇女各自应得遗产的“法定的部分”,经文反对侵吞孤儿的财产,说应抚养孤儿直至他们成年,不要压迫孤儿等。经文内容还包括商业贸易中的公平交易问题,主张用“充足的斗和公平的称”(6:152),反对称量欠缺,经文要求贸易中应写债券、订立商业契约、或以抵押品借债(2:282-283),反对以诈术侵蚀他人财产(2:188),禁止吃重利(2:276,3:130)。

《古兰经》关于行善、济贫、顺从、坚忍等一系列日常行为准则和伦理规范,在经文中具有重要地位。经文中有关伦理的问题往往又是和信仰、礼仪等经文结合起来表述,作为虔诚信仰不可或缺的内容,使教徒时时、处处谨小慎微,谒诚顺服。麦加时期许多关于劝善戒恶的经文,多数是用来反对麦加贵族贪婪和纵欲生活的。在麦地那,经文为新生的穆斯林公社规定了一系列伦理规范和社会关系准则,如对赌博、吃利息、投机、饮酒、制造偶像和画像等都有禁令。

伊斯兰教创立过程中,受到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影响,经文中有大量的故事传说与《圣经》的内容基本相同。《古兰经》中的故事传说,一般说来,情节都比较简略。这说明经文的目的不在于故事传说本身,而在于借助当时人们熟悉的故事传说,从中引伸出必要的教训以达到宣传新宗教、新信仰的目的。

 

3 《古兰经》的诵读

 

《古兰经》作为宗教经典,不仅仅是为了使穆斯林的信仰和履行宗教职责有所依据,也为了便于他们经常诵读。

穆斯林在诵经前,按教法规定,除应作净外,还需诵读被称为“以安拉求护句”的经文:“当你要诵读《古兰经》的时候,你应当求真主保护,以防受诅咒的恶魔的干扰。”(《古兰经》16:98)。

《古兰经》的每一章的章首(除第九章)均有“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的经文,阿拉伯文称它为“太思米叶”,指举安拉名的“称名句”。这句经文在穆斯林的宗教生活和日常生活中,有着重要的作用。除献祭外,它还是任何有意义的活动的开始用语,也是教徒立誓、宰牲、祈祷等的惯用语。

根据诵经的规定,教徒于每次礼拜时,均应诵读首章(第一章)7节经文。诵毕首章后必须念一声“阿敏”,意即“主阿!请答允我的祈求吧!”该词在《古兰经》中虽未见诸文字,但它却为教徒所普遍奉行。《古兰经》还规定礼拜中诵读经文“不要高声朗诵,也不要低声默读,声调应当适中”(17:110)。

一般认为,清真寺是适于诵读《古兰经》的地方;星期五,其次是星期一和星期四是一周中诵读经文最吉祥的日子了。

 

4 云南木刻本《古兰经》

 

《古兰经》在中国正式刊印以前,它的流通最主要的形式是在穆斯林中通过口耳相传而记诵经文。就普通穆斯林来说,他们只要会口诵一些常用的经文,适应宗教生活的需要就可以了,但经堂学子在学经的过程中,边学习,边抄录,最后把抄录的经文装订成册以供日后诵读之需。

但手抄本《古兰经》的数量毕竟十分稀少,而穆斯林都希望有一日自己能供奉一部完整的《古兰经》。于是,木刻本阿拉伯文《古兰经》也就产生了。显然,这一行动对云南伊斯兰教的自身的发展和传播是有利的。

中国最早出现的阿拉伯文《古兰经》木刻本问世于19世纪中叶的云南。清同治元年(1862),即“至圣迁都壹千贰佰柒拾玖年”,云南回民反清起义领袖杜文秀(1827-1872)以《宝命真经》之名颁印阿拉伯文《古兰经》。全经30卷,木刻线装,每部一函,每册有28至29页。书壳用浅蓝精布多层裱糊而成,整个装帧显得古朴精致。

然而不幸的是,这套珍贵的木刻板于同治11年(1872)清军攻陷大理时,全部焚毁于战火之中。但所幸原版的《宝命真经》现在尚有存经。

中国第二个阿拉伯文《古兰经》木刻本也诞生在云南。是由云南著名伊斯兰经堂教育家马联元于清光绪21年(1895)在云南穆斯林资助下倡导并主持完成,仍以《宝命真经》寇名。全经30卷,阿拉伯文由著名书法家同时也为云南著名阿訇田家培书写,并从四川聘请木刻工匠,历经2年多,刻成雕板1946片,计3571页面。笔力刚劲,字体清丽,有如一气呵成,融中国传统书法与阿拉伯书法特色为一体。该木刻本《古兰经》为海内孤版,现珍藏于昆明市南城清真寺内。

《宝命真经》一百多年前大量刊印,不仅流通全国,而且还由云南回族马帮驮运到了泰国、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受到中外穆斯林普遍赞誉。1985年,云南省人民政府专门拨款,由省伊斯兰教协会主持,再次大量刊印,发行到全国。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