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圣训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圣训”是对穆罕默德言行录的总称,被认为是对《古兰经》经文的具体阐释,在伊斯兰教中起到了创制立法的第二源泉的作用。如礼拜问题,《古兰经》只是命令礼拜,而礼拜的时间、地点、仪式等都是圣训中加以阐明的。由于圣训不是真主的直接启示,而是先知以个人训示的形式表述真主的启示,它的汇集本虽然也被认为是神圣经典,穆斯林并不怀疑其权威,但其地位则次于《古兰经》。《古兰经》也给了圣训以最大的权威,如命令教徒:“凡使者给你们的,你们都应当接受;凡使者禁止你们的,你们都应当戒除。”(59:7)

“圣训”是阿拉伯文al---Hadith的意译。Hadith(哈底斯)的原意为“传述”或“谈话”,指穆罕默德在传教过程中的那些非启示的言论和他的种种行为,通过门弟子和再传弟子的辗转相传,故转意而为“圣训”。

 

1 圣训的搜集

穆罕默德在世时,圣训和《古兰经》一样并未编辑成册,而且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因为当时穆罕默德严禁别人记录他的言行。

穆罕默德去世后,他的言行在门弟子们的记忆中,汇集圣训的必要性并非十分迫切;但在更后一些时间,社会生活的发展完全突破了经文的种种原则规定,需要回忆和追记穆罕默德的种种言行,作为处置问题的“前例”,或以它为推理、仿效的根据。

圣训搜集工作,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时间。大致说来,它可以分为3个不同的阶段:

最初,搜集工作并不是有组织,有领导地进行的。个别教长或圣训学者根据自身需要,从那些被认为是圣训权威那里听取或搜集圣训。这时,搜集圣训还没有鉴定圣训真伪的正确方法,而有闻必录,真伪难分。

约于8世纪初,搜集工作进入第二阶段。这时,哈里发欧麦尔二世(717-720)唯恐熟谙圣训的学者去世,圣训失传,遂命令各地总督搜集圣训。这是官方重视搜集圣训之始。哈里发曼苏尔(754-775年在位)也重视这一工作。这一阶段著名的圣训搜集者有马立克、伊本·朱赖克、伊本·伊斯哈格、赖必阿·本·赛比哈。这时,搜集工作不仅未能解决圣训的真伪问题,而且把穆罕默德的言行与门弟子们的传述和再传弟子的判例混在一起搜集起来。

第三阶段,可以认为是圣训范本正式出现的阶段。这时,不仅将先知的言行与他的门弟子的言行和再传弟子的判例予以考订、辩伪,而且对圣训与“伪训”予以甄别,由此汇集的圣训,在逊尼派内,有被穆斯林公认其权威的“六大圣训集”。

 

2 圣训的分类及基本结构

按圣训学家的分法,圣训主要有3类:

一是“言语的圣训”。主要是指穆罕默德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根据各种性质的问题所发表的论述及对他人提问的解答等。这一类圣训很多,如“求学是每个男女穆斯林的天职。”“你应当为现世工作,就像你明天就要死去一样。”“穆斯林能从他的舌头和手上获得安宁的人是最好的人”等等。

其次是“行为的圣训”,即“逊奈”(亦称为圣行)。指穆罕默德所做过的事和他较为固定的生活习惯。一般穆斯林都把穆罕默德的行为和习惯作为自己模仿的典范。如沐浴的方法、礼拜的仪式、朝觐的过程等等,都是穆罕默德当时的所作所为而形成的一整套模式。

此外,圣训中还包括一些“默认的圣训”指他的门弟子的某种言谈、举止或行为,未被先知反对和制止,这被认为是他同意或默认了的。如当时穆罕默德派遣穆阿茨去也门当地方法官。临行前,使者问他:“有了问题时,你用什么来裁决?”穆阿茨答:“根据古兰经。”又问:“如果古兰经中没有明文规定呢?”答:“那就根据您的教训。”再问:“如果我的教训中也没有呢?”再答:“那就根据我的推理来裁决。”使者对穆阿茨的回答表示了默许。

圣训一般由2部分内容构成。一部分系经圣训学家审定并被认为可靠的圣训“传系”,一部分为圣训“正文”。

圣训传系由一系列传述人的名字组成,用以证明其下传圣训的真实可靠。逊尼派推崇的圣训集中,一般采取如下形式表述:阿布·库来布告诉我们说:“伊布拉欣·本·优福素·本·阿比·伊斯哈格曾告诉我们,他听其父说,其父听阿布·伊斯哈格说,阿布·伊斯哈格听图拉塔·本·穆萨里夫说,‘我曾听阿布杜’拉赫曼·本·奥沙加说,他听到巴拉·本·阿兹布说:“我听到先知说:谁要是施舍一头奶牛或银子或一皮囊水,就等于释放一个奴隶。”(见休斯:《伊斯兰教辞典》第460页)这里,传系连贯,并且上溯到穆罕默德本人,这样,传述的内容就被认为可靠。

尽管各家圣训集在圣训正文的分类上有差别,所汇集的正文内容也不尽相同,但与《古兰经》的经文精神和内容则是一致的。正文涉及的问题极其广泛,大至信仰的原理、原则,小至日常生活琐事,均有专门训示。具体说,包括创世、造人、使者、先知、天园、火狱等等,而其中心主题是关于真主独一问题;还包括诸多礼仪、禁戒、圣战、战利品分配、饮食、净身等有关合法与非法问题,虔信与忤逆问题;还涉及伊玛目的职责,证人与作证,孤儿抚养与对待近亲远邻态度,穆斯林的公正、诚实、行善与顺从等等有关宗教伦理问题;在世俗生活方面,则涉及到妇女与婚姻、聘礼与离异`、丧葬与疾病、行乞与济贫、商业与利息、牲畜饲养与放牧,以至于做梦与圆梦、睡觉应否留明火、算卦、打喷嚏等等问题;圣训正文还有关于《古兰经》“下降”情景,具体经文的论述与说明、经文的诵读、穆罕默德个人品行和宗教生活的记述(例如礼拜时的姿势、礼拜常念的祈祷词、睡前醒后常念的经文等)。总之,圣训是对《古兰经》名符其实的阐释与补充。

 

3 著名圣训集

 

伊斯兰世界圣训集的最早汇集者之一是麦地那著名教长马立克·本·艾奈斯(700-795)。他从创制立法、审理案件的实际需要,汇集《圣训易读》。

随着圣训汇集本的增加,圣训集的编排大致可分为2类:一类是按传系排列编辑的圣训集。如伊本·罕百勒(780-855)的《穆斯纳德》圣训集。另一类是按圣训内容分门别类进行编排的圣训集。如逊尼派奉为权威的“六大圣训集”即属于这类编排。

“六大圣训集”是布哈里(810-870)的《圣训实录》、穆斯林(817-875)的《圣训实录》、阿布·达伍德(817-888)的《圣训集》、提尔米基(?-883至893之间)的《圣训大全》、奈萨仪(?-915)的《圣训集》和伊本·马哲(824-886)的《圣训集》。逊尼派认为这6部圣训集都具有经典的地位,其中,布哈里和穆斯林2位圣训学家的汇集本,被称为“两真本”,其权威又在其他诸本之上。尤其是布哈里的《圣训实录》被看成是最有权威的一部圣训,许多圣训学家为其作了大量的注释,据说有80余种。也由于“六大圣训集”为公众所接受,以后出现了种种简本,即不再引用传系,只收录圣训的正文。最著名的有巴加维(?-1122)的《圣行之灯》和瓦里丁《灯的壁龛》。还有一种称为《阿尔巴因》(意为40)的节本,它选录了40段圣训,在民间较为流行。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