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建筑艺术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9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在古罗马帝国时期,受罗马帝国政府迫害处于地下隐蔽活动的早期基督徒,一方面因没有公开的礼拜场所;另一方面也是沿袭古代希伯来人土葬习俗,认为灵魂不灭、肉体亦可复活,便在一些地下墓穴中秘密集会,举行其宗教仪式。他们在其活动的墓穴中留下许多壁画和雕刻,以表达其信仰主题和信心意志,创造了最初的教堂布局和装饰。这类地下墓穴虽然只是一种宗教活动场所,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还算不上教堂建筑,但是,它毕竟开创了基督宗教活动场所之初,因此,这些地下墓穴被后世称为“地下教堂”。

此外,早期基督徒也有到教徒家中秘密聚会的情况,一些教徒家中拥有较宽敞又较隐蔽的餐厅或客厅,就加以布置和装饰,营造其宗教氛围,让附近的信徒集中于此过宗教生活。此类场所也被后世称为“宅第教堂”。

从西方建筑史来说,其建筑基本源于希腊建筑。公元四世纪,基督宗教被拥立为罗马帝国的国教,教会从地下转到地上,公开、正式的教堂开始出现。起初,基督徒将异教神庙或宽敞的建筑物加以改建利用,以后,基督徒逐渐模仿罗马城中长方形大会堂形式的建筑来建造教堂。并形成罗马教会建造教堂特有的“巴西里卡型制”。

所谓“巴西里卡(Basilica)”,以译“巴斯利卡”。Basilica一词为拉丁文,其词源系希腊文basilikos,原意为“房间”、“大厅”、“神殿”、“道路”等等,系古罗马人继承希腊庙宇而发展起来的一种建筑类型,被作为法庭、交易所或会场使用的一种大型公共建筑。这种建筑形式起源于古罗马帝国时期,公元前184年,监察官波西乌斯在罗马市中心建成一座长方形大厅,并将其命名为“巴西里卡·波西亚”大厅。从此以后,这种建筑式样逐渐蔚然成风,流行罗马全城,贵族、商人乃至王室都模仿建造。

“巴西里卡”建筑形成一种教堂建筑风格后,在当时被认为是最完美的教堂建筑形式,曾流行长达数百年之久。其建筑平面布局为一矩形,作为教堂主体建筑的大厅被两排或四排柱子纵向分为三个或五个通长部分。当中部分宽而高,称中厅或中殿;两侧部分窄而低,称侧廊。中厅与侧廊的高差,构成良好的自然采光。大厅一端或两端有半圆型龛,设环形座位及祭台,供裁判用。入口或在中厅一端或侧面,但一般是设于中厅西端,并且于中厅东端设圣所,圣所前沿设圣坛,圣所后部则为半圆形后殿。教堂主体外墙无窗,光线从中厅上部窗口透入。中厅和侧廊之上为木架屋顶,而半圆形龛上部设拱形圆顶。教堂内装饰有圣像和《圣经》故事为内容的镶嵌画。入口门前设一露天庭院,四面用回廊相围。最早的巴西里卡教堂是公元313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在颁布《米兰敕令》在罗马建造的拉特兰圣若望教堂。接着于公元324年又在罗马建成圣伯多禄教堂,为巴西里卡建筑风格的典型代表,而保留至今的圣伯多禄大教堂是1506年拆毁重建的式样。后来基督教仿照罗马巴西里卡式样修建基督教堂,形成拉丁十字式的巴西里卡式教堂,被天主教会当作正统的教堂型制,流行于整个西欧。

巴西里卡式教堂的出现,致使西方建筑艺术中开始出现基督宗教建筑特色和风格,并在以后的建筑发展中产生巨大影响,甚至于一些民居或民俗建筑也受其启迪而获得创意。

公元5世纪,东罗马帝国出现“拜占庭式”教堂建筑。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原称“拜占庭”,公元4世纪时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将其更名为“君士坦丁堡”,虽然地名更改,但教堂因地名仍沿袭而称“拜占庭式”教堂建筑。其艺术主要表现在“巴西里卡”教堂结构的进一步发展,即采用“集中式”和“十字形平面式”布局,屋顶作穹隆形,由独立的支柱加帆拱来构成。“拜占庭式”建筑从此成为东正教教堂建筑的初始,

公元9至12世纪,一种新的教堂式样——罗马式教堂,成为欧洲中世纪早期最主要的教堂建筑风格。所谓“罗马式”(Romanesque)一词,意指“罗马的影子”,本为19世纪法国历史学家德热维尔所用术语,即从语言学角度专指那些使用罗马语(拉丁语)系的各国,如用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的西南欧国家;但自1824年起,法国艺术史学家德科蒙将之用来表达一种受到古罗马文化影响的欧洲中世纪早期艺术风格,如建筑、绘画、雕塑、工艺美术等,从而产生“罗马式艺术”、“罗马式建筑”之说。罗马式建筑的主要特点,是从模仿古罗马的凯旋门、古城堡及城墙等建筑式样,用于基督宗教的教堂、修院建筑,突出古罗马建筑中的券、拱结构,故得名为“罗马式教堂”建筑。中国当代的建筑哲学家赵鑫珊这样说:“如果说,古希腊建筑艺术突出的是‘直线原则’,那么,古罗马建筑艺术的特点便是圆拱式或半圆拱式建筑(arcus-Architektur),以及圆穹顶,穹窿。”

罗马式教堂作为一种建筑模式延续下来,就是它的建筑特色。一般地说,它主要表现在:整体建筑用厚实的石墙,墙壁上开设狭小的窗户并有半圆形窗顶,半圆形拱门,逐层挑出的门框、上部以圆弧形拱环为装饰,低矮的圆屋顶,堂内形成交叉的拱顶结构、以及层叠相重的连拱柱廊等。因其大量使用立柱和各种形状的拱卷,表现出饱满的力度和敦实的框架,给人一种厚重、均衡、平稳之感。而教堂内部因光线黯淡,更容易造成一种神秘、幽暗的气氛。罗马式教堂在整体布局上则表现为在堂内占有较大的空间,横厅和中殿有意加宽、拉长,使之外观布局形成一十字架形,以象征其基督宗教信仰。

不过,“罗马式”只是成为一种过渡的形式,是各民族国家,各宗教教派,各社会阶层不同意志与趣味的交错体现,因此,同是“罗马式”建筑,在艺术风格与手法上可以有很大差异。比如意大利的威尼斯圣·马可教堂、米兰的圣·安布罗西教堂等就明显地受到拜占庭、阿拉伯及伦巴底的影响,具有东方风格;法国大部分修道院都是“罗马式”建筑,其中南部一些修道院特别注重建筑细部装饰;德国的“罗马式”建筑历史上称作“莱茵罗马风格”建筑。其主要代表是麦茨大教堂、士派尔大教堂及科伦圣·马利亚教堂。这些教堂大多每一端都有一半圆形正殿,不太讲究雕刻,其外部以柱廊为主要装饰,钟塔则用角楼作为拱壁;美国的“罗马式”建筑通称“诺曼底式”,在1066年至1200年间成为建筑的主流。“诺曼底式”较一般罗马式更粗朴,很少用雕刻装饰,只是钟楼建筑比较精致和富有力度。屋顶大部分是木造的,也有石造的,墙壁很厚,并用大石墩做墙基。

罗马式教堂建筑盛行末期,在公元12世纪上半叶,法国北部率先出现一种新的教堂建筑风格——哥特式教堂,并且很快成为欧洲中世纪鼎盛时期最为典型的教堂建筑风格。“哥特式”(Gothic)这一形容词已很难说明其根源所在。哥特人是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野蛮游牧部落,他们没有创造任何特别的建筑形式。而且他们是异教徒,也不建造教堂。从历史的文献中也找不到他们创造任何艺术形式的记载。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人文主义者使用“哥特式”一词作为野蛮的同义语,他们认为凡是从阿尔卑斯山以北传来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哥特式的”。1140年至1144年之间,一位名苏吉(Suger 1081~1151年)的建筑师应邀参加主持重建巴黎附近圣·丹尼斯教堂的唱诗坛,施工中他按照修道院院长苏格提出的:把人的精神引向天国,让他有站到天国大门的感觉,使一颗迟钝的心通过物质的穹顶上升到永恒的真理。实际上就是表现光、高、数这三个理想而设计,按此要求作出的设计原则便成为以后哥特式建筑特点。苏吉也被认作哥特式艺术风格的创始人。

哥特式教堂建筑带给人们最突出的特点是高与宽的比例明显增加。在建筑自身加高的同时,为了解决建筑的重心稳定问题,採用了拱扶垛形式的技术措施,这一措施不仅从力学上分散了主体或穹窿的横向压力,将教堂的重量部分转移到外部的地基上,而且支撑主体的穹棱外形更显得飘逸自然。在教堂的外部(俗称“门面”),一般竖立造型挺秀、高耸入云的尖塔。这种建筑的垂直形式可以看作是在地球上升入上帝的象征。对教会内部来说,高大的教堂建筑在整个城市中有凌驾于一般普通的建筑之上的感觉,并且让人遥遥可见,他们可以为此深感自豪;此外,尖形拱门较之罗马式建筑中厚重阴暗的半圆形拱门更显得线条轻快,并且与建筑自身高耸的造型匹配更加协调。教堂内配上高大明朗、用彩色玻璃镶嵌的花窗,增加了入堂之人光怪陆离的宗教神秘感。从彩色玻璃窗透进来的光照不仅是晦暗的,而且是神秘的,扑朔迷离和捉摸不定的。自然界没有这种光照,人们不可能将它与自然界任何东西相比较,这就迫使人返回到内心,从奇妙的体验中去玩味它的意义。

当哥特式建筑正盛行之时,欧洲发生了历史上的一次大的变革,即文艺复兴运动。另一种建筑形式悄然出现,在十五世纪二十年代的意大利,一名叫菲利波·布鲁内莱斯基(Filippo Brunelleschi)的建筑师,为佛罗伦萨圣十字教堂修道院设计建造了帕齐小教堂。这座建于1430年至1444年的小教堂,成为“文艺复兴式建筑”的先驱。文艺复兴是人性复兴,它打着复兴古代希腊罗马文化的旗帜,努力恢复被中世纪神学隔断了的人文传统。文艺复兴运动的支持者们,将自己视为古典艺术传统的继承者,有意识地要使古希腊艺术、古罗马艺术那些古老的艺术形式“复兴”,至少要使其精神得以“再生”。基于这一思想的激励,在文艺复兴浪潮中,一批世俗建筑开始追求古典柱式比例、半圆形拱券和以穹窿为中心的建筑样式陆续新建。教堂建筑受此影响也重新采用了古希腊式石柱和罗马式的圆顶穹窿,内部结构的设计也不再将圣坛和中殿分开,从而使大厅面积扩大、座席增加、人间色彩突出。典型的文艺复兴式教堂建筑是由有米开朗基罗等名人参加设计的罗马圣伯多禄大教堂。

圣伯多禄大教堂整整建设了120年,巨大的花费引发了马丁·路德的宗教革命。但是,教皇及其同僚们并不满足,在教堂前又扩建了宏大的圣伯多禄广场。高大的建筑再配以开阔的广场,突出了教堂的空间艺术和造型艺术。文艺复兴式建筑艺术启发了建筑师个性的展示,但艺术总是在不断地发展,它不会停滞,欧洲的建筑师们在文艺复兴式建筑的基础上,创造出更具建筑师个性特征的巴洛克建筑。

“巴洛克”一词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源自葡萄牙文barocco、西班牙文barrueco或意大利文barucco,意为“畸形的珍珠”或“奇特而不规则的圆”;另一说是源于中世纪拉丁文baroco意为“荒谬的思想”。18世纪的新古典主义理论家最早用此词来嘲笑17世纪意大利的艺术风格,指责它背弃了生活真实及古典传统。此后,人们习惯上用这一表述来专指17世纪风行南欧的铺张、豪华、重彩、夸大、失真、怪诞和猎奇的艺术风格。但自19世纪末叶起,以瑞士艺术史学家沃尔夫林为代表的一批西方艺术史家和评论家从正面肯定了“巴洛克”的艺术价值及意义,认为它显示了表现动势、追求无限、虚实一体和明暗突出等艺术特色,带来了欧洲近代艺术发展的一种繁荣。

巴洛克艺术的特点是一反文艺复兴盛期的严肃、含蓄、平稳等艺术风格,倾向于以鲜明饱和的色调及起伏动荡的曲线来表现人体的肉感和景物的华丽,甚至在教堂及宫殿的设计建造中融建筑、雕塑和绘画为一体,在这三个方面都追求豪放的气派、强烈的动势和巨大的起伏,造成幻象和奇景。这种艺术特色的形成,除了因近代资本主义的产生而导致的享乐主义审美情趣外,还由于天主教会将中世纪禁欲主义的艺术变为具有巨大诱惑能力和感官刺激性的写实主义艺术,造成一种强大的文化艺术声势和气氛,以应付宗教改革运动的冲击,抵制其带来的信仰分裂及危机。所以,巴洛克艺术风格以其多变的光线来造成一种明暗交织的精神氛围,以其写实的技法来展示基督教与人间生活的密切联系,以其复杂的形象刻画来剖析人物的性格、心理及气质,以其浮夸、矫揉、怪诞的构图来产生种种幻觉,渲染宗教之神秘莫测,追求一种戏剧性的效果。

巴洛克建筑艺术最初的作品是由号称“巴洛克建筑之父”——波罗米尼设计的罗马圣卡尔罗教堂。其外形以正弦弧和反弦弧构成多变状的曲线,其椭圆状穹顶用凹凸分明的复杂构图显示出十字形、八角形、方形、圆形和弧形不同图案,体现了巴洛克艺术“畸形的珍珠”之寓意。最杰出的作品是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教堂及其椭圆形大广场:由米开朗基罗设计的教堂大圆顶,贝尔尼尼设计了以方尖碑为中心、由两个相对应的半圆形大理石柱廊围绕而成的堂前广场。其设计构思巧妙,想象奇特,而且规模宏伟,堪称世界巴洛克艺术一绝。这种风格受到各地宫廷和天主教会的欢迎,不久即传遍整个西欧。当巴洛克艺术风靡西欧以后,与其有着渊源与承接关系的另一种艺术风格又产生了,这就是号称“晚期巴洛克式”或“女性化的巴洛克风格”的“洛可可”艺术风格。

“洛可可”(Rococo)一词源自法语Rocaille,意为“贝壳形”或“漩涡式”,最初指建筑装饰中的一种贝壳形图案,因1699年艺术家马尔列在金氏公寓的装饰设计中大量采用曲线形贝壳纹样而得名。它主要流行于法、德、奥地利等国,其特征是具有纤细、轻巧、华丽及繁琐的装饰性,在其图案中多采用C形、S形或其它曲线形的花草、贝壳、漩涡纹样和轻淡柔和的色彩,但失去巴洛克艺术所具有的张力感和豪放气势。

“洛可可”艺术风格主要表现在建筑装饰和雕刻上。其繁缛而秀丽的装饰充满女性的柔媚。在18世纪欧洲的教堂装饰中,这种风格随处可见。

近代以来,教堂建筑在原有的流派、风格上,又产生了“古典式”、“新哥特式”、“新罗马式”、“新文艺复兴式”、“新巴洛克式”等等艺术风格,总体呈多元化发展趋势。在这些新兴的建筑流派中,设计者在天主教传统制式的规范下,主要想体现一种时代感和设计者强烈的艺术个性。

天主教传入中国后,其教堂建筑一般都采用中西融合的样式,尽可能地突出其宗教建筑物标志。究其原因,客观上局限于只能使用中国传统的建筑材料和施工人员;主观上也有入乡随俗的观念,易于让周围的群众接受才能发展教徒。1950年以后,由于受极“左”思想影响,云南各地的天主教堂绝大部分都被占用,也几乎没有维护、修缮过。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宗教政策的落实,云南省各地天主教堂都已逐渐归还教会并由政府拨款修缮,有的地方教堂还重建或新建。这些经修缮过的教堂,都基本恢复原状,而重建或新建的教堂,都注重其标志性特点和时代感。在全国,最突出的可能是深圳市的天主教堂,在云南,应为石林路美邑教堂。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