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其他礼仪琐记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9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祈祷。祈祷(Prayer)亦称祷告,在天主教的礼仪中,祈祷被认为是人与天主“相通”的方式和手段,是信徒在心灵中与天主直接的对话、谈心,是信徒对天主圣言的回应。通过祈祷,使信徒能够向天主呼求、感谢和赞美,祈求天主给予恩赐和保佑,同时还表达向天主和基督的悔罪,请求宽恕。教会认为,在基督徒的属灵生活中,祈祷有着一种不可替代的独特作用。祈祷既是度属灵生活的方法之一,也是属灵生活的一种自发的表现。可以说,祈祷是一种属灵的语言,凭此,人与天主之间形成了有效的交谈。圣经《圣咏》提供了非礼仪性祈祷的模式。它与礼仪性祈祷特别是圣体祈祷相比,虽两者都是一种对天主圣言的回应,但两者存在着本质性的区别。非礼仪式的祈祷,即日常祈祷首先是一种默祷和对天主表达钦崇。

根据基督教的理解,基督徒的天主是一位可以向他表达祈祷的天主,因为基督徒的天主并不是一位置身于必然性之间的、作为某种自然力量的天主。这表明基督信仰与宿命论无关,祈祷所指向的是天与人的紧密结合。这种结合既是祈祷得以成为可能的条件,亦是祈祷的最高目标。由于人与天主在本性上的区别,人与天主的交谈是不可能的。但是,天主出于自身对人类的挚爱而自愿空虚自己,倾身于人类,并最终借助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血,与人类缔结了新而永久的盟约。人的祈祷正是在这种盟约中进行的。也就是说,人在祈祷中得以向天主接近,乃是由于天主走近了人。从这种意义上说,祈祷是天主给人的一种思想,与耶稣的救恩密切相关。亦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教会在日常的祈祷中常说:“在基督内,偕同基督,与基督一道。”为此,人只有在谦虚和向天主开放的心态中,祈祷才不会成为一种主观的心理活动,而属于发生在精神世界的真实事件,并体验到由天主的声音带来的怡悦,祈祷从而成为了天人互谈的真正场所。对天主的爱与信赖对于祈祷也至关重要,它们使人的人格发生移动、上升,从而与向我们走来的天主相遇,从而使祈祷者的日常生活发生了一种属灵性的变化,获得了一种新的意义,这就是祈祷的奇迹。

祈祷的形式有多种:有不发出声响的“默祷”(也称“心祷”),以内心独白的方式在心灵中与天主交流;有诵念经文或齐声应答的“口祷”(信徒称“念经”),在规定的仪式中向天主呼求、感谢和赞美;有个人单独进行的“私祷”;有以教会的名义进行的集体“公祷”;还有为他人恳请、代求、祝谢的“代祷”(Intercession),信徒彼此代向上帝祈求祷告,被认为是一种美德。

讲道。讲道(sermon)一词源于希腊文keryx,原指负责传达官方消息的传令官。在圣经“玛窦福音”、“宗徒大事录”中,讲道被用来指对天主国的宣讲(玛窦福音四章,23),对天主国所要求的悔改的宣讲(玛窦福音四章,17),对耶稣默西亚身份的宣讲(宗徒大事录八章,5),最后,对十字架奥秘的宣讲(格林多前书一章,23)。因此,基督教认为,讲道是由教会担当的对拯救讯息的宣讲,它是教会的一项根本性功能。自认为继承宗徒的教会,必须履行耶稣分派给宗徒们的使命:传讲圣经上的得救喜讯(玛窦福音二十八章,18~20)。由此便明确了,教会认为讲道的最合宜人选是主教及作为主教助手的神父。

根据基督教信仰,所谓“道”,指的是天主的圣言,讲道亦即宣讲天主圣言。在中国天主教徒中,讲道被称为“讲道理”。但这“道理”一词并不是汉语一般所指的由世俗智慧提供的一套做人行事的道理或者说人情世故,也不是常规的逻辑推理,而是由天主圣言开启的使人获得拯救的真理,亦即成义的知识和相关的实践。因此,讲道紧紧围绕着天主圣言,以天主圣言为中心。它不以人的俗态和时尚为依据,而以圣经的话语为理由。

讲道活动一般在教堂内进行。在梵二公会议礼仪改革之前,讲道通常在拉丁文弥撒之前进行。改革后的弥撒礼仪恢复了初期教会的圣言礼,讲道很自然被安排在读经之后。讲道的题材一般都取自当天弥撒所读的圣经段落。

祝圣。祝圣(Consecration)是天主教教会内施行的一种礼仪行为,藉着这一行为,某个人或某种物件最终服务于天主或被用于对天主的敬礼。

在天主教传统中,弥撒中的成圣体,即对圣体的祝圣是祝圣中的最高典范。天主教会正是根据弥撒中的圣体祝圣而认为,所有的祝圣都是天主的行为,藉着这种行为,祝圣不仅克服世界因受造物之罪而导致的魔幻化,而且成为天主临在的一种标志,成为天主救赎行动的一个工具。因此,所有祝圣的原则,尤其是圣体祝圣的原则存在于天主藉以明确他的某种计划的圣言中。在圣体礼仪的传统中,构成祝圣经文核心的正是耶稣基督的圣言。但这对于祝圣礼仪的完成并不够,还需要某种教会的祈祷,在这种祈祷中,教会宣认它对圣言的信赖,表明它对圣言实现于普世的期待。在有效的祝圣中,教会的祈求与基督的圣言是相互依存的,是同时必需的。

从教会施行的所有祝圣礼仪中,通常可以看到某种对天主的祈求,求他的允诺,并期待这些允诺在现在或即将到来的某时刻获得实现。

关于对某些发愿服务于天主的人的祝圣,托马斯认为,尽管这种宣誓仪式并不是一件圣事,但是宣誓者仍可以从天主那里获得一种精神性的祝圣。神品圣事的实施过程也称祝圣。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云南天主教内有以下几人接受过祝圣仪式:

1962年1月21日,昆明教区主教孔令忠在北京南堂接受皮漱石总主教的祝圣,成为云南省第一位中国籍的正权主教;

1987年8月15日,维西县维统村天主堂施光荣在上海受祝圣为神父;

1988年3月20日,昭通教区主教陈慕舜在重庆若瑟堂受祝圣,成为昭通教区的首位中国籍的正权主教;

1989年12月17日,洪明华在昆明北京路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1995年6月4日,黄贵荣在昭通毛货街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1995年10月22日,岳天德、陶志海、陶志南在昆明北京路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1996年9月21日,陶志斌在昆明北京路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2000年1月1日,刘燕超在贵阳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2001年4月,陈开华在昆明北京路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2002年11月24日,何云志在昆明北京路天主堂受祝圣为神父。

覆手礼。又称“按手礼”(Laying on of Hands),是天主教、东正教及实行主教制的基督教的宗教仪式之一。在主教为教徒施行坚振和为神职人员授圣职时,神父为新入教者授洗时所举行。其顺序为:主教把手按在领受者头上,念诵规定的文句,并用圣膏涂抹在受礼人的前额,轻轻地拍打其面颊。据圣经记载,宗徒们为新领洗者行覆手礼,使他们充满圣神。天主教认为主教是宗徒的继位人,故覆手礼一般要由主教来施行。

净手礼:净手礼(Abiution)是天主教弥撒仪式中附属的宗教仪式之一。弥撒仪式之前,司祭(神父)准备穿祭服时,用清水洗手指;在举行正式祭献前,又到祭台边行洗手礼,同时吁祷“天主”,以洁净其身心。据说必须这样才可使所行祭献被天主所接纳,并且避免手指接触圣饼时带上污秽;在弥撒结束之前,司祭再次到祭台右边用酒和水洗净拇指和食指,并喝下该酒水。因为仪式完结后手指上还沾有少量“食物”,这些是经过祝圣而变成基督的“圣体”和“圣血”的微粒,如果留在手上将会遭到污秽,因而“净手礼”意味着每一次弥撒中圣体和圣血全部都与基督徒结合在一起,绝不可有半点的玷污。

天主经。天主经又称“主祷文”(Lords Prayer),是信徒在很多场合和很多情形中最常诵念的经文之一。据圣经“路加福音”第十一章第2~4节记载:一个门徒对耶稣说,“主,请教给我们祈祷,”于是耶稣给他们说:你们祈祷时要说:“父啊!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我们的日用粮,求你天天赐给我们!宽免我们的罪过,因为我们自己也宽免所有亏负我们的人;不要让我们陷入诱惑。”这段记载既说明了天主经是耶稣亲自口授门徒的,其中的经文又是天主经的短式经文。对于信徒来说,天主经既是耶稣本人对天父的祈祷,也是信徒向天主的祈祷,也就是说,信徒的祈祷是“因耶稣基督之名”,并“在耶稣基督内”进行的。

天主经的经文又分短式和长式两种,短式经文如前所叙,长式经文见“玛窦福音”第六章第9~13节的记载:“我们在天的父!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来临,愿你的旨意承行于地,如在天上一样!我们的日用粮,求你今天赐给我们;宽免我们的罪债,犹如我们也宽免得罪我们的人;不要让我们陷入诱惑,但救我们免于凶恶。”

从天主教信仰上来看,天主经简短的经文中蕴涵着深奥的意义。天主以父的形象面对信徒,乃根源于道成肉身。耶稣基督降生成人,将人性结合在他的圣言位格,即天主第二位格圣子上。藉此,人得以成为天主的义子,并以天主国作为自己的故乡,这也就是拯救的意义。为此,耶路撒冷的奚里尔曾对新领洗者说:“天主既拣选了你们做他的义子义女,他便也使你们相似复活后的基督身份。你们既然是基督的肢体,当然也可被称为小基督了。”以此同时,当天主藉基督向人显明“他是谁?”的时候,人便对自身的“谁”有了明确的理解:人不是一种纯粹的在世间生存的肉身,而是一种指向天主神国的末世性生命。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天主被称为“天父”。在这里,“天”并不是指人与天主的无限分隔,而是指一种始于大地的超越,一种萌发。基督在十字架上流的血所缔结的盟约是这种超越的萌发的根本保证。因此天主与人的“父子关系”是建立在盟约之内的。天主是人的“盟约之父”,但这种盟约与人间的契约并无多少共同之处,因为它是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血盟。

天主十诫。天主十诫(Decalogue 或 Ten Commandaments)是天主教徒伦理生活的基本准则。“十诫”这一专名不是圣经所命名,据说出自教父时代的伊莱内(Irenaeus 约175~?)。在圣经《出谷纪》第二十章2~17节和《申命纪》第五章6~21节中,详尽叙述了十诫的内容。

天主十诫是天主与以色列人所缔结的盟约的组成部分,因此十诫又称“约版”,是“天主用手指所写的十诫”。十诫的颁布是以色列人逃出埃及之后,这表明,天主十诫的目的是要指出以色列人从罪恶中解救出来以后在生活中要遵守的条件。在新约中,耶稣重新肯定了天主十诫。他声言,他的到来不是为了废除法律,而是为了成全法律。但同时他也指出,爱是法律的满全。

天主的十条诫命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前三条涉及天主,它的总纲是“爱天主于万有之上”;后七条涉及人,其总纲是:“爱人如己”。在教会的要理中,这十条诫命被表达为:

一、钦崇一天主万有之上。

二、毋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

三、守瞻礼之日。

四、孝敬父母。

五、毋杀人。

六、毋行邪淫。

七、毋偷盗。

八、毋妄证。

九、毋愿他人妻。

十、毋贪他人财物。

圣像。即基督教的崇拜对象和圣人的艺术形象,包括画像、塑像等形式。礼仪中的圣像主要是描绘基督的,但圣母玛利亚以及为数众多的圣人、圣女也常常成为圣像的题材,之所以如此,按教会的看法,是因为他们的身上彰显着基督的荣耀光彩,他们是《希伯来书》上所说的:“众多如云的证人”。

在基督教历史上,曾发生过旷日持久的围绕圣像的大争论。有人认为,可朽坏的物质并不能与永恒的天主发生任何关联,对圣像的敬礼纯属偶像崇拜,因此必须从教堂或礼拜场所中清除。这种做法受到维护圣像者的坚决反对,故引发了这场争论。第二次尼西亚公会议对这场争论作出了最终结论,从此使圣像敬礼确定下来。

第二次尼西亚公会议认为,圣像既可以是对道成肉身的一种见证,也可以是一种标志,通过对基督及圣徒的礼仪形象的朝拜,信徒得以表达对救主及其恩典的钦崇之情。经过大争论之后,教会的圣像学开始成熟并走向系统化。它认为,圣像是一种预演末世的象征性表现,在这种预演中,所有的事物都涌现在神圣荣光的背景中。

从历史上看,教会一直谨慎地保持圣像的象征性质,即远离现实性的表现方法。教会认为,透过圣像,教徒们将体会到保禄所说的:“现世的苦楚比不上将来的荣耀。”所以,十字架上耶稣被钉的圣像又称“苦像”。从信仰的角度来说,在信徒的心目中,挂在教堂或住宅内的圣像并不是一种装饰品,而是一种圣洁的写照。在对圣像的注目中,信徒们进入了一种对救恩史的追忆,并进而产生一种末世性的期待,最终使他们对现实的处境,特别是作为罪人的处境有一种清醒的认识,从而萌发悔改之心和修德之意。

在天主教教堂内,两侧墙壁上通常各悬挂7幅共14幅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前的彩色图画,这14幅画称“苦路像”。每逢星期五耶稣受难日,教友们会在“十四处苦路”前祈祷,纪念耶稣的苦难。

十字架与划十字。我们时常看到,在天主教堂的屋顶,都竖有十字架标志;在一些人的脖颈上,悬挂着带十字架标志的项链;甚至在基督徒的坟前,也都竖有十字架标志。这些十字架的意义何在?

十字架(Cross)一词源于拉丁文Crux,意即“叉子”。原是历史上罗马帝国处罪犯死刑的一种刑具,由两根木料相交而成,形状近似汉字“十”故译作“十字架”。行刑时,将受刑者的两手分别钉于横木的两端;双足合在一起重迭钉于直木下方,然后将木架竖起,直到受刑者断气为止。由于耶稣基督在罗马总督般雀·比拉多在犹太国为官时被钉在十字架上死去,从而最终完成他降生为人救赎世人的大业,因此被信仰耶稣基督的人视为得救的标志。

在基督徒看来,作为得救标志的十字架既是苦难的象征,也是光荣的预示,因为耶稣基督正是通过十字架,战胜了由罪恶带来的死亡并打开通向复活的道路。在圣经上,效法基督,度基督徒的生活被形容为背负十字架。它表明,基督徒必须在世上担负因有限性而带来的种种重负和苦难,并在世界内“死”去,才能够最终走向光荣的复活,分享超性的生命。

对十字架的敬礼是天主教的传统。每年的圣周五,即耶稣受难日,教会都要举行隆重的耶稣受难纪念仪式,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对十字架的朝拜。对此,天主教的神学家几乎一致认为,对十字架的朝拜只是一种相对朝拜,因为教徒朝拜的并不是作为物质的十字架本身,而是朝拜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十字架只不过是一种让人追忆救赎之爱的物质形象。个别神学家如托马斯则认为,对十字架的朝拜也是一种最高敬礼。这些观点都反映出,给予十字架的赞誉实际上都是针对基督本身,在此意义上,对十字架的朝拜是以天主为对象的最高敬礼。

十字架的形状有多种,罗马天主教通用的是纵长形、称“拉丁十字”。东正教用的是正十字形、称“希腊十字”,此外还有马耳他燕尾十字、洛林双十字、圣安德烈斜十字、圣安东丁形十字等。十字架是作为信仰的标志竖立于教堂屋顶、礼拜场所及墓地,也可悬挂于家中。教徒可以将小十字架挂在胸前,以表示自己信徒身份,而胸前佩带着大十架的,则是主教职权的象征。

划十字是天主教信徒所做的一种动作,以纪念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救世人而经受的苦难。从很早时候开始,在洗礼和坚振礼中,神父或主教就把划十字作为向受礼者祝福的一部分,即表示在信徒的灵魂上划上了十字记号。在崇拜仪式中,神父祝福时,也在自己胸前划十字,信徒进入教堂和某些仪式中也在自己胸前划十字。传统划十字的方法是,用右手从额头到胸部,然后从左肩膀到右肩膀,最后回到胸部双手合十。在西方,是从左肩划到右肩,东方则是从右肩划到左肩。

祭衣及其颜色。祭衣,顾名思义,就是举行弥撒圣祭时主礼人所穿戴的服饰。天主教注重礼仪,每一个细节都有其特定的意义,主礼人穿祭衣以显示对所行礼仪的尊重和重视。弥撒用的祭衣通常是长袍,而且根据不同的节日主礼人要穿不同颜色的祭衣。祭衣的颜色有四种:白色代表纯洁、喜庆,在圣诞节、圣母节时主礼人穿白色祭衣;红色代表致命或隆重庆典,在圣神降临节或其它大节日用;绿色代表平安、和平和希望,在常年期用;紫色代表悔改、补赎、哀悼,在将临期、四旬期或亡者弥撒时用。

权杖与主教冠。权杖(Crosier)与主教冠(Mitre)是天主教教会(及实行主教制教派)的主教在举行宗教仪式时显示其神权所用的手杖与礼帽。权杖象征“好牧人”耶稣基督的牧杖。权杖的长度略超过人高,一般用金属制成,表面镀金;也有木雕的,装饰华丽。天主教与东正教所用权杖在外形上略有不同,天主教的权杖顶部有钩形;东正教的权杖为球形或十字架。东、西方教会主教所佩戴的主教冠式样也不同,天主教的式样一般为尖角盾形,上绣金银丝或彩色丝线,后垂两条穗带;东正教的多呈圆筒形,帽后有风斗,冠顶常有十字架。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