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在云南的教会组织及其变换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9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1)、云南省的教区状况

云南作为天主教的一个传教区,最早设立于1696年。

公元15世纪,随着新航路的发现和美洲大陆的发现,葡萄牙一跃而成为当时的头号殖民强国。当时来华的传教士多属于葡萄牙耶稣会一派,而且天主教会在东方的传教活动也仅受葡萄牙一国保护。葡萄牙在印度果阿设立了一名大主教,统辖东方各地的传教事业,并在澳门安设主教,管辖其教士在中国的传教活动。但到了17世纪中叶以后,葡萄牙势力渐衰,西班牙和法国等殖民国家跻身入华,竭力争夺对天主教传教活动的保教权,罗马教廷也不断派教士到华活动,力图打破葡萄牙一统天下的局面。对此,葡萄牙坚决反对,竭力限制其他国家的教士入华,处处排挤罗马教廷派来督教的主教。1690年罗马教皇与葡萄牙政府议定成立南京、北京两个新教区,与澳门教区同属果阿总主教区。澳门主教管辖广东、广西;北京主教辖直隶、山东、山西、芝龙、河南、四川;南京主教辖江南、浙江、福建、江西、湖广、贵州、云南;北京主教为意大利方济各会伊大仁,南京主教为罗文藻。澳门、南京、北京三主教又统由葡萄牙政府管辖。此后,在各殖民国家和教会内部明争暗斗、矛盾重重的条件下,罗马教皇为了限制葡萄牙的势力,借助于康熙1692年传教自由的法令,于1696年决定把每个教区管辖的省份限制在两个以内,在中国设立了福建、浙江、江西、四川、云南、湖广、贵州、山西8个宗座代牧教区,归教廷直接统辖。云南因此而首次成为天主教的一个独立教区。云南教区成立后,巴黎外方传教会法国籍传教士雷勃朗(Le Blanc)和马蒂亚(Enjobert de Martillat)先后受命为云南教区主教。雷勃朗虽说进了云南,但没有开展什么工作,马蒂亚干脆未到任,教区的实际工作也未展开。而在此期间,云南境内是否已有天主教徒的组织活动,至今在学术界尚有争议。至少是云南的天主教活动微乎其微,所以,1755年教廷便撤消了云南教区而将云南的教务并入四川教区。

1838年,四川教区马主教(J.L.Perochean)委派一个姓黄的中国司铎负责云南教务。黄司铎化装成游医先生到云南各地探访教友,对云南天主教徒的分布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1840年,黄司铎禀马主教呈报教宗,认为云南已有设立独立传教区的必要和条件。1842年,教宗额我略十六世批准云南教区再次成立,由法国籍传教士袁若瑟(J.Ponsot)任主教。主教座堂设于盐津县龙启,活动范围仅限于滇东北及滇西的几个县。1879年,教宗利奥十三世把中国划分为五大传教区:第一区为直隶、辽东、蒙古;第二区为山东、陕西、河南、甘肃;第三区为两湖、浙江、江西、江南;第四区即四川、云南、贵州、西藏;第五区有两广、福建和香港。1881年,云南教区副主教、法国籍传教士古若望(Fenouil, Jean Marie )接任主教,此时正值云南杜文秀领导的回族起义被镇压,战乱后的云南使得新任命的总督劳崇光不敢前来赴任。古若望受云南官绅的委托,去贵阳将劳迎护到昆明。作为酬谢,劳总督将昆明平政街一块地送给古主教。为扩大云南的传教范围,有了地皮即可建房,古遂在昆明建起教堂,将主教座堂由盐津县龙启迁至昆明。从此,云南天主教的传教中心从滇川黔交界边地移到省会城市昆明。

从19世纪80年代后期至20世纪初叶,云南经历了一段“教案”频发的时期,在不平等条约的庇护下,天主教会获得大量的赔款。教会再用这些赔款修建起更多的教堂,发展教会势力。但由于“教案”带来的民众对立情绪十分突出,教徒人数的发展并不如教堂发展的速度理想。20世纪初年,云南天主教会对滇西地区予以重视,派遣副主教罗尼设在滇西地区常驻,准备拓展为一个教区。1929年,经云南教区主教金梦旦(De Gorostarzu)奏请罗马教廷批准,正式设立“大理教区”为自治区;任命伯大郎圣心会法籍传教士叶美璋(Piére Erdozaincy Etchard)为教区主教,1931年升格为宗座监牧区。

1922年教皇庇护十一世派刚恒毅(Celso Costatini)来中国担任“宗座驻华代表”。这一事态表明,传教士无论来自哪国,都要直接隶属于教宗。1924年刚恒毅在上海破天荒召开(中国)第一次全国主教会议,会上,把中国原五大传教区重新划分为17个大教区,即蒙古、东三省、河北、山东、陕西、甘肃、苏皖、河南、四川、湖北、湖南、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和黔桂滇教区。云南天主教的教区设置成为黔桂滇教区下辖的一个教区。1927年,教廷再次将17个大教区扩大为20个大教区,即将原苏皖教区分为江苏、安徽两大教区;将黔桂滇教区分为贵州、广西、云南三大教区。

1932年,金梦旦因病离职,由比利时籍传教士雍守正(De Jonghe)继任云南教区主教。与此同时,由于天主教“中国化”运动在全国范围内方兴未艾,教会开始注意中国籍神父的培养和使用,并先后在湖北蒲沂和河北安国等地设立了“国籍教区”。在此影响下,云南的中国籍教士纷纷响应,要求自理教务。雍守正曾担任过宗座驻华代表剛恒毅的秘书,对中国的情况比较了解。1935年,雍守正奏请罗马教廷批准昭通设立“国籍教区”,即为中国籍教职人员主持的自治区,负责昭通、盐津、彝良、镇雄、巧家、会泽等县的传教工作。首任主教是由中国神父推选的四川宜宾教区神父陈达明担任。新的机构与传统的体制一时难以协调,由于工作无法展开,又产生一些纠纷,陈达明于两年后辞职回乡。教廷便以华人无力自理教务为由,委派昆明上智学校负责人、南斯拉夫籍教士纪励志(J·Keree)到昭通继任代理主教。此后,虽昭通教区曾先后推选出牛若望、范介平担任主教,但二人始终没有到任就职,仍由纪励志代理主教至1951年。至1950年时,昭通教区所辖教堂10余座,教徒5000余人。

在云南西北部藏族和傈僳族聚居地区,早在1857成立西藏教区时,便被纳入西藏教区的传教区域,试图由此打开北上西藏的大门。1861年以后,西藏教区下设“云南总铎区”,统辖德钦、维西和贡山三县教务,总铎座堂设于德钦茨菇。1905年“维西教案”中教堂被毁后,迁建于邻近的茨中。此后,教会进入西藏的梦想成为泡影,西藏教区撤销,新设以康定为中心的西康教区,负责藏边藏族地区传教事务,云南总铎区的教务自然划归西康教区辖理。1939年,西康建省,西康教区再次更名康定教区(也称打箭炉教区),仍辖理云南总铎区教务。

1946年4月11日,罗马教皇庇护十二世颁布“成立中国教会圣统制诏书”, 中国天主教会由“传教区体制”改为直辖于罗马教廷的“圣统制”,按照当时中华民国的行政体制,除边远省份合而为一外,在全国范围内划分出20个“教省”,亦称20个“总主教区”,下辖85个主教区、34个监牧区和4个自立自治教区。委任中国主教田耕莘为枢机(红衣主教)、北平教区总主教,这是天主教史上的第一个被任命为枢机的中国人;也是天主教史上第一个被任命为枢机的有色人种。云南教省(亦称昆明总主教区)为第二十教省,下辖昆明、大理、昭通三个教区,原云南铎区仍由四川教省(重庆总主教区)的康定教区辖制。以后云南铎区曾进行过转入云南教省设立维西教区的筹备工作,但终未实现。1948年,云南教省(即“昆明总主教区”)正式设立,下辖昆明、大理两个主教区和昭通监牧区共三个教区。云南教省(昆明总主教区)的设立对云南天主教而言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其三个教区的机制及活动仍基本上按传统的划分进行,各自平权传教,无隶属或指导关系。以下分别简述云南的各教区概况:

①昆明教区

前身系19世纪80年代迁入昆明的“云南教区”,大理教区和昭通教区成立后始称昆明教区,初系宗座代牧区。负责滇中及滇南地区(即今昆明市及曲靖、红河、文山、楚雄等地、州的部分县市)传教事务。据《新纂云南通志·宗教考》记载,在1938年和1939年间,昆明教区所辖20余县共有教堂56所,教徒11482人,预备入教者4162人。1946年中国实行“圣统制”,1948年正式成为昆明总主教区下辖独立的正权主教区。至1950年前后,有教堂约40余所,教徒约1。5万人。教堂分布于昆明和路南(今石林县)、弥勒、平彝(今富源县)、曲靖、师宗、罗平、陆良、文山、开远、马关、华坪、姚安、禄丰等县。

昆明教区的主教座堂最初设于昆明市平政街。雍守正(De Jonghe)任主教期间,嫌旧堂已不适应,遂筹划新建并于1936年在太和街(今北京路)新建成主教座堂和主教公署。雍守政于1938年因病离任回国,故由贵阳教区主教、法国籍传教士甘有为(Joannes Larrrgain)继任。甘有为1942年病故于任上,再次由贵阳教区的法国籍传教士德为能接任。在甘有为患病期间至德为能(Derouineau)赴任前的一段时间里,由教区副主教何兴友代理主教。1948年昆明总主教区正式设立,总主教座堂仍设于太和街天主堂,其下属昆明教区的主教座堂则设于平政街教堂。总主教由原昆明教区主教德为能升任,并仍兼任昆明教区主教。

为配合其传教的需要,昆明教区先后创办了大、小、备修院各一所,也曾邀请几个修会组织在教区内设立了分会,并分别开办了教会学校、诊所和孤儿院。

1951年以前昆明(云南)教区历任主教一览

时间 主教 副主教 备注

1840~1880年 袁若瑟 丁德安 副主教有更换

舒 吾

古若望

1881~1901年 古若望 罗尼设

明类斯

1901~1907年 明类斯 龙怀仁

金梦旦

1907~1932年 金梦旦 龙怀仁

1933~1938年 雍守正 何兴友 1935年称昆明教区

1939~1942年 甘有为 何兴友(曾代理主教至1944年)

1943~1951年 德为能 何德宗

上述主教、副主教中,除何德宗一人系中国籍的彝族副主教外,其余全是巴黎外方传教会的外籍传教士。

②大理教区

滇西地区有天主教活动的时间也较早,大理教区设立前属云南教区的活动范围。1901年前后,云南教区就开始重视这一地区的活动,向这一地区派驻一名副主教。1922年,云南教区主教金梦旦邀请法国伯大郎圣心司铎会派遣会士前往传教。1929年报请教廷批准,正式设立教区。初为自治区,1931年升格为宗座监牧区,1948年实行“圣统制”升格为独立的正权主教区。据统计,在1938年至1939年间,大理教区共辖教堂60所,有教徒5千余人,预备入教者236人;到1950年前后有教堂30余所,教徒约1万人。教堂和教徒分布于大理、宾川、浪穹(今洱源)、永北(今永胜)、蒙化(今巍山)、云龙、莲山(今盈江)、陇川、澜沧、保山、永平等十余个县。

大理教区主教座堂设于大理古城内(今新民巷),首任主教为法国伯大郎圣心会的法国籍传教士叶美璋(Piere Erdozaincy Etchard )。叶美璋于1931年病死于任上,该修会的另一名法国人徐司庆(Jean Baptiste Nagenties)继任主教。1946年,法国籍传教士郑绍基(Lucien Lacoste)接任主教至1951年。

③昭通教区

滇东北地区是天主教在云南活动最早的地区,即1842年成立的云南教区活动的范围。19世纪80年代主教座堂迁往昆明后,这里的活动就由驻昆明的云南教区管理。随着天主教传教的发展,自大理教区成立后,1935年4月也成立了昭通教区,为中国神父自行管理的“国籍教区”,教内为“自治区”级别,1948年升格为监牧区,负责昭通、彝良、盐津、大关、镇雄、巧家、会泽等各县的传教事务。1939年时,有大小教堂11所,教徒5千余人;至1950年前后,仍有教徒5千余人,教堂10余所。

昭通教区主教座堂设于昭通城内毛货街,首任主教是由中国神父选举产生的四川会理人、原宜宾教区神父陈达明。1938年,陈达明辞职回乡,教廷便以华人无力自理教务为由,委派驻昆明教区的撒勒爵会南斯拉夫籍传教士纪励志(J.Keree)代理昭通教区主教,中国神父黄仲良为副主教兼本堂神父。1946年黄仲良调任盐津县成凤山本堂,由中国神父陈慕舜继任副主教兼昭通总堂的本堂神父。此后,尽管昭通教区的神职人员先后再次推选湖北人牛若望和贵阳教区的中国神父范介平担任主教,但二人均未到任,仍由纪励志代理主教至1951年。

④康定教区云南总铎区

康定教区的前身是1857年设立的“西藏教区”,系天主教为向西藏传教、渗透而设立的宗座监牧区。经过若干次进藏的尝试失败后,决定在当地设立教区传教,1910年更名为“西康教区”,并升格为宗座代牧区。康定原称“打箭炉”,故亦称“打箭炉教区”。1939年国民党政府在西康设省,教区随之又更名为“康定教区”。

云南总铎区初设于1862年至1864年间,总堂设在今德钦县燕门乡茨菇村。由巴黎外方传教会法国籍传教士余伯南(Jules-Etienne Dubernard)任本堂神父。1905年4月“维西教案”爆发,7月,茨菇教堂被焚毁,余伯南被杀。1907年中法双方在昆明对“维西教案”“议结”,同意教会在茨菇村旁的茨中村重建主教座堂。1910年教廷宣布西藏教区更名为西康教区并升格,任命法国传教士伍许中(Jean-Baptiste-Pierre-Vicyor Ouvrard)为西康教区副主教兼云南总铎区总司铎。1930年,伍许中病逝于茨中并葬于该地。由法国传教士华朗廷(Pierre-Sylvain Valfntin)接任西康教区副主教兼云南总铎区总司铎。1936年华朗廷晋升为西康教区主教离任赴康定,由法国传教士古纯仁(Francis Gore Ouvrard)继任。1939年西康建省,西康教区更名康定教区(也称打箭炉教区),

据教会的统计资料(《中华归主》一书记载):在1920年前后,西康教区共有教徒3541人,其中云南总铎区有1544人(德钦县约300余人,维西县约600余人,贡山县约500余人)。到了1950年,康定教区云南总铎区共有教徒1881人,教堂17所。其中贡山县有教徒978人,教堂8所(包括2所简易教堂);德钦县有教徒603人,教堂4所;维西县有教徒300人,教堂5所。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天主教内的“革新”运动,原有的隶属关系已不复存在。1980年以后经落实政策,各地天主教活动逐渐恢复后,原康定教区云南总铎区的教务,划归大理教区负责管理。

(2)、在滇修会组织

前文作过介绍,教廷将准备传教的地域安排给其信任的修会组织去传教、建立教区。早在1690年以前,教廷就将云南划给耶稣会负责,但由于多种原因,耶稣会成员始终没有进入云南进行传教活动。相反,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却不断派遣会士进入四川、广东和广西。据志书记载,1739年(清乾隆四年),教廷正式通知巴黎外方传教会:教皇鉴于外方传教会在中国立下的功勋,为奖励起见,愿意把云南委托给它的最光荣的会士之一。于是,向云南传教的事务就划给了巴黎外方传教会负责。

自云南教区成立后,先后有以下几个修会组织派员到云南或在云南设立了分支机构:

巴黎外方传教会

法国天主教的一个专门派遣传教士到国外传教的僧侣组织。1653年由法国人巴吕(Mgr. Francois Pallu)和郎柏尔(Lambert)两主教发起,1660年,在巴黎创立外国非基督徒改宗修道院,专门培养赴中国、越南等国的传教士。1663年,该修道院正式定院址于巴黎的巴克路,1664年8月,经教宗亚历山大七世正式批准后,定名为巴黎外方传教会。1663年在巴黎建立修道院,遂成为该会中心。该会会员不发修会誓愿,但有会规,过共同生活,终身为传教服务。35岁以下的神职人员可申请入会,在指定的传教区工作3年以上者方可成正式会员。该会专门对中国和印度支那地区派遣传教士,1683年8月12日,该会创始人巴吕主教亲率两名神父进入中国,由于当时禁教故在台湾沙岗登陆,开始了对中国的传教。1702年,该会传教士雷勃朗进入云南。以后正式受命负责广东、广西、四川、云南和西藏(实际只是边缘地区)等地区的传教事务。

1696年,教廷授意成立云南教区,后任命巴黎外方传教会法籍传教士雷勃朗(Le Blanc)为云南教区主教。1840年云南教区再次成立,巴黎外方传教会才正式全面负责对云南省的传教事务。

加尔默罗会

又称“圣衣会”。天主教托钵修会之一。12世纪中叶由意大利人伯尔纳多(St.Bernard)乘十字军东侵之际,率数名隐修士到巴勒斯坦加尔默罗山隐修组建而得名。13世纪,英国人西蒙·斯道克(Simeon Stock)任会长时,改隐修会为托钵修会。因传他曾获得圣母“显现”授以“圣衣”又得名“圣衣会”。该会会规极严,男修会为本会,女修会称“第二会”,还为在俗教徒设有“第三会”。女修会传入中国较早,于1869年传入中国。而男修会则于1947年才进入中国河北、四川等地。

1936年9月8日,应云南教区雍守政主教的邀请,加尔默罗会第二会的比利时籍修女金姆姆率法籍修女任爱利、越南籍修女和若翰从越南进入昆明,在平政街建立昆明天主教圣衣会修道院。该会会规极严,入会修女必须发“圣愿”即“神贫、贞洁、听命”(有的称“三绝大愿”,即“绝财、绝色和绝意”),不得聚财、不能结婚、绝对听从命令。修女们每天早晨5、6点钟就起床,整天除了祈祷就是劳作,做手工或饲养奶牛,晚上的祈祷至11点钟。此外,修女们不得会见外人,即便是父母或兄弟姐妹来看望,也只能在客厅铁格窗前见面会谈,故该修院又被称为“苦修院”。修院在平政街还办了一个“望德奶牛场”。

圣保禄会

天主教传教修会一女修会。1696年创立于法国Haüre。因奉宗徒保禄(新教译称“保罗”)为主保而得名。其宗旨是:“召选青年女修道牺牲自己,为大众服务”,注重收养孤儿及帮助残疾人。该会在河内设立了对亚洲传教的“越南总会”。

1911年3月,应昆明教区主教金梦旦的邀请,法籍修女染慈芬(Mère Johanne)、黄亚蒂(Mère Andriene)等从河内越南总会到昆明,在昆明市平政街高地巷(今圆通街五华小学校址)设立“昆明分会”,并开办孤儿院、贫民诊所和“圣保禄学校”。圣保禄学校专收滇越铁路员工子女,以教授法语为主,培养翻译与买办。1933年该校因无学生而停办。1934年春,按雍守政主教之意,用原圣保禄学校房地产开办一小学,取名为“上智女校”,专收女学生,也称“上智学校女生部”。1935年,上智女校招生开学。1948年黄亚蒂年迈离职回国,昆明分会的隶属关系也由越南总会转划归香港总会管辖。

撒勒爵会

天主教传教修会之一。因奉方济各·撒勒爵(Francisco de sales 1567~1622,天主教瑞士日内瓦主教,因反对基督教加尔文萨而著名)为“主保”而得名。此外,因该会重视平民儿童教育,又被称为“慈幼会”。1857年由意大利人鲍斯高(Dom Bosco)创建于意大利西北部城市都灵,亦称“鲍斯高会”。 该会在传教的同时,还创办一些工艺、农业、园艺的职业学校,并开设印书馆、工厂等。该会1902年传入中国,1906年在澳门正式成立“中国天主教慈幼会”。1917年被承认为是独立修会。

1935年7月,应云南教区主教雍守正的邀请,慈幼会香港总会派遣南斯拉夫籍会士纪励志(J.Kerec)率西班牙人洪守恒(Fernendez)、苏联立陶宛籍会士颜妙涵(Perkunar)等到昆明建立分会,并受昆明教区的委托管理尚智小学(后更名为“上智小学”)。1938年纪励志到昭通去代理昭通教区主教后,撒勒爵会昆明分会活动由该会南斯拉夫籍神父马超光(Mojcen)负责,并将上智小学扩建为有小学部、初中部和职业部三部的上智学校(男校)。

伯大郎圣心会

亦译“伯大郎圣心司铎会”(La congrégation de Sacré Coeur de Bétharran),天主教传教修会之一。据说该会初创于1636年,因其总会设于法国南部的伯大郎一地而得名。1922年,伯大郎圣心会法国籍传教士叶美璋(Piére Erdozaincy Etchard)和比利时籍传教士艾佑园等应邀到大理传教,以后逐渐接替巴黎外方传教会管理大理地区的传教事务,1929年大理教区设立后便正式负责大理教区教务。伯大郎圣心会在大理开办了1所备修院,接管了原巴黎外方传教会开办的1个初级小学后,便将其扩建为完全小学(男校,名为“中法高初两级小学”,1936年又更名为“大理私立育成小学”),并于1930年增设女子部。此外,还在大理和其它县开设了几所诊疗所和孤儿院。

苏尔比斯会

天主教传教组织之一,总部设于法国巴黎。1642年由法国人奥利哀创立于巴黎苏尔比斯修道院。该会不是正式修会,无会服,参加者也不立誓愿。1934年传入中国,以云南省作为布道区,协助各天主教修会从事管理修道院和神职人员的培训。该会以开办神学院而著名于世。它以巴黎苏尔比斯大修院(神学院)为中心,向世界各地派遣会士从事开办神学院的活动。1932年,雍守正担任昆明教区主教后,便邀请苏尔比斯会派员赴滇开办神学院。该会会士洪文灏(Grigion)、杜焕文(Stuz)等于1934年12月抵昆后,雍守政将主教公署从平政街迁往太和街(今北京路)新建的天主堂一侧,用原主教公署(今平政街云南省卫生学校址)给他们开办大修院,大修院也就成为苏尔比斯会在昆明的活动中心。1941年至1942年日军飞机轰炸昆明加激,大修院在此期间迁到路南县(石林县)青山口天民小学,后又迁回。1949年11月,该会撤出云南,在校修生18人中有12人迁往马来西亚槟榔屿大修院。

方济各会

天主教托钵修会之一。1209年由意大利人方济各(Francesco d’ Assisi)得教皇批准而创立,故又译“法兰西斯派(Francesco)”。由于其会士间互称“小兄弟”,因此也有称“小兄弟会”。以后逐渐分化成许多派别如利奥会、住院会和嘉布遣会等。该会还设有“第二会”(女修会)、“第三会”(在俗教徒)。据传该会早在1294年就传入中国。

方济各会第二会(女修会)又称“玛利亚方济各会(Francesco Missionaries Maru)”,该会于1910年前后进入中国。1937年,该会驻澳门总会派遣比利时籍修女柳惠贞(Siorer Gacninckf)等4名修女到云南,在昆明市护国路创建分会,后又迁往拓东路。同年,该会驻南斯拉夫总会派遣南斯拉夫籍修女赴昭通建分会,经与当时的云南上层、昭通籍的龙云、卢汉商谈合作,共同出资开办惠东医院。医院于1942年建成使用,1946年移交灵医会。在昆明的方济各会第二会会士以加拿大和比利时籍修女为主,主要是协助昆明教区吸收、培养女教徒的工作。1945年8月,该分会在拓东路开设“圣母诊所”;1948年,在兴仁街开办一幼稚园。

圣心会

1940年经昆明教区批准,由昆明地区天主教徒自行成立的天主教女修会。该修会的目的是招收具有高小或初中文化程度的青少年,进行神学教育,并传授各种技能,学成后协助教会传教。圣心会在建立初期由圣保禄会代为管理,以后由修会内自己选举负责人,自行管理。

十字修女会

天主教传教修会之一。1934年,应大理教区主教徐司庆的邀请,先后有10余名不同国籍的修女来大理地区工作。据说该会会规极严,修女入会必须发“三绝”大愿。三绝即“绝财(不得拥有任何个人财产)”、“绝色(永不婚嫁)”、“绝意(绝对服从上长命令)”。修女着装为该会特定的会服和头罩。修女们的主要任务是培训中国修女,照料孤儿院孤儿和教区外籍神职人员的膳食、服装,还要从事手工刺绣、经堂节日装饰、饲养家禽猪鸡等活动。1935年,十字修女会专门为中国修女组织了一名为“十字卑女会”,培训中国修女协助教会工作。

伯尔纳多会

亦译“圣伯尔纳多修会”(St.Bernard),天主教传教修会之一,总部设于瑞士。据传,该修会会士在高原雪域传教著名。1929年,因巴黎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已适应不了藏区高原雪域的地理环境,便向教宗求援。1930年,应巴黎外方传教会的请求和教宗的介绍,伯尔纳多会派遣2名瑞士籍神父到滇西北考察。经考察后该会同意,由该会派遣会士,逐渐接替康定教区云南总铎区的传教事务。1933年1月,伯尔纳多会正式向云南总铎区派遣传教士,他们以维西县城为中心(茨中主教座堂仍是巴黎外方传教会会士古纯仁坐镇),也向德钦、贡山以及西藏盐井等地教堂派驻传教士,并开办了花落坝小修院,男、女学校和施药点等。

灵医会

天主教传教修会之一,该会特别强调为医务而工作。由意大利人嘉美禄·德·雷列斯(St.Camillus de Lellis,1550~1614,一译“嘉民”)创立于1586年,故又称“嘉美禄会”。其宗旨为:服侍病人,如同服侍天主一样。倡导:以基督的精神推动奉献自己,不分种族、社会阶级及宗教信仰,一律以“尊重病人”及“贫乏者的人权”来对待。该会先后于1886年和1930年立圣嘉美禄为“医院及病者的主保”、“普世男女护士、所有天主教医护团体的模范及主保”。目前在全世界的二十多个国家中有灵医会的会士服务。该会会士除了发三大愿之外,还发第四愿,即“为病患牺牲一切”,虽是传染病患亦不例外。会士们的工作范围很大,包括牧灵、医务、社会工作等等。1946年4月,应昭通教区纪励志(J.Keree)代主教的邀请,首批灵医会会士入滇。随后,在昭通教区所辖的昭通、会泽、巧家等地设立会院,接管、建盖了一些医院和诊所。1952年4月离去。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