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基督教音乐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9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狭义的基督教音乐,是指在基督教崇拜仪式中使用的各种音乐,亦称教堂音乐。广义的基督教音乐,还包括在教堂音乐会和各种非礼仪性宗教集会上演出的以基督宗教信仰为主题的声乐和器乐节目,以基督宗教为题材的各种圣乐、圣剧等。

基督教音乐的发展

早期的基督宗教教会沿用犹太教音乐,以唱诵《诗篇》为主。这一时期的基督徒亦根据《新约·福音书》而创造出各种“福音颂歌”,发展了自身礼拜所需的颂歌,其中《尊主颂》(感恩颂歌)、《以色列颂》(圣灵降临节赞歌)、《荣归主颂》(又称《大三一颂》,圣餐礼仪音乐)和《西面颂》(晚祷音乐)等4首教会沿用至今。在使徒时代,教会已普遍应用音乐。

2世纪后,形成了以颂调为主要形式的礼仪歌唱音乐。6世纪,罗马教宗格列高利一世(Gregory Ⅰ)改进教会音乐,主持编订《格列高利颂歌谱》,形成音调简朴优美的格列高利圣咏,其特点为齐唱和启应对唱两种形式的单声部音乐,包括一字一音的宣叙调和一字多音的旋律歌调。歌词用拉丁文,无韵,一般直接选自《诗篇》。格列高利圣咏创立的歌调代表着欧洲乐谱记录之始,它不仅为9世纪复调音乐的萌芽和14世纪复调音乐的确立起了探索、扶持和启迪的作用,而且还影响到宗教改革时期马丁·路德对基督教音乐体系的创立,以及巴赫、莫扎特、柏辽兹、圣桑等著名作曲家在音乐创作时的构思。格列高利圣咏至今仍继续通用于天主教会的弥撒仪式中,成为天主教会音乐的典范。

9-10世纪,教堂音乐开始形成复调音乐。这些音乐被教会称为“奥尔卡农”,具有庄严、肃穆的气质,被用于基督宗教的重要节日的演唱。它以多声部重唱或合唱为主,亦包括各种无伴奏合唱。至16世纪,复调音乐发展到顶峰,创造了众多的经文歌、弥撒曲和赞美诗歌。其中弥撒曲一般包括《求主怜悯颂》、《荣耀颂》、《信经颂》、《三圣文》和《上帝羔羊颂》5个乐章,为大型礼仪音乐。

宗教改革时期,马丁·路德吸收民间宗教歌曲,注入新的精神,自写歌词,自谱曲调,为基督教的赞美诗奠定了基础,从而丰富和发展了基督宗教音乐。路德奠定的新的教堂音乐形式以“众赞歌”为代表,其中最为著名的《上主是我坚固保障》一歌曾被海涅誉为“宗教改革的《马赛曲》”。众赞歌作为基督教圣咏的一种新的圣歌体裁,虽然仍以复调音乐为基础,但它所采用的对位化和声与传统赞美诗所用和声不同,在复调音乐的四个声部中,主旋律与伴音开始区分,成为复调音乐向主调音乐的过渡。

宗教改革后,基督教提倡信众用民族语言唱赞美诗,打破了拉丁音乐的戒律,使教堂音乐摆脱了教士的独占,会众唱诗在崇拜仪式中占重要地位,妇女也能参加唱诗。17世纪初,诞生了清唱剧和神曲,题材多取自《圣经》。

18世纪,德国基督教音乐家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创立了欧洲音乐史上一个全新的时代。巴赫创作了基于基督教的大量圣咏和以圣咏为骨干的大型圣乐作品——康塔塔、经文歌和受难曲,使“巴罗克”音乐风格达到鼎盛。其音乐特点是从多声部的复调音乐转向突出一个单旋律但伴有和声的主调音乐,并且改变了以往声乐一统天下的局面而发展出丰富多彩的器乐曲。巴赫的著名基督教音乐作品包括《基督躺在死亡的枷锁上》、《我愿背起我自己的十字架》、《上帝是我们的太阳和盾牌》、《我们的上帝是坚固的堡垒》、《赞美主》、《主啊,我们的心仰望你》、《主一向眷恋我们》等众多康塔塔、《马太受难曲》、《约翰受难曲》、《圣诞节清唱剧》、《复活节清唱剧》、《圣母颂歌》、《b小调弥撒》等和众多的经文歌、众赞歌和圣歌。

与巴赫同时代的另一位巴罗克音乐代表人物为英籍德国音乐家亨德尔,他以《圣经》为题材创作了21部清唱剧,包括《弥赛亚》、《以色列人在埃及》、《耶夫塔》、《约书亚》、《犹大·马加比》、《扫罗》等优秀作品,其中以《弥赛亚》影响最大,至今仍是西方古典音乐中的保留乐曲之一,在各种音乐会、圣诞节庆典或其他重要场合中经常演出。亨德乐的清唱剧以强劲的节奏、丰富的音色和起落明显的对比来显示其作品的宏伟性和戏剧性,特别是《弥赛亚》中的《哈里路亚》合唱,气势磅礴、激荡人心,在今天的圣诞节期间仍广为人们所唱颂。这一时期的基督教音乐,比较著名的还有海顿的清唱剧《创世记》、《圣母悼歌》、2首感恩赞和14首弥撒曲等,莫扎特的18首弥撒曲、《d小调安魂曲》、康塔塔《悼乐》、清唱剧《忏悔者大卫》、赞美诗《圣体颂》和《主的晚祷》、《忏悔者的庄严晚祷》等。

19世纪以后,欧洲古典宗教音乐的时代基本结束,但在众多的音乐艺术珍品中,仍保留着不少著名的基督教音乐。在德国,有著名音乐家贝多芬创作的《感恩圣歌》、《橄榄山上的基督》、《C大调弥撒》和《D大调庄严弥撒》,布拉姆斯创作的《德意志安魂曲》、7首《圣母颂歌》和2首经文歌,门德尔松创作的清唱剧《以利亚》、《圣保罗》、9首诗篇和6首赞美歌,舒曼创作的《安魂曲》和《c小调弥撒》等。在法国,有柏辽兹创作的《安魂曲》和清唱剧《基督的童年》、《我们赞美你,上帝》,圣桑创作的《安魂曲》、《弥撒曲》、《圣诞节清唱剧》、4首众赞歌和歌剧《参孙与达丽拉》等。在意大利,有裴罗西创作的圣剧三部曲:《马可受难曲》、《基督显圣》和《拉撒路的复活》,威尔第创作的《安魂弥撒》等。在匈牙利,有李斯特创作的清唱剧《耶稣基督》、《圣母伊利莎白轶事》和《合唱弥撒》等。在奥地利,有布鲁克纳创作的5首《弥撒曲》、《感恩赞》、《安魂曲》和2首《圣母颂》,舒伯特创作的《德意志弥撒》、6首弥撒、《圣母颂》和2首《圣母悼歌》等;此外,摩尔根据《路加福音》第2章第14节“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这一颂词而作词、葛路伯谱曲的圣诞颂歌《平安夜》,已经成为流传最广、最受人们喜爱的圣诞颂歌之一,每逢圣诞节,几乎到处都可听到《平安夜》的歌曲和旋律。

20世纪,基督教会宗派林立,各有自己的圣乐,对音乐在崇拜中的作用见解亦各不相同,大多数宗派采用赞美诗,并开始了与各种民歌、民族音乐和流行音乐的有机结合,歌词采用民族语言,多节、有韵,曲调简易,便于会众齐唱,有时配以四部合声,用风琴等乐器伴奏。比较典型的有节奏明快、和声效果强烈的美国黑人灵歌和福音圣歌,以及融入各种民间曲调的现代圣诞歌曲等。而受西方现代流行音乐的冲击,以基督宗教信仰为主题的音乐作品亦退出了音乐创作的主流。比较著名的基督宗教音乐作品有斯特拉文斯基的《诗篇交响曲》、《安魂曲》,布里顿的《圣诞颂歌仪式》、《战争安魂曲》、《安魂交响曲》等。

中国的基督教音乐

基督宗教的音乐传入中国,最早可追溯到8世纪唐代景教盛行的时期。《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为《荣归主颂》的最早中译文,也是中国最早的基督宗教赞美诗。蒙元时期,第一位来华的天主教传教士孟德高维诺曾翻译《诗篇》及《圣歌》30首,其收养的诸童中有11人知悉祭圣乐曲。明末利玛窦等耶稣会传教士来华,开始了近代西乐东传的历史。利玛窦用汉文撰写的《西琴曲意》八章,据考证为明清时期最早中译的天主教赞美诗歌词。清代天主教神父吴渔山创作的《天乐正音谱》,共有南北曲9套、拟古乐歌20章,其内容为用中国传统音乐的曲牌和古歌填词而成的弥撒和赞美诗歌词,是迄今所知的中国人自己创作的最早的、具有中国艺术风格的、规模较大的弥撒和赞美诗歌词。

基督教音乐在中国的传播则始于1807年(清嘉庆十二年)马礼逊来华。马礼逊于1818年(清嘉庆廿三年)编译了基督教来华后的第一本中文赞美诗《养心神诗》,对中国基督教赞美诗的编译产生了重要影响。鸦片战争以后,基督教音乐的在华影响日愈扩大,先后有麦都思、宾为霖、养威廉等编译出版过赞美诗。基督教赞美诗不像天主教赞美诗那样采用汉字为拉丁文注音的方法,而是完全采用汉文翻译歌词,而且还采用地方方言、少数民族语言来翻译赞美诗歌词。基督宗教圣诗乐谱、乐法亦在这一时期传入中国。1861年(清咸丰十一年)刊行的天主教《圣事歌经简要》传入四线谱,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刊行的基督教《圣诗谱·附乐法启蒙》传入五线谱,此外还有识谱的方法等。中国基督徒参与编译赞美诗的工作始于第一位中国籍牧师梁发,他于1816年(清嘉庆廿一年)左右在马六甲编著的《救世录撮要略解》中收有3首赞美诗;而席胜魔创作的《我们这次聚会有个缘故》,则开创了中国基督徒自己创作赞美诗之先河。

进入20世纪以来,基督教音乐的“中国化”有了较快的发展,中国基督教神学家赵紫宸曾与美国基督教音乐家范天祥合著过一本《民众圣歌集》。1936年(中华民国廿五年),中国基督教会编辑出版了为中国人通用的赞美诗集《普天颂歌》。1983年,中国基督教协会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又编辑出版了《赞美诗(新编)》,共收入400首赞美诗,其中有102首为中国基督徒写词谱曲或采用中国风格曲调的赞美诗,有56首为中国基督徒的新创作。此外,南京金陵神学院还办有不定期刊物《圣歌选集》,刊登中国基督徒的圣乐新作。

云南少数民族基督教音乐

基督教传入云南后,深入少数民族地区的部分传教士,会同当地少数民族信徒,创制了当地少数民族文字,同时编写了许多当地少数民族语言的《赞美诗》。基督教在云南苗族、傈僳族、拉祜族等民族中广泛传开后,民族语言的《赞美诗》除在礼拜仪式上唱外,平时教徒聚集在一起也唱,发展新教徒又教唱,成为其生活中一项不可缺少的内容。而在滇东北苗族地区的信徒中,则广泛传唱着《灵歌》。所谓“灵歌”,也属赞美诗的一种,是教徒对赞颂救世主、感谢教会等所唱歌曲的总称,有“灵性”的含义。灵歌具体有多首歌曲,每一首又另有名称,大多为初期传教士编写、谱曲。少数民族语言《赞美诗》的传唱,强化了人们的宗教意识和宗教感情,对信徒人数占多数的山乡、村寨来说,影响很大。在这些地区,不信教的群众,将《赞美诗》笼统称为《圣经歌》或《耶稣歌》、《基督歌》等。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