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云南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9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丁光训主教说,神学思想就是“教会在思考”。神学不是基本信仰,而是对基本信仰的研究和解释。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不是针对基督教的根本信仰,不是要求信徒改变基本信仰,而是要促使基督教会与时俱进,适应社会。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的基本任务,就是要消除和淡化基督教中与社会主义社会不相适应的内容,挖掘和弘扬基督教自身的有利于社会发展和进步的积极内容,使基督教成为伦理型、道德型、服务型的宗教。

从基督教会的角度来讲,教会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根本目的和使命,就是在普天下传福音。基督教披着西方文化的外衣进入中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中国基督教一直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以西方文化为载体去传扬基督教,想要在中华大地上取得成功是很难想象的,中国历史上的礼义之争及百年禁教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2000多年来,基督教之所以能够存在和发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能不断地适应社会。马克思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了基督教对不同社会制度的适应性,他说,“基督教生活在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里:有的在共和政体的国家,有的在君主专政的国家,有的在君主立宪的国家。基督教并不评定国家形式的价值,因为它不懂得他们之间的差别,它象宗教应该教导人们那样教导说:你们要服从权力,因为任何权力都是上帝赐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127页)

基督教从传入中国的那一天起,就已开始了“教会本色化”和“神学本色化”的工作,从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的兴衰成败看,它经历了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则生,不适应则亡”的过程,从当代中国各宗教的历史发展看,这是任何一种外来宗教立足中国所要经历的必然一步。基督教最早传入中国是唐朝,即人们所说的景教,景教进入中国初期,就开始体会到获得统治阶级支持的重要性,向皇帝进贡各种奇珍异宝,尽心为皇室效力,将上层路线作为其传教工作的一个基本方针。为了在中国生存和发展,景教在其教义叙述中大量运用了儒佛道各家所常用的语句,极力宣扬皇帝功德,强调忠孝二道等等。近代基督教大规模传入中国以来,从20世纪初兴起的“教会本色化”和“神学本色化”运动,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三自爱国运动”,一批批中国基督教会的有识之士根据中国社会文化处境致力于神学思想的建设,他们一直力图找出基督教的基本信仰同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融会点和基督教与中国社会的适应点,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从总体上讲,中国基督教会神学思想建设的步伐落后于教会的发展。中国基督教在世纪之交将神学思想建设提高到教会工作的首位,说明指导教会管理和信徒牧养的思想,已远远落后于当前的社会现实和教会的实际情况。1998年秋季“济南会议”以来,神学思想建设这一关系到中国基督教会前途和命运的问题,得到了全国基督教“两会”的重视,得到了全国各地教牧人员和信教群众的拥护,得到了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支持。

⑴ 神学思想建设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中国基督教近代从西方传入以后,在教会内起主导作用的是西方保守的神学思想。这种保守的神学思想,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持冷漠态度,强调世界全是罪恶,人除了信教没有希望。20世纪50年代,为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重大社会、历史变革作出积极回应,中国基督教会对神学思想中明显不适应新社会的内容进行了讨论,如“信者与不信者是否对立”、“爱国与爱教是否矛盾”、“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是否违反信仰”等等问题曾经开展了群众性的讨论,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但后来未能深入开展下去。和内地基督教会的情况相比,云南基督教更具有其特殊的复杂性,云南基督教主要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传播,教会内影响较大的是西方比较保守的基要主义和福音派神学思想,这一神学派别比较强调世界的罪恶性,强调人类除了信仰基督教外没有别的希望。另外,云南少数民族基督教徒在接受基督教前,大部分人有很强的原始宗教鬼神观念,外国传教士为了使少数民族群众接受基督教,在进行医药布道、文字布道工作的同时,借用少数民族群众鬼神崇拜的心理,大肆宣扬世界末日说,强调“信教的可以进入天国,不信教的要下地狱”、“只听神的,不听人的”,强调“上帝之国”与“世俗社会”对立等等。占云南基督教徒绝大多数的少数民族信徒,由于文化水平偏低,交通闭塞,信息落后,信仰虔诚,对外来文化的辨析能力比较低,受西方传教士保守神学思想的影响也更深,一旦接受了某一种神学观点后很难改变。加上十年文化大革命对基督教会的冲击,基督教会人才出现断层,一些新的神学观点没有传播到这些边远少数民族地区,文化大革命后,基督教忙于恢复活动,重新回到教会的教牧人员和神学院教师,绝大部分学习和传授的都是保守的神学思想,神学思想的建设停滞不前。

可以肯定的是,保守的神学思想对国家、对教会都是有害无益的,它带来的后果也是严重的。它使人们安于贫穷,羞于致富;它对基督教教义教规的消极解释,强调“天堂地狱说”、“末日说”,使基督教的信仰趋于功利化,迷信化,使基督教信仰向低层次发展;它强调信与不信的对立,强调“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不讲是非曲直,只以信教和不信教来划分人群,甚至歧视不信教的群众,最终孤立了教会自身;它将教会置于国家之上,认为信仰是超越政治的,从而冲淡了作为一名信徒对国家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会促使教牧人员和信教群众的国家观念、民族意识淡漠,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觉悟低下,无法抵制境外渗透,无法做一名爱国爱教、遵纪守法的公民,无法适应社会主义社会。所以说,神学思想建设工作,关系到中国基督教会的前途和命运。中国基督教会的有识之士已认识到这一点,将神学思想建设作为新时期最重要的课题,这是从教会自身的利益出发的,也是有利于国家、有利于教会的一项重要工作。

⑵ 保守神学思想的主要特点

保守的神学思想对云南教会的发展是有危害的,与社会主义社会也是不相适应的,比较突出的表现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否定现世,对现实社会的发展持否定或冷漠的态度。认为物质世界越丰富,科学技术越发达,人心就变得越坏,只有等待毁灭。宣传“末世论”,认为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人类即将毁灭等。

二是强调信与不信的对立。把信不信教作为是不是“自己人”的标志。把凡是信仰基督教的人视为自己人,而对不信的人称之为“外邦人”,存在思想隔阂甚至对立。认为信徒在世上唯一的任务就是“传福音”,对社会的发展和自身素质的提高持漠不关心的态度。

三是置教会于国家之上,强调听神的,不听人的;为了教会利益可以不守国法;对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问题,称只能由有50年历史的社会主义来适应有2000年历史的基督教;一些极端分子甚至称只守天法,不守国法;不申报户口,声称自己是天国子民,自己的名字在天上不在地上;不让子女读书;拒不执行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不交粮纳税等。

四是认为“三自爱国运动”是政教合一,是为了讨好世上的政权,损害教会的利益。一些人对“三自爱国运动”的历史不清楚,认为“三自爱国会”是官办教会,参加“三自爱国会”不属灵,不会得救等。

五是强调属灵,对社会、对国家、对教会没有客观的理性的思考。一些人盲目追求属灵,追求异像异梦,甚至将自己做过的梦作为向信教群众宣讲的内容,制造“人为圣灵充满”等。

⑶ 云南基督教会开展神学思想建设的情况

云南基督教会是受保守的神学思想影响较深的教会,因而也是开展神学思想建设比较积极主动的教会。1998年“济南会议”以来,神学思想建设一直是云南基督教会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云南基督教会长期不懈开展的一项工作,2000年4月25日至26日,经过充分的准备工作,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举行了首次神学思想建设研讨会,就开展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原则问题进行了探讨;2000年6月15日至25日,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举办了第一期神学思想建设研讨班,来自全省各地10种民族共62名教牧人员参加了研讨班,会议组织了20个专题发言,与会教牧人员畅所欲言,就保守神学思想对云南教会的影响进行了充分的分析、探讨,消除了对神学思想建设的怀疑和顾虑。2002年7月,云南省基督教“两会”选拔了10名中青年牧师组织巡回讲道团到全省各地巡回讲道,帮助全省各地教会积极推进神学思想建设。2001年3月22日至23日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召开四届三次常委会,为进一步推进神学思想建设,常委会向全省发出了“关于加强神学思想建设的倡议书”。2001年7月至8月间,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分片区举办了两次神学思想建设学习研讨会议,来自全省各地的10多个民族的140多人参加了会议,提交了关于神学思想建设的论文30多篇。2002年11月25日至12月1日,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在昆明召开了宗教政策法规和神学思想建设学习培训会议,来自全省各地教会的教牧人员100多人参加了会议,部分教牧人员撰写了神学思想建设论文。

神学思想建设是教会内部的一项工作,这一工作必须由教会自己去完成。从教会的角度讲,神学思想建设的宗旨是“建立属灵与属世相统一的神学思想,使教会与社会主义社会相协调”,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首先是保障21世纪中国基督教信仰要在中国人民当中得到正确的理解。政府支持教会进行神学思想建设的目的,则是要通过进行神学思想建设,积极引导基督教适应社会主义社会,从而团结信仰基督教的群众,将他们的力量集中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目标上来,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服务。神学思想建设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而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是一项有利于国家,有利于教会的工作。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