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上座部佛教寺院的组织及经济制度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南传上座部佛教传入云南傣族等民族地区后,是在封建领主制社会得到广泛传播和发展的,二者的相互依赖和利用,使南传上座部佛教形成了一套与封建领主制度的政治统治系统相对应的寺院组织制度。但是,由于在各地的发展及教派有所不同,各地政与教间联系的紧密程度有所差别,也形成了南传佛教寺院制度在各地有所差异,其中以西双版纳傣族地区教与政的关系最为紧密,且教派单一,因而其寺院制度也最为统一和完善;而在德宏等地,基本上是土司各自为政,有的地方已接近封建地主经济制度,教派相对多,所以寺院的组织制度缺乏统一性,较为分散和松弛。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在西双版纳,已经历了漫长历史的与领主制相应的寺院组织制度仍有完整的保留。

在西双版纳,封建领主制的最高统治者是宣慰使(召片领),本人就被称为“至尊佛主”,当地最高级佛寺的高级僧侣任职均需他的批准。同时,与领主制行政组织的设置相对应,所有南传佛教寺院也层层分级、构成上下隶属关系,上级佛寺对下级佛寺的僧侣和主持长老有处罚和撤换的权利。而且,从召片领所在地的全区地位最高的大佛寺,到以下各地各级的佛寺,其主持多由各级领主的亲属或关系密切的代理人担任,形成一整套从上到下严密的组织机构,一共分为四个等级。

最高一级的佛寺,设在召片领驻地的景洪城宣慰街,称为大佛寺或总佛寺,由其决定和发布有关西双版纳全境的佛事活动日期和相关规定;批准高僧晋升;主持新任宣慰使的宣誓仪式,也举行宣慰使任命下一级(勐)领主土司的宗教仪式。

第二等级的佛寺,属于宣慰使所辖的各个称为勐的地区的总佛寺,设在各勐土司的住所地,管辖本勐内各地所设的中心佛寺,主持全勐内的佛事活动,决定下属中心佛寺的住持长老,批准勐内高僧的晋升。

第三等级的佛寺,是在勐的总佛寺管辖之下的、以4所以上村寨佛寺为一个范围建立的“布萨堂”一类的佛寺,俗称中心佛寺,为所辖范围几个村寨的比丘一级的僧侣定期、集中过宗教生活的场所。

第四等级的佛寺即村寨佛寺,属于最基层的僧侣组织,一般是一个村寨或邻近的几个小村寨设立一座。一般的日常宗教活动主要在这里举行,僧侣一般也都在各自的村寨佛寺内修习。由于各村寨普遍都设有佛寺,量多面广,所以各佛寺的僧侣数量并不多,他们除了日常的诵经礼佛修持外,还为村民们举行一些生活中的信仰礼仪活动,如为新生儿祷告、取名,主持丧葬仪式、超度亡灵,占卜建房迁居、耕种动土吉日等。

南传上座部佛教没有形成独立的寺院经济,佛寺的经济规模普遍较小,虽然有的地方,如西双版纳的佛寺在经济方面有领主一定的支持,如规定村民每年交纳一些谷物、赠予一点土地收取地租、让家奴服各种劳役等,但远不能解决佛寺的经济需求。特别是众多的村寨佛寺,寺院的建筑、宗教活动及僧侣的生活等费用主要来源于世俗信众的布施和捐赠,以此相适应地形成了南传佛教独特的寺院经济制度一一信众供养。

不论是西双版纳还是德宏,平常时候,世俗群众都要以户为单位、轮流供给本村寨佛寺僧侣的日常生活必需品;遇宗教节日,世俗信众都到寺院赕佛(布施),捐献包括食物、柴火、布帛、经书、涂料及现钞在内的各种物品,从而使频繁且与傣族风俗节令紧密联系的各种宗教节日,成为了佛寺经济收入的主要方式。实际上,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这种寺院经济形式早已演化成为当地的一种传统习俗或者宗教习惯法。新中国成立后,废除封建领主制度,佛寺来源于领主制的经济收入已不存在,但是由世俗信众布施供养僧侣、赕佛捐献寺院费用的传统习俗依旧保留。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