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藏传佛教的僧阶制度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藏传佛教有一套较为完整的僧侣阶梯等级、教职资格制度,二者相互关联。各个寺院的每一位僧侣,都分属不同的僧阶等级,一般由僧侣的学位学识,以及其在寺院中所任教职、所负责任等几方面因素综合评价而确定,这往往也就是他们在寺院宗教活动中的身份。

滇西北藏传佛教的僧阶教职设置、称谓,因教派及寺院规模大小不同而不尽一致,既便是同一教派,也因传承地的民族成份及口语关系有所差异。但总的说来,还是可以按教派划分出从高到低大致的轮廓。

宁玛派寺院的等级制度较为松散单一,一般分为活佛(直古)→拉玛→翁则→格隆→奔扎(班鸟)。

噶举派在藏族聚居区的寺院分为活佛→堪布→格贵→翁则→抽奔→格隆→班鸟;在纳西族聚居地的寺院则分为活佛→克姆→常住→都巴→格隆→奔扎。

格鲁派则较为复杂,藏区寺院分为活佛→堪布→格西→格贵→哈朗→翁则→群则→格隆→班鸟,其中哈朗、群则只有少数几个寺院设置;摩梭人和普米族地区的寺院分为活佛→堪布→格西→拉擦→格贵→翁则→哈尔巴→格隆→格初。

萨迦派的代表寺院,永宁则波萨迦寺则为堪布→拉擦→格贵→翁则→集罗→集初。

以上各教派僧阶序列中,最低一级的奔扎、班鸟、格初、集初,一般是一二十岁出家不长,尚未赴西藏(或四川)各宗主寺学习受戒的预备僧侣。格隆是正式僧侣的通称,取得格隆名称才具备担任寺院教务职责的资格。在各教派寺院,主要的教职有:

活佛迪庆藏语称“古入”或“直古”,意为“化身”,是一寺之主,级别最高地位尊贵,由活佛转世制度产生,是寺院僧侣和世俗信众的宗教领袖和膜拜偶像;活佛多数终日闭门修持,逢寺院庄严法会时莅临法坛,接受信众顶礼朝拜。

堪布(克姆或拉玛)意为掌教,是寺院宗教、行政、经济和外交等事务的最高长官,其宗教地位仅次于活佛,一般由寺院有名望的僧侣中选举产生,克姆则由谙熟经典仪轨并通过考试者担任;在一些没有活佛的小寺院,堪布就是寺主;20世纪五十年代以前,迪庆藏区格鲁派大寺院的堪布是政教合一制度的主要代表。

格西意为良师或“善知识”,是寺院宗教修习和经典释疑的权威,负责指导众僧对教义、教礼和教规的修持,并对佛经释难解疑,备受僧俗信众崇敬;同时,格西是一种藏佛学学位,僧侣必须赴西藏拉萨三大寺,经过长达二三十年的修习通过考试而获得;获此学位的僧侣终身享有格西称号并履行相应职责。

格贵意为掌坛师或执法僧,因执勤时手持空心铁棒,俗称“铁棒喇嘛”,是寺院僧众纪律及修习态度的管理者,负责监督寺内众僧对教规戒律的遵循持守,有权奖勤罚懒;格贵一般从僧众中选举产生,任期各寺不同,长到三年短则一年,职数按寺院大小设置一至两人。

翁则是领经师,负责率领僧侣集体诵经,每逢寺内开坛诵经,其端坐大殿中央的高位上开句领读,然后大家才随声附和;翁则一般在声音洪亮、吐字清晰的僧侣中选拔,或者由堪布指定,任期不会超过一年,有的则跟随着堪布更换;在宁玛派寺院中,翁则还兼任执法僧的职责。

拉擦意为“佛的替身”,是宁蒗摩梭人、普米族地区藏传佛教寺院特有的僧职,任职者个人要承担全寺院僧侣生活、各种仪式法会所需全部费用,同时负责经营、收取寺院的各种经济、财务进项,待其卸任时,除了本钱需移交继任者,赚头便归自己所有。当地有一种观念,认为出任一届拉擦功德无量,自己和整个家族都能得到佛的保佑而兴旺发达;故而只要具有相应财力的僧侣即可自愿报名,由堪布审查批准后上任,任期一般是三年,期满后寺院供养终身。出任拉擦在当地是一件荣耀的事,届时僧众扛着装饰鲜艳的活佛座床前去迎接,并且串村绕寺鸣枪放炮。

抽奔是编排跳神舞蹈,指导僧侣在法会期间的跳神活动的僧职;都巴属过去丽江纳西族地区寺院所独有,指参拜过噶举派西藏、四川德格宗主寺大宝法王、四宝法王(历史上噶举派活佛的封号),并在静坐堂修习过三年三月三日三时的僧侣,有资格担任寺内活佛之下的任何僧职。另外,各教派各寺院都有一些根据需要设置的其他僧职,如格鲁派的老僧,由德高望重的老年僧侣担任,参与寺院管理和重大事务的决策;再如负责寺院来往文牍处理、经济事务管理、公共资产经营的仲译、念哇、聪本等等,此略。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