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汉文大藏经及其它典籍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云南汉传佛教在长期的传承过程中,形成了卷帙浩繁、内容丰富、种类多样的经书典籍。其中不仅有从内地求请回滇的大藏经,本地单刻佛经,还有南诏大理时期的写本佛经,以及高僧大德的读释和著述等,具有显著的云南地方民族特色。

大藏经是我国对汉译佛教经典以及东土高僧著作编撰集成的总称,也称一切经、三藏经。“藏”来源于梵语,有“可装载花果竹荚一类的盛器”的意思。大藏经有经藏、律藏和论藏三部,有翻译时编制的目录,历代对此都有传抄和刊印。从南诏汉传佛教初传云南时的第一部佛经开始,宋、元、明、清及民国,各时期都大藏经流藏云南。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属朝廷颁赐入滇的,如:公元1310年和1316年,元朝廷两次颁三藏至昆,分供筇竹寺、圆通寺等寺院;明洪武至万历年间,明朝廷数次赐各版大藏经与云南,清代亦如此。清康熙年间,曾有姚安僧人佛度,将宋、元、明三代的一些大藏经搜集整理,荟为一部大藏经的“百衲本”,存放在鸡足山放光寺。另外一部分为僧界或民间传入,如明代晚期云南姚安陶氏兄弟协助紫柏和尚刻印的《径山藏》,其中收入了多种云南僧人的著作;还有20世纪初日本僧人编撰出版的《大正新修大藏经》。这些大藏经卷、册繁多,至今在云南省图书馆及少数寺院有收藏。

除从内地传入的各种刻版的大藏经以外,云南汉传佛教还有大量的本地单刻佛经。现存较为著名的有:元代刻印的几种古本佛经,其中刻印最早的名为《大华严方广普贤灭罪称赞佛名宝忏》,于公元1318年由昆明清凉山报国禅寺的兼管长老自周和尚主持刊印,其扉页的大幅版画,不同于一般经卷的“释迦牟尼祇园精舍说法图”,画面还展现了人间,有孔雀和碧凤,突出反映了云南边疆民族特色;明代云南单刻佛经如《慈悲道场忏法》、《大方便报恩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及《妙法莲花经》等;清代的刻经更多,有清初高氏“清远堂”刊印的《金刚汇解》、康熙时期的《千佛名经》、乾隆年间的《楞严解冤释结道场仪藏》等等,不胜枚举。

在南诏大理时期,当地就有了写本佛经。1956年在大理凤仪北汤董氏宗祠发现了一批,其中《护国司南抄》5卷为唐南诏写本,其余《大灌顶仪》、《金刚般若波罗密经》、《金光明最圣王经疏》等12部均为宋大理国写本,在这批古本写经中,不少卷都有朱笔旁注或墨笔疏记,还有的用汉字记录白族语言作注释、加浮笺。这一时期的汉传佛教写经,大致可分为经及仪轨类,如《大般若经》、《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通用启请仪轨》和《大黑天神仪轨》等;注疏类,如大理僧人作的《护国司南抄》、传自内地的《大方广佛华严经疏》等;僧人撰述类,如《海会八明王四种化现歌赞》、《法门名义集》、《西域记》等。形态也较为多样:既有汉传佛教密宗和显宗的典籍,又有云南僧侣的各种注疏和论著;既受中原汉传佛教的密切影响,也加入了大理地方的内容,成为了具有云南地方特色的佛教典籍。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