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民族宗教网-页头

藏文大藏经及伏藏

创建时间:2015年06月26日 | 文档来源: | 作者: | 浏览次数:


云南藏传佛教的主要经典是藏文大藏经,在迪庆藏区,当地藏语称藏文大藏经的两个组成部分为《甘炯》和《丹炯》。

藏文大藏经是藏传佛教的代表经典,是藏传佛教对佛教经典经藏、律藏、论藏的总集,成书于公元14世纪后半叶,是在佛教传入西藏后,由当地僧人用藏文分别从汉文、梵文佛经中翻译出来的。全部藏文大藏经由两部分组成,藏语分别称《甘珠尔》和《丹珠尔》,甘珠尔》意为佛语部,即佛口所说之经,包括经藏和律藏,分为戒律、般若、华严、宝积、经集、涅槃、密乘七类;《丹珠尔》意为论部,即佛之弟子及历代大德高僧的论著之经,又称论藏,包括对经律的阐明和注疏、密教仪轨、五明杂著等,分为赞颂、咒释、经释、目录四类。

《藏文大藏经》在明清时期几个地方曾先后刻印多个版本;共收集佛教书籍4569种(据德格版统计);内容不仅包括佛教经律论,还有文法、逻辑、诗歌美术、天文历算、医药等文献,是世界知名的藏文佛教丛书。明崇祯年间,丽江纳西族木氏土司曾出资刊刻《藏文大藏经》,为木刻,称为“丽江版”,被藏族学者公认是所有《藏文大藏经》木刻版中最好的版本。清初,木氏势微,刻版便被运往格鲁派的理塘长青春科尔寺保存。经版北迁后,这部大藏经也被称为“理塘版”,1908年毁于战乱。现今尚有版印本在西藏拉萨大昭寺内保存,已成为珍本。

《甘炯》和《丹炯》是藏传佛教寺庙和有能力的僧俗信众的主要藏经,且以收藏数目多、典籍范围广为荣。据史料记载,迪庆州中甸归化寺以其收藏的经籍最为丰富、名贵而居各寺庙经藏之首。该寺藏有拉萨精印《甘炯》一部108函贝叶,《丹炯》一部约300余函贝叶,属大寺所藏经藏,寺内活佛以下也都各有藏经,均为历世达赖、班禅所念诵或供养的,每函贝叶可值万金。归化寺东旺康参、中甸中心镇藏经堂、大佛寺分别藏有金汁手写的《甘炯》一部,宁蒗县永宁的扎美戈寺也藏有完整精印《甘珠尔》和《丹珠尔》各一部。民国以前,各寺院一般都藏有各式不同版本的、完整或部分的《藏文大藏经》,活佛、堪布、格西以及民间贵族人家也都有珍贵收藏。20世纪五十年代以后,由于历史的原因,大量藏经被毁坏,从八十年代后期逐步有所增加,但数量十分有限,对《甘炯》和《丹炯》完整的收藏仅以归化寺、东竹林寺、寿国寺及扎美戈寺等规模较大的寺院为主。

目前,有一部藏语称谓“摸”的经书多被各寺庙及僧众个人收藏。据传该经书是《甘炯》和《丹炯》中常用经典之集成,分为“努啊”、“努底”、“煨巴”、“吉”4部,有12册和16册两个版本。因为 其较为适用且价格适中,多数暂无力收藏《甘炯》和《丹炯》的寺庙和个人,都以此为藏经。

另外藏区还有一种称为“伏藏”的古代佛教经籍,传说是公元八世纪末至九世纪初由藏密祖师莲花生及其弟子书写好埋藏在地下或山洞里的。迪庆藏区地藏传佛教宁玛派的入寺僧侣“宁玛巴”,对伏藏非常敬奉,是他们日常念颂的主要经典。在有宁玛巴修行的地方,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挖出伏藏经典的事情。如民国时期,在今中甸县东旺乡的一个岩洞里,发现了一尊铜佛像和一箱经籍;20世纪五十年代在中甸、丽江交界一座藏语称为“俄咪尼”的山上的岩穴中,挖出了20个密封着的经丸。不仅如此,这些地方还有许多有关伏藏的传说。在中甸县的五境乡,就有这样的民间故事:当年吐蕃赞普朗达玛兴本灭佛时,有位莲花生的高徒正在五境传教,听说西藏灭佛,他便将所携经典埋藏在本地的一条大山沟里。很久以后的一天,一个牧童放牧着猪群来到山沟,埋藏在地下的经典便被猪拱出地面,由此,一批伏藏便被发掘出来了。

对近、现代出土的藏传佛教经典,是否就是西藏前弘期佛教莲花生及弟子时代的密宗伏藏有待考证,但是迪庆藏区的宁玛巴格外奉诵伏藏,认为自己接受的才是莲花祖师的传统。有关伏藏传说比较多的地方,大多有过早期宁玛派传教的遗迹;而且在人们的观念中,一般都认为这类僧侣才是有经典传承的、正统的宁玛派;时至今日,宁玛派的僧俗信众仍然较多。

编辑: liguoyan

[关闭窗口]

云南民族宗教网-页脚